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1051127面壁

最近忍住羞恥點開過去的黑歷史,有些的確挺雷的。
我還記得當時是如何「有自覺地寫OOC」,也就是我自知寫的是OOC(當時甚至還不知這個名詞),或是有意創作某些「特殊題材」。
但我寫得很開心啊。
我又不是為了宣傳善良風俗、傳達自我價值觀,或是為了推原作坑才寫同人的。:)
评论
热度(1)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