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进巨]表达力与理解力

*Still不到2000的不正经短文

*艾/利;士兵艾连‧叶卡多舛的告白

 

「兵长下午好!」

里维刚穿过回廊的转角,就被迎面而来的洪亮招呼声微微吓到。

「小鬼,叫那么大声干嘛?」里维瞥了鬼吼鬼叫的少年一眼。这个会变巨人的新兵此时端着托盘,站在自己的房门口,似乎等自己到来已经等了一段时间。

「兵长,您怎么不在房间?」少年疑问又无辜地问道,「佩托拉小姐告诉我您这个时间都会在房间,而前几天也真的是如此……」

「我去拉屎也得跟你报告吗?」里维没好气地回答,「干什么?」

「我帮兵长泡茶了。」

「哦。」漫不经心应了一声,里维打开自己的房门,边叮咛道,「把脚底的泥沙留在外面才准进来。」

「是!」学自己的监护人在铺在门外地上的抹布跺了跺脚,确定脚底没有黏着泥沙,艾连才小心翼翼地踏入门内,踏入第一步时还先抬起脚底,确定没在地板上留下鞋印,才敢跨进去。

「现在不是下午的训练时间吗?」里维进了屋内第一件事便是将桌子后方的窗户打开通风。今日的气候和煦,吹拂进室内的微风,飘动着里维洁白的领巾。整个室内一尘不染,在军团内是难得的清爽场所。

「是的。」

听见少年的回答后,里维沉默了一下。实在不能怪他,跟艾尔文、汉吉他们这些聪明人相处久了,面对艾连这种单细胞生物特别需要花时间适应——这小子对于理解弦外之音有些迟钝,讲多少他就理解多少,有时还理解错方向。

「你翘掉练习?」里维勾了勾手指,艾连眨了眨眼才发现自己还端着食物托盘,赶紧按照长官的手势放到房里唯一的桌上。

桌子收拾得整整齐齐,桌上的三分之二铺了一层透明软垫,桌垫擦拭得连一点抹布的毛屑或是干掉的水痕都看不见,至于为什么桌垫只铺了三分之二个桌子……也许跟调查军团不是很有钱有关吧。

艾连对自己观察力变得这么细微感到有些小得意。

「喂。」

「……是!」艾连收回自己放在桌垫的视线,想起自己还没回答长官的问题,忙不迭回答,「我没有翘掉训练,目前是休息时间。」

「佩托拉呢?」里维想了想,又加了补充,「最近几天怎么都是你端茶来?」还多带了一些小零嘴……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来帮兵长端茶了。」艾连搔了搔头。没有说出其实这工作是他跟佩托拉百般恳求,对方才勉为其难让他代劳的。

「这些饼干……」在端起茶杯时,里维看了看盘子中放着的茶点。

「您不喜欢吗?不喜欢的话下次我可以帮您换些别的!」

里维皱眉:「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饼干会掉屑还会招蚂蚁啊……算了,以后不必特别弄茶点。」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杯里的热红茶冒着白色雾气,袅袅飞升到一定的高度便散开了。

窗外传来立体机动装置启动的声音,仔细听还有几声鸟鸣,和平安宁的午后。难以亲近的长官虽然仍是一贯的脸色紧绷,但好天气让他看似心平气和许多。艾连深呼吸了几次,在心中默数。

艾连‧叶卡,机会来了!此时,此地,只有你和他两个人,没有任何人打扰,汉吉分队长也不会神出鬼没地突然出现,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如果不把握,下次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么好的机会……明天佩托拉小姐就不让自己再抢她送茶的工作了,所以……

在心里数到十,艾连用力地说:「兵长!您有感觉我在追求您吗?」

里维是个公私分明的人,若在公务时谈这个,艾连肯定自己会被踹倒在地上打滚,所以他先确认里维桌上还没有放上公文,而且人在椅子上坐好了才问。里维咳了一声,差点没把茶吐出来。

「哈?」里维用毛巾擦了擦杯底可能残留的水渍,不确定地问。

「啊、呃、追求……」艾连垂着头双耳泛红,上扬的眼偷偷打量桌后的长官。

里维打断结巴的部下:「你是要用『讨好』这个词吗?」

「咦?好像不太一样……」艾连紧张到无法思考,只好直觉地反映。

里维同意:「不一样啊。」所以小子你该加强你的语文程度。

「那、兵长您有感觉吗?」艾连不知道该怎么接,只好又绕回来,将原先的问题拆成两次问。

「你想贿赂我吗?」

「啊?」

「讨好长官就是贿赂,」里维翘起一脚,侧转过座椅,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就算再怎么讨好我,你一旦暴走,我还是会削了你的,懂吗?」

「是,我明白……」

「休息时间结束了,赶快回训练场去!」

「是!」

敬完礼走出里维房间的艾连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在门口愣愣站了一会儿……

不对啊,兵长,为什么岔开话题了?我是要向您告白啊!

第N次告白失利。艾连‧叶卡欲哭无泪。

 

FIN

 


评论(6)
热度(17)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