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进击的兵长老师】后续脑补短打

*看过のん太太那个艾利漫画吗?因为太萌了,来脑补了两小段>//////< 

 

 

「这不是艾伦吗?」剪着短发的娇小幼儿园女老师看到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少年,笑着招呼,「啊,你是来接……」

「妳好,佩托拉老师。」艾伦弯了下腰,指了指游戏区,一个男性背对着他们正带着一个小孩收拾玩具。

「啊啊,又来了吗?」佩托拉了解地点了下头,「还真是辛苦你了。」

「不会,刚好顺路,又住得近。」

「爸妈总是不在家也是麻烦呢。」佩托拉无奈地摇了摇头,突然想到地说,「你小时候爸爸偶尔也不在吧,还去兵长家住过几次。」

「……好像有这么一回事。」艾伦在幼儿园时期的老师面前笑得有些腼腆。

「你已经国三了吧,时间过得好快,」佩托拉露出怀念的神色,用手比了下自己的腰部高度,「你读这里的时候,还小小的,整天念着要兵长当你的妻子呢。」

「咦?」

艾伦正不知该如何反应,已经收好玩具的男老师和小孩,已经穿上拖鞋往这里走来。

「兵长……」

「喔,是艾伦啊……」男人依旧穿着幼儿园统一的桃红色围裙,配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以下接A路线或B路线←又在玩分歧线)

A——

 「兵长……」

「喔,是艾伦啊……」男人依旧穿着幼儿园统一的桃红色围裙,配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兵长,对不起,那时我太幼稚了,对你说了那些话!你一定觉得很烦吧?」艾伦九十度弯下腰涨红着脸,为十年前的童言童语道歉。

「……还好。」男人十年如一日的面无表情,淡淡地回答。

艾伦深吸了一口气:「不过,我现在还是要再跟你说一遍!」

「已经十年了,可不可以跟我结婚?」还在旁边看戏的佩托拉「哎唷」了一声,艾伦红着脸,却还是睁着一双大眼直视男人。

「不可以。就算十年了,你也还未成年。」兵长抬起眼神,看着已高出自己半个头的少年,少年还在发育期,也许会更加抽高吧。

「至少等你高中毕业,如果你还是这么希望的话,再来跟我说吧。」

本来听到答复满脸失望的少年,听到下一句话,立刻一扫愁眉,欣然答:「是!」

 

 

B——

「兵长……」

「喔,是艾伦啊……」男人依旧穿着幼儿园统一的桃红色围裙,配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兵长……那个,听佩托拉老师说,我小时候很皮又很黏人……」

「……啊,是有点令人头疼……但没什么。」而且还算可爱……

「虽然我已经不记得我做了什么,希望兵长不要在意!」

男人看着艾伦半晌,呼出了一口气:「……谁会把幼儿园小鬼的话当真。」

「啊……那、那就好。」艾伦一脸尴尬地抓了抓头。

「好了,你该把小孩带回去了,邻居的托付不要忘了。」男人将手中牵着的小男孩交给艾伦。

「啊、是。」艾伦牵过小孩,笑着道别后,牵着小男孩往门外走去。

幼儿园的孩子全都被接走了,男人没有和佩托拉一样,立刻回去誊写园内规定每日都要写的育儿记事,就这样在门口看着一大一小的背影缓缓消失在夕阳下。

「谁会……把它当真啊……」

 

 

END

20131230


评论(4)
热度(8)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