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进巨] Memory

*团兵……吧?

*2000多一点点的短文。关于一段回忆,以及里维是如何斩艾尔文的桃花(?)

 

「哈?妳要跟我打听艾尔文?」面对问话的女性士兵,里维的眉更往中间聚了些微,毫不迟疑地给出忠告,「如果妳对他有意思,劝妳还是别傻了,他不是个好情人。」

「里维,被我抓到了!你在讲团长的坏话?」某个被里维归为「奇行种」的分队长从他身后跳了出来,不过很识相地没有用不知道多久没洗过的手拍上他脑袋——上回她就因此险些手腕被扭到脱臼。

「我只是让手下看清现实,毕竟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在战场上不仅自己危险还会给队伍带来危险。还有,什么『团长』,妳对艾尔文的态度有这么恭敬?」里维侧过脸睨着她,斜长的眼角总带给人如刀般的锐利感。

夕阳反射在分队长的脸上,架在鼻梁上的镜片一闪,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弧度:「你该不会是想独吞艾尔文吧?」

里维一愣,皱起眉露出鄙视的表情:「神经兮兮的眼镜,离我远一点。」

 

里维还记得自己刚接下「兵长」一职的那段时期。

一样的黄昏时刻,日复一日的训练让士兵们最期待的便是一天的结束,一道道因疲惫而迟缓的影子在夕阳下拖得老长,橘红色的光辉带来平静与安详的错觉。

里维习惯地走在最后,即使不如其它士兵的委靡,他还是打算一回房就立刻冲个澡,把身上的尘沙彻底洗涤干净。

三三两两的团员走在不远的前方,带着叹气的抱怨传入里维耳里。

「又要带班训练,回去又有满满的公文要处理……这些士兵都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就是啊,光会羡慕长官有个人房间,也不想想我们有多少时间可以好好躺在床上休息。」

「佐耶分队长,妳好像都元气满满,是有什么独特的配方可以提神吗?」

「呵呵,」有些凌乱的马尾晃了晃,在其它有气无力的声音中显得振奋,挥着手神秘兮兮地说,「训练回去我都先把文件处理完,吃完饭再来进行巨人的研究。一看到那些可、爱的孩子们我就完全忘记了疲劳呢——」

「……佐耶分队长的意见果然一点参考的价值都没有……」

「……啊!下午好,兵长。」

经过他们身边的里维,朝着看起来脏兮兮还是挺直精疲力尽的腰杆的军团干部们点点头。

 

「有我的公文吧?」

书桌后的金发男人连头都没有抬,想在晚膳前弄完手边这一份——即使现在时间的食堂大概已经空荡荡了——因此他只是用笔杆指了指桌旁用夹子夹起的一迭文书:「自取吧,里维。」

里维依言走到桌旁,拿起男人指示的那迭纸张,在手上捧了捧:「我是指,属于『兵长』的那一份。」

「就是那些了。」

「艾尔文。」

「嗯?」里维唤了他一声后就没再接续,艾尔文困惑地抬起头望向他们团里的士兵长。每天早晨,干部负责的公文都会有士兵在早餐前先送过去,而里维现在又专程来取,艾尔文以为他是想拿隔天的份,但是拿了又未马上离开,艾尔文等待对方是否有什么事情要商量。

夕阳完全沉入地平线后,室内的光线明显不足,里维没事先跟主人致意便自发地点燃了团长桌上的油灯,边淡淡地问了句:「调查军团内部外部的公文,你最后都要亲自过目吧?」

艾尔文以眨眼代表肯定。

「那地位仅次于你的我怎么可能只有这些文件?」里维转向他,油灯的光亮映在他的黑眸,像是也在眼里点燃一簇温暖的灯火。

「你可以把时间花在训练场和士兵上——我发现你的命令口吻用得熟练极了——我想那比『见鬼的官样文章』更吸引你。」艾尔文答。

「要我告诉你几次,我他妈的不是文盲!可以跟其它分队长处理一样份量的公文!」里维冷冷地、粗鲁地说。

「我从来没怀疑过你能读写,在你使用『地下街的流行语』写过那份报告之后。但不可否认你在格斗的专才更加突出。」艾尔文笑容开始带着无奈。每当里维不满,语气就会特别粗鄙刻薄,与其说是从地下街带出来的习气,不如说本人也没有改变的意思;艾尔文想,也许这是他纾解压力的方式——除了打扫与沐浴以外的方式。

「啊?不要以为你每次都可以说服我!既然接下这个职务,该做哪些事,我都可以做!」

艾尔文放下笔,从办公椅站起身,蓝眸定定地望住军团中地位仅次于他的部下。打磨了一段时间,沉淀了锋芒和莽撞后,高傲和沉练分不开地一起溶在了骨子里。

「里维,借一下手……右手就行了。」艾尔文说,然后等着里维沉默了几秒后伸出自己的手。艾尔文握住对方的右手,打开显得有些不甘愿的手心。扣了几年的板机、挥了不下几十万次的刀,让这双手比刚入团时更加粗糙,手心关节处浮着一层消不去的茧;从手背看起来纤细修长,然而从手心却一眼就可辨识出这是一双士兵的手。

艾尔文用比方才更轻柔的语气说:「同样的时间,你在进行自我训练或训练士兵,比起处理案牍更事半功倍,而同样的文书我能用比你减少一半以上的时间处理,既然如此,有何理由不让你把时间花在更得心应手的事务上呢?」

「可是、那是我的职责……」

艾尔文打断他的话:「你已经尽到你的职责了,而且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够好了……吗?」

艾尔文放开他的手,年轻的士兵长显然已经沐浴过,总觉得这样抓着对方带皂香的手不放不太符合礼仪——希望对方不要太早想起自己没洗手就握他的手这件事实。艾尔文直视着他,正容道:「我并不是纵容你,而是更冷酷地计算将你的价值发挥到百分之百,这点我反而需要你的谅解,里维。如果我只想按部就班、墨守成规,我就不会找你入团,不会让你担任统率士兵执行战术的『兵长』这个职位。」

里维低头思考,一会儿才抬起头,迎视带着期盼的蓝色眼眸,呼出了一口气:「我相信你的判断,艾尔文。」

 

夕阳剩下一半在地平线上,余晖照映在当第三者加入谈话后明显手足无措的女性士兵的金色短发上,发丝和脸庞似乎一致镀上薄薄的樱桃红。

「如果妳真的对他有意思——」里维退了一步说,「那就等到杀光巨人之后吧,我想到时他的头脑才装得下其它。」他指了指自己的头说明。

「谢、谢谢兵长!」女性士兵搥了左胸一下,慌乱地跑走了。

「看够好戏了吗?」里维甩了半路杀出来的分队长一个眼刀,碎碎念地走开,「为什么这种事还要找我咨询啊?」

「打听艾尔文?唔……」看着女性士兵与里维的背影,戴着眼镜的分队长若有所思,朝着奔上来的副队长说,「……我的直觉怎么告诉我那女孩只是找借口跟里维搭话呢?莫布里特你觉得呢?」

 

FIN

 


评论
热度(6)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