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天黑請閉眼]關燈(青子青)

#願天下有情人,不分同性異性,終成眷屬

 



「進來吧,好冷。」

李子碩關上房門時,周若青拉開棉被,讓李子碩鑽進他的懷裡。用棉被裹好彼此後,他用溫熱的腳戳戳李子碩的腳板,「天氣又變冷了,你還光著腳丫走來走去。」

「上個廁所而已,也才一下下,你好愛管。」

周若青微笑看著不是很認真抱怨的李子碩。

 

方才他們開著日光燈做愛。

沒有鮮花美酒,也不是在什麼羅曼蒂克的燭光下,甚至因電路管線老舊,燈開著時都會吱吱作響。

儘管窗簾拉得密不透光,身處城市不起眼的一隅,依然有被偷窺的不安。

可是他們想要在僅有他們在的燈光下做一次看看。

 

決定一起住時,他們搬進這幢老公寓。

公寓一樓住了一家四口,是雙薪家庭,兩個小孩都還在讀國小。

二樓住的是一名中風老人和照顧他的外勞,從沒見過老人的其他家人。

三樓住了一對存在感極高的年輕情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四樓則劃了隔間分租給大學生。房子隔音不好,他們常可依照聲響猜測大學生們在看哪一臺。

他們住五樓,再上去便是天臺。

住進來的幾個月,他們盡可能表現友善,但在城市裡,人與人就像隔著玻璃帷幕,以為一覽無遺,實際上難以碰觸。出入與其他住戶碰到面時,頂多點點頭,有人投以戒備的眼光,有人視線接觸時驚慌地閃躲;沒有親戚關係的兩個男人同住,光這點就足夠挑動他人敏感的神經。

 

「希望三樓明天不要再吵了。」

那對情侶今早又大吵一頓,吵了一個多小時,讓整棟公寓的人假日大清早就被迫清醒。情侶吵架的理由向來五花八門,有時是買回來的優格忘記冰,有時吵晚上要吃什麼,有時是對方沒有立刻回訊息……而周若青和李子碩連對彼此說話稍微重一點,都覺得奢侈。

太常吵架的話,說不定就會消磨掉目前擁有的幸運。

縱使如此,那對情侶還是比他們更受到接納。

「翻出八百年前的舊帳吵得沒完沒了,真是服了他們,這就是年輕啊。」

「你也還不老吧。」

沒再繼續老不老的話題,周若青直盯著李子碩,盯到他渾身不對勁,才神神祕祕從枕頭下拿出一個方形物體。

「欸,我買了一個小東西,你收下吧。」周若青輕鬆的口吻,就像他只是路過市場,趁便宜買了一顆高麗菜。

「什麼東西啊?」

周若青打開錦盒,示範似的,將其中一枚圓形飾物慢慢套入自己的左手無名指。

「收下吧,李子碩。」

他向李子碩亮出另一隻相仿的,用只有他們兩人聽得到的音量說。

李子碩側著臉,用一雙溼潤的眼睛看他,久久沒有言語。

周若青轉了轉手上的「小東西」,分不出是眼神還是指環更閃耀,「感動到說不出話來了?」

李子碩不禁想像起周若青訂做對戒時的神情——他是不是對著櫥窗駐足許久才決定好樣式?戒圍可疑的尺寸會不會引起店員好奇的注目?他想了多久才作了這決定?

李子碩假裝神態自若,尾音的顫抖卻出賣了他:「可是戴著這個很麻煩欸……」

周若青吁了口氣,話聲如眼神一般溫柔:「不然戴到明天就拔起來?」

剎那間,認識以來這十多年的點點滴滴匯聚成一股大浪,向李子碩洶湧襲來,他措手不及。

他怎麼捨得拒絕。

他怎麼可能拒絕。


「收下吧,李子碩。」

李子碩抿著嘴,朝周若青伸出左手。

在感受到原本空無一物的指根傳來的約束感後,李子碩朝上伸長手,看著那枚金屬圓環出神。

他們戴著戒指,關上燈,在安全的黑暗裡又做了一次愛。

 

「你知道嗎?民法要再修法,分居三年就可訴請離婚。」周若青用手指勾著李子碩的髮,「日後離婚會越來越容易了。」

夜已深,李子碩打了個呵欠,「婚姻不好好經營是不行的。」

「就是說啊。」

周若青拉起枕邊人的手,吻落在無名指的戒指上,聲音帶著笑意。

「你有沒有再愛上我一次了?」

「哪可能再愛上一次,」李子碩閉上眼,嘆氣似的說。

「一直都愛著啊。」

 

 


评论(4)
热度(41)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