@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进巨]因祸得福(艾利)

*延续〈雪融的约定〉+没分成的分手梗

*完全没文藻的白情贺文

 

他们第一次经历那么激烈的争吵——不,其实压根没有争吵。如果能吵起来,艾连觉得自己还比较能应招。他懊恼着抱着双臂在警局外站岗,心上像有一把闷烧的火,从里到外翻来覆去烧灼不休。

已是初春时节,但天气并不晴朗,眼前一片雾蒙蒙的,这是巨人时代所没有的空气污染。

恋人已经五天没有回到他们同居的公寓,明明每天都有进警局上工,却一步也没踩上通往他们小窝的阶梯。艾连第三天就按捺不住了,排开自己的工作时间,恢复同居之前的举动——到警局外盯梢堵人,却从来没有等到。有的警员见他苦候,基于认识已久的情谊,于心不忍地告诉他,他等待的人和同事好几角调班,执勤时间与班表大不相同了。恋人自己就是跟踪的好手,如果不想被找到,那就没有人找得到他,艾连深深有了这个体会。

第五天,艾连请了一整天的假,连三餐也不肯离开,固执地守在警局外头。不是警察的他,却将标准的刑警跟监举动落实到百分百。

「艾连,放弃吧,利维已经走了。」

「谢谢,让我再等一下。」抿着唇朝好心劝慰的警员扯了一个笑,艾连继续靠着门口旁的红砖墙站着,口鼻徐徐吐出白烟。

「我看这也不是办法,」一名和艾连相熟的壮硕交警看不过去地走了过来,「反正利维也没赶你出去不是,你就回家去等,说不定过个几天他气消了就回去了。」

艾连摇摇头,嘴角落寞地下垂:「如果我不想办法见到他,他是不会来见我的。」

「你们争吵的原因我实在是不懂,这两年来不是都习惯了吗?」另一名警察抓着一碟苹果酥,边吃边困惑地说。

「……如果我知道为什么就好了。」艾连重重叹口气,拒绝递到自己面前、闻起来无比美味的点心,「如果能见到他,我一定对他发誓我不会再那么做!他不喜欢的事,我都不做了……」

几个警员相视后满脸无奈:「你还真是爱惨他了啊……」

「怎么了,这么多人挤在门口?这样民众会不敢进来的。」一道沉稳悦耳的男低音响起,众人一看,穿着长大衣的高大警官提着公文包在门口前停下脚步。

「史密斯局长!」

被唤作史密斯局长的男人浏览过众人后,将眼光放到垂头丧气的年轻人身上,微微一笑:「艾连,进来喝杯咖啡吧。」

受到警局局长之邀,艾连有些惴惴不安地尾随着史密斯进入他的办公室。路过其余警员的办公处时,他依然无法克制地左右张望。并不是说他没进过警局,也不是他不信利维此时不在的话,而是他还是不由自主抱着可以在利维位置上看到本人的希望。

「请坐。」史密斯局长让艾连坐到办公室最里面的小会客处。艾连落坐的藤椅前方有张白框黑玻璃桌面的长圆角方桌,这个小空间在局长的办公桌旁,谈重要公事时不会用到此处,而作为谈论私事的地方,也还算宁静。

「艾连,最近不常见到你和利维一起出现哪。」说要喝咖啡,局长果真端来一杯底部垫着小瓷碟的纯白咖啡杯。艾连嘴里不好意思,双手接过瓷杯,轻轻放到茶几上。

「利维先生他……是不想见到我吧……」艾连佝偻着背脊,一双手肘靠在膝上,略长的浏海盖住额头与眼眸。

史密斯端来另一杯咖啡后,拖来办公椅坐到对面,双腿交迭,先啜了一口才说:「我听说了,你们吵架了?」身为其中一位当事人的上司,男人并未对自己得力下属的感情关系一无所知;就算本来不知道,也会有多事的属下告诉自己。

「与其说吵架,不如说是利维先生生我的气。」艾连惶恐地无意识搓手,出口的话在尾端泄露一丝抖音,「利维先生说要跟我分手。」

「这么严重?」史密斯顿了一下,「方便告诉我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事吗?」

「这五天来,我连他的面都见不着……」

「这次他似乎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史密斯微微点头,敏感地连结,「五天前——正好是你协助逮捕炸弹客的那天?」

艾连点头,抬起漂亮但略显憔悴的眼眸。如果说出事情经过,史密斯局长肯帮他,他求之不得。

 

五天前——

初春的天气不稳定,有时绵绵下了一整晚的雨,隔天又碧天如洗。身边男人一翻身,艾连就醒了,毕竟他们在被子下的身体彼此依偎着。

「利维先生,早。」艾连低低道了声早。

「唔。」男人应了一声,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他没有设闹钟的习惯,一是因为生理时钟,一是因为会吵醒不需那么早起的同居人。艾连一直都知道这是恋人从没说出口的体贴。

「昨晚……舒服吗?」艾连用着刚醒来带着慵懒的低侬嗓音问。

「不爽干嘛做。」知道他问的是什么,男人直截了当地回答,翻身从被窝爬起。艾连看他进去浴室漱洗过后,打开放了两人衣物的衣橱,拿出自己要穿的,一件一件套上那精实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

由于作息时间的错开,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顶多一周一次,特别在利维有特殊的任务前,不会做侵入式的性爱,昨晚顶多是相互抚慰,虽然对正值血气方刚年纪的青年来说有些不满足。偶尔艾连也难免懊恼自己怎么不早点从墙里苏醒,这样就能再相伴久一点。

「你今天要上班吧?」套上夹克,利维回过头来确定。短短时间他已经从刚醒来的恍惚回复到平时的精明警觉。

「唔……」艾连假装半睡半醒,低吟了一声。

「好好上你的班,不准再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利维警告了一句后,走出房间。

艾连窝在还残留另一个人体温的被窝里,让这句警告穿过两耳的耳膜。

他也不算不听话,他只是休了一天假,到购物中心晃晃,谁知道那间购物中心正好成为连续作案炸弹客的下手目标。只是巧合罢了,他打算这样向男人解释。两年来「意外」帮上警方的忙,次数也不算少不是吗。

当他以一个普通客人的角色,出其不意制伏与警方对峙中的武装炸弹客,男人脸色不算好看地朝他走来时,他张开口正打算给出准备好的答案,男人紧绷着脸不发一语,一步也没停地与他擦肩而过。

艾连张着嘴愣住了,认识的警员过来和他招呼,他心不在焉追视着利维离去的方向。

艾连打发了警员急急忙忙回到公寓,利维蹲在衣橱前,旁边放了个行李袋,正往里面塞东西。艾连见状,有些不安地问:「利维先生……要旅游?」

男人不答话,拉上袋子的拉炼后说:「不回来了。」

「今天吗?那归期是在……?」

男人终于站起身,和他短暂的视线交会:「分手吧。」

艾连瞪大了眼,正想要说什么,男人马上如同自言自语地打断他未出口的话:「根本没在交往,也没什么分不分手——」

「利维先……」

「你可以继续住。」大门关上前,男人丢下他们交谈的最后一句。

艾连抱着希望打开衣橱,里面只剩下他的衣服,多出来的一半空间让衣橱显得空空荡荡。

 

「就是这样……利维先生完全没有给我说什么的机会……」

「这样啊……利维终于不能忍受了吗?」史密斯局长抚着下颚,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

「什么?」

「没什么,看来不光是气你没听话那么简单。」

「我还有别的地方惹他生气吗?」艾连脸色发白,「我可以改——」

史密斯眼神带着怜悯,沉默了一晌才说:「利维嘴硬心软,如果有机会见到他的话,你就把你的决心对他说吧。」

艾连垂下头,慢慢地将咖啡喝完。

 

敲门声响起时,男人不知用同一个姿势对着电视机坐了多久,他对电视演了些什么一点概念也没有,定睛一看,才发现晚间新闻已经播完,不知道在播哪部影片。访客总算找到电铃在哪里,敲门声响完换电铃声,他将遥控器丢到一边,站起来去开门。

「晚安啊利维,我来拜访了……别关门啊!」站在门口的人露出粗枝大叶的笑容,镜片后的双眼瞇得细细的。一见他要把门甩上,连忙用身体卡位。

「你这样也太过份了吧!基于同事情谊特地来探望你,就这样把人拒之门外对吗!」

「每天都见面,别说得好像我生重病。」他皱起眉说,「别随便进来,看看这什么地方。」

「警员宿舍啊!」绑着马尾的警员愤慨地说,「我当然可以进来!」

「但这是男性警员单身宿舍,韩吉,还是其实妳是男的。」利维淡淡地说,懒得与她僵持,兀自回到沙发一屁股坐下。

「哈哈,不过就你一个嘛——真幸运,临时有空宿舍可以住!」名叫韩吉的女警大剌剌进门,四处参观起来。这一楼层分成三个单位,每个单位有一个客厅与三间套房,而正好只有利维一个进住。韩吉随口关心了一句:「提申请了吗?」

「提了,还没核。」

「那你可是非法入住啊。」

安静的屋内多了一个聒噪的声音让整个空间吵杂起来。利维弯曲了一只脚放上沙发,手撑着膝盖,默默看着不请自来的同事拉开冰箱,嘀咕了几句又将冰箱门甩上。

「不是搬进来好几天了吗?根本什么也没有嘛……只有可乐,连酒也没有吗?」聒噪的客人抱怨着。

「妳到底是来干嘛的?看够了就回去。」

「我才刚来欸——实在无趣,算了,一起看电视吧。」

「回妳自己家看去。」利维瞪着丝毫没有女性自觉的同事一屁股在他身旁坐下,手上还拿着从冰箱捞来的可乐。

韩吉朝他的方向挥了挥手,专注地投入电视正播放的影集中,看得津津有味,让利维怀疑她就是来看电视的。等到进广告,韩吉才舍得换个姿势。

「我说,你想在这里住多久啊,又不是没房子可回去。」韩吉看似随口问道,「你家那个英俊的小帅哥今天可是在门口站岗了一整天,我要下班时他都还在外面吹风……如果他是警员,都可以领加班费了。」

「……没人叫他站在那。」

「我想他明天也会继续站岗吧。」韩吉一瓶可乐喝得啧啧作声,让利维感到烦躁。

「受不了就赶走。」

韩吉转过头投过来一眼,镜片映着屏幕的荧光,镜片后的眼神显得朦胧:「艾连多次表示想要加入警方,你为什么反对?我觉得那小子还满适合这一行的,年轻,有干劲,身手也不差。」

利维啐了一声:「他才不适合,毛躁、天真、正义感过剩。」

「欸,警察不就是要有强烈的正义感吗?」韩吉口气夸张地叫道。

「他都多大年纪了?」利维扫了她一眼,继续反对。

「少来,你是怕他危险吧。」韩吉态度自然地接话。

利维没有回答。

「居然默认了。」韩吉咧开嘴,却不像平常地大笑出声。「埃尔温说的没错,你已经不能忍受他的安全受到威胁了。」韩吉喜孜孜地宣布。

广告结束,没有人再说话,只剩下电视机的声响。直到本集结束播放下集预告。

「他很年轻。」这次是男人先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太没头没脑,韩吉没有搭腔。

「他不是这里人,他不该困在这个地方,被一条狗链拴住。」

韩吉的脸一直朝向屏幕,等利维说完,才轻声说:「你不让他加入警方,却像对待部下一样对待他。」

利维动了动嘴唇像要说什么,但最后没有发出声音。

韩吉一扫方才的不正经,认真地说:「你还认为离开他他就能自由。」

短短一分钟的预告播完了,韩吉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地说:「偶尔看看这种无脑的节目也不错,开心多了!谢谢招待,我回家啦!」像没发生什么事似的,女警站起身就往门口走去,只留下一个空的可乐瓶。

「……滚吧。」直到屋内安静下来,利维按下遥控器,将工作了一整晚的电视机电源切掉。

 

青年睡得不太安稳,他一再醒来,确定时钟的指针指到哪个位置。天色还没那么早亮,如果是阴天天亮得会再晚一点。他已经跟店长请了隔天的假,但还是要早一点去警局碰碰运气。他这周请假的日数太多,老板不太高兴;如果因此被解雇……那也只能无奈地接受。

艾连吁了口气,将被子拉高,看了看还暗沉的窗外,幽幽地阖起眼。

正被睡意牵引,听觉还是接收到客厅传来细小的声响——似乎有人刻意放轻音量在客厅行走……如今越来越往卧室靠近了。

是窃贼?艾连用力眨去睡意,脑子运转起来,迅速拟了几个应对方式。

入侵者似乎在确认什么,在门外停顿了一会儿,才轻声打开卧室的门。

艾连已把床头柜的台灯抓在手里,打算人一出现就先下手为强。

来人轻声进入卧室,走到衣橱前。艾连正屏气凝神伺机而动,安静的气氛被突如其来的一声重物落地声响打破,连床都微微一震。

哪来这么冒冒失失的窃贼——艾连一个翻起身,举着台灯的手已经举到肩上——周遭乍然大亮,那是房内的大灯被打亮。

艾连错愕地看着入侵者,而对方也定定地望着他。

「利……」沉默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艾连先沉不住气地发出一个音节,来人才开始动作,默不作声将方才造成沉重声响的行李袋拉开,接着打开衣橱。

艾连放下台灯,再也没有睡意,光着脚蹬下床,端正站立:「利维先生,真的非常对不起!」边说着他弯下腰鞠了躬,「我知道我让你很不高兴……应该是很生气吧,我不该不听你的话一意孤行,我果然太不懂事了,你生气是应该的……」艾连没有组织地张口就说,男人没有反应,也不再看他。

「……如果你不想再见到我的话……请你留下来吧,该出去的是我!」

艾连的手心使劲擦着大腿两侧。太措手不及了,一旦见到人,原本准备好的说词都丢到脑后,只知道自己八成用着心碎的眼神凝视着对方。

利维终于有了反应,他吸了一口气,将衣橱的门整个打开到最大。艾连听到他「嘁」了一声,清冷的声音叨念着:「我不是说过衣服好好挂起来,不要直接丢进衣橱吗?」

艾连睁大了眼,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语无伦次地说:「是、是的,因为我没心情……啊,我是说对不起。」

男人似乎用鼻子叹了口气,说:「你不必把我当成上司一样恭敬。」他别过头去,手上开始忙碌地一一挂起艾连直接塞进衣橱的衣服,接下来的语句如同耳语般的低微,「我们不是恋人吗?」

「……抱歉?利维先生?」

「啊,快去睡吧,我自己收就好,别挡路!」同居人突然恶声恶气起来,艾连却没有受到惊吓,也不再手足无措,脸上缓缓绽放越来越大的笑容。

「嗯!我们是恋人!」

因祸得福,意外地从「同居人兼炮友」升级成「恋人」了!艾连开心地想跳舞。

「闭嘴,你吵到邻居了……」

地面上的两条影子连成一团,分不开各自的形状。

 

FIN

紧急赶完,还真是急就章……OTZ有感于之前看到的分手文实在太虐,所以就用渣文笔写个想分手但分不成的分手文。我想利维都四十不惑了(。,想爱就爱吧!

 


评论(4)
热度(24)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