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进巨] Dialog

*不到2000的短文

*团兵……吧?

 

「里维兵长,你和团长私下都在做什么?」

当年仅十五的年轻士兵以立正站姿问起这问题时,他的问话对象正窝在一般的木造椅子里,一只脚横放在另一脚的大腿上,一手放在椅子扶手,一手用指尖捏住白瓷杯的杯口,以一种慵懒的姿态喝着茶。

不可思议地,这看起来坐没坐相的粗鲁姿势在女性士兵的眼中极富男子气概,而在男性士兵眼里则带有一丝性感。但即使不乏有人模仿,也没有人能仿造出本尊一半的韵味——光是想将身体恰当地缩在椅背与两条扶手中间还能保持优雅,大多数士兵都不具备眼前的人在体型上的先天条件。

问话的少年想到压根不掩饰自己仿冒企图的班里前辈,无奈地叹了口气。

「哈?我跟艾尔文?」男人的表情似乎对方问了一个穷极无聊的问题,「问这个做什么?」

「因为艾尔文团长和里维兵长是调查兵团的支柱,我想了解把背后交付对方、彼此信赖、生死相许的伙伴在日常当中,是怎样的相处模式?」年轻士兵认真托出预备的答案。

长官将茶杯端到嘴边,用黑眸打量着少年,沉思了一下:「是吗?知道这个的用处?」

「可以培养与同伴的默契……我想,这样应该可以增加在战场上存活的机率!」

「我说艾连,」里维将茶杯放到桌子,抱着双臂,「虽然我不觉得我跟艾尔文的相处对你们从巨人口下逃生有什么关系,不过反正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说说也无妨。」

艾连吞了口唾液,全神贯注地倾听。

「……在那之前,你先给我坐下。」

「是!」知道长官不喜欢仰角看人,艾连立刻拉出桌旁的另一把椅子,正襟危坐。

「我跟艾尔文啊……」部下那副洗耳恭听的态度让里维很满意,他手肘放回椅臂,握拳托住削尖的下颚,「除了训练之外,他总有写不完的报告,我能做的就是替他整理那才刚打理好又堆起来的文件,一迭又一迭,分门别类整理好。」

「嗯,真辛苦。」

「整理完书桌后,我会再整理他的房间,」睇了一眼面带理解的少年,「他的房间没人整理实在不行,他总是将文件随手放着,从外面穿进来的衣服一脱下就直接塞衣柜,地板满是鞋子没先跺过就踩进去的泥沙……只要一天不整理情况就糟到让人无法忍受!」男人像是想到那种情景,表情阴沉。

艾连不敢吱声,心里觉得应该大部分人都还是可以忍受。

「那您们……平常对话都讲些什么呢?」

里维沉默地看了他半晌,才面无表情地说:「我们不像你们这年纪的小鬼有那么多闲话好说。」

「他会和我说一些上面的政策,询问练兵的情况及策略,有时候也穿插他的异想天开;他脑子里的东西有些我能了解,但不是全部。」

「此外,还有一些整洁上的抱怨,虽然他总是不当一回事。就是这些。」

「咦?……就这样吗,兵长?」

男人拿起瓷杯喝了一口:「不然还有怎样?」

「没有一些……勉励或抚慰的话吗?」

里维嗤笑了一声:「都认识那么多年了,哪还有那些话可说,就算不说,也都在各自的心底。彼此取暖、相互撒娇什么的,感觉真恶心——」略微停顿后又补充一句,「不过你们有权利。」

「啊……就这样啊……」

「失望了吧?就是这么无趣。」里维托住下颚的手改撑到颊侧,歪着头瞥了瞥垂下头的少年。

「呃,不是的……」

里维站起身,背对少年部下,转身离去前丢下一句:「艾尔文也是人,人是一种只要想活下去,就会变得很难缠的生物。」

 

「今天艾连那小鬼居然问我跟你平常独处都在干什么。」男人翘着腿坐在特别为他添加的沙发椅,整个人陷在沙发中显得更加娇小。将书柜整个擦拭过后,对着书桌后的金发男人说。

「……哦?那你回答什么?」

里维将对话内容覆述了一次,等着他的上司反映。

一团之长笑了几声:「看来我们乏味的相处让艾连很失望呢。」

「不然他以为我们私底下都在做什么?还说什么知道这个可以提高生存率……把我们当神吗?」

书桌后的男人从卷宗抬起头来,想了想,以试探的口吻道:「或许我们可以做一些让你可以在部下面前分享的事?」

黑发黑眼的男人眉尾一跳,瞇起眼道:「什么事?」

「譬如……」金发蓝眼的上司露出过去颇受负评、带着狡狯的笑。

艾尔文看着对上他、等待回答的专注黑眸。从刚认识时的桀骜不驯,如今沉淀在深邃中的是成熟、坚韧、理解与包容。

「喝酒划拳之类的。」

「……嘁。」

「不然你以为呢?」

「……」

 

FIN

 


评论
热度(14)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