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进巨]里维班个别作战方案

*贺文二;轻松向,可放心阅读

 

 

初入里维班的十五岁少年一人对峙四位前辈,双方充斥的剑拔弩张气息,让阅历不够的少年滑下冷汗。

「艾连,现在正是让我们彼此建立信赖的时机。」下巴留着小撮山羊胡的金发男人严肃说道。

「咦?你是说——建立信赖?」

「小鬼,不要让我们重复一遍!」长了一副老脸的青年鄙视地说,「艾鲁多说的没错。要不要做,现在给个答案!」

「欧鲁,你太凶了!」唯一一位体型娇小、带着温柔亲切气质的女性前辈,训斥了一下同伴,眼神却直勾勾黏住艾连,「艾连,不愿意的话,我们也不勉强的。」

「……」最后一位表情认真的前辈则是沉默地看着艾连。

艾连吞了口口水,确认地问:「前辈们是说……这是对我的考验?如果能办到,就、就认可我?」

四个人眼神写着同意。

「呃……所以是要调查什么事呢?」艾连搓了搓有些冻僵的手,拿出小笔记本作笔记。

「兵长的生日。」

「他爱吃的东西。」

「上厕所的频率。」

「……欸?」欧鲁前辈……这是什么变态的问题?

「欧鲁,你这是什么问题啊?」艾连还没开口,女性前辈就脸微红,竖起眉瞪着提出怪问题的同僚。

「佩托拉妳不懂,」老脸青年认真地皱起眉,使得他脸上显出更多皱纹,严肃地说,「要成为里维班忠实的组员,这些基本数据一定要搞清楚。」

「你就承认你是变态吧!」

在陷入斗嘴的男女吵杂声中,艾连战战兢兢看向唯一没有开口的男人:「君达……前辈,你呢?」

君达摇了摇头:「我不必……」

「他的问题就给我好了:兵长爱用的沐浴用品。」欧鲁在斗嘴的间隙丢来一句。

「……应该也和士兵用一样的肥皂吧……」艾连迟疑地开口。

「兵长怎么可能跟一般士兵一样!」佩托拉和欧鲁异口同声。

「好、好吧……我试试……」艾连抚着额头答应,虽是大冷天,额头却冒着汗。

烦恼的艾连总算还是找了童年好友、素以头脑机敏闻名的阿尔敏出谋策画。阿尔敏在听了事情始末后,勉强指引了艾连几条明路。

 

 

「兵长,团里要调查个人的基本数据,可以请问您几个问题吗?」敲门的艾连得到进入的允许,进入里维兵长办公室后,精神抖擞地朗声道。

「资料?什么样的数据?」里维埋首文件,头也不抬地问。

「生日、还有喜欢的……呃……」艾连讲了一个问题后便语塞。剩下的他哪敢问出口,胆子再大也没那么不知死活。

「就生日?」

「就生日!」好吧,问到一个算一个。佩托拉说兵长的生日似乎是在冬天,所以近期一定要打听出来,他们才好准备。艾连点头,拿起笔记等着抄下答案。

「艾尔文那边有。」里维说。

「……」

「怎么?他那里有全部团员的生日,省得你一个一个问,没效率。」里维抬头看了看他。

「啊、是!」艾连手足无措,只得答是。

要去问团长啊……总觉得这么做是作弊,这样是无法得到信赖关系的!

第一作战方案失败。

 

 

「兵长,午安!我来打扫了!请让我帮您打扫您的卧室!」艾连拿着整套扫除用具敲开兵长办公室,爽朗笑着打招呼。

这方法实在太好了!借着打扫兵长寝室的独立浴间,调查兵长用什么样的沐浴用品。

唔……我还是觉得兵长用的是一般士兵配给的肥皂啊。

「喂。」

「是……是的兵长,请尽管差遣我!」艾连被唤回神,赶紧立正站好。

「发什么呆呢?」里维用疑惑的眼神看他,说,「我房间不用,我每天都有打扫,而且你扫不干净。」

「呃……我一定会打扫得一尘不染!」

「就说不用了。」里维皱了皱眉,「既然你这么闲,就去把用餐室打扫干净吧。」

「咦!」他并不想打扫用餐室,又不能得到任何情报!

「等会我过去检查,希望你能如你所说打扫得『一尘不染』。」

「……」

第二作战方案失败。

 

 

「兵长,我打扫好了……」将用餐室彻底打扫过一遍的艾连打起精神进行下一计划,又来敲兵长办公室的门。

「哦。」里维应了一声,也没有马上起身去检查,低着的脸虽然还是面无表情,浑身却似笼罩着低气压。

长官当他不存在不再出声,艾连也态度自然地在原地稍息,看着长官一份份地翻阅文件,手中的笔杆飞舞着……

「你还有什么事?」冷冷的问句。

艾连带着微笑说:「兵长请别在意我,我在这里等候兵长吩咐。」

「我目前没有什么事要吩咐你。」

「我可以为兵长护卫的。」

里维终于抬头看向这个可以变巨人的新兵,语气加重:「当护卫,你是说当我的护卫吗?你忘了我的称号?」

「是的,我记得,人类最强嘛,果然不需要我的护卫啊……」艾连一副谅解的语气,「啊、但没关系的,请让我待在这里就好。」

「我这里可不是接客所!」

艾连被冒着青筋的长官踢了出来。原本想留在兵长办公室,观察他有没有拿出什么爱吃点心的打算也泡汤了。

第三作战方案失败。

 

 

「兵长,工作辛苦了,我来帮你泡茶吧。」这次艾连拿着热水壶出现在门口。

「……」里维不语地注视着他。

面对目标不因困难退缩,坚持到底的意志力是艾连‧叶卡的最大优点。既然长官没有拒绝,艾连陪着笑脸,上前在桌上的茶壶中注入热水。

嗯……是红茶的味道,似乎满常看到兵长端着茶杯在喝茶,不过这佩托拉前辈一定本来就知道了,开会时所喝的茶一直都是她在泡的……

「啊……」因太过专心思考,等到艾连发现时,水已经溢出茶壶,溅到桌上,附近的文件湿了一小角……

「艾连——」

「啊、对、对不起!」艾连手忙脚乱地拿抹布来擦,但越慌越乱,这下子把一整个茶壶都翻倒了。

「……」

第四作战方案……失败……

 

 

额头肿了一个包的艾连不屈不挠,揣着笔记本,维持一定距离,蹑手蹑脚跟着前方的背影。

记录上厕所频率!

只要趁兵长离开办公室,在后跟踪看他是不是上厕所,然后记录下来就没问题了!

前面的人转过转角后,艾连脚步轻快地追上,转过转角……

「兵……」艾连一个急煞。

人是追上了,但他追的人正面对面站在他面前,脸上显而易见的阴郁。

 

 

「哈……哈……哈……」在奔跑中勉力控制自己的呼吸,艾连现在深深体会加入训练军团第一天的莎夏的感受。

太阳早已下山,温度骤降,还没获得停止允许的他,只能不停歇地继续跑下去。

「好严厉哟。」

透过透明窗注视户外的里维手背在身后,对这调侃理也不理。

见里维不理睬自己,来人感叹道:「真是难以接近的兵长。」

不客气地回答:「那你就少来接近。」

「欸欸,有够冷漠。」来人顶了顶眼镜,站到他身后和他一起看着窗外在昏暗夜色下奔跑的少年,有感而发道,「你很受士兵们崇拜呢,有这种被骚扰的困扰也是挺甜蜜的负担。」

里维淡淡瞥了说话人一眼:「过于盲目的追随无必要。」

「哈哈……盲目的追随吗?」闪过光亮的镜片后映现出一对黠慧的眼,「你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长官,偶尔也和部下亲近一下吧?毕竟也不知道何时会缘尽。」

晃了晃扎着马尾的一头乱黑发,来人口气虽然听似轻佻,却又带着暖和的笑意:「到了诀别的那一刻才紧握住他们的手……不觉得已经迟了?」

「啰嗦。」里维面无表情地回以这句。

 

 

「呼……呼……呼……」艾连不知自己确切跑了多久,晚餐前米卡莎和阿尔敏还有来看他,但都被他赶走,一人做事一人当。如今看到严峻长官的停止手势,艾连叫嚣般抽痛的腿部肌肉终于整个松懈下来。

待心跳稍微减速,艾连立即面朝上整个人呈大字形倒向大地的怀抱。

「嘶……」虽然长跑让身体感受不到冬夜的寒冷,但在寒风中奔跑,一对耳朵早已刺痛不已。艾连咬着牙摀着双耳。

「拿去。」罚他跑那么久的始作俑者将一团东西丢了过来,艾连下意识伸手接住,一接手他就发现那是条带着温度的毛巾。

他将温毛巾拿来擦了擦脸,轻轻盖住疼痛的耳朵。

「谢谢兵长。」艾连轻声道了谢。在耳朵减缓刺痛时,将残留了点余温的毛巾敷在眼上。盖住眼之前,艾连凑巧瞄到点缀在夜空的星光,即使蒙起眼也感觉到它们似乎在关怀地注视自己。

「今天。」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

「啊?」

「你不是想知道?」

「啊啊……今天生日吗?」艾连拿起毛巾,张着嘴呆呆地看着男人,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整个人跳起来,几乎有些慌乱,「兵、兵长生日快乐!」

太突然了啊……完全没有准备!

「哼。」里维唇角微勾,似乎哼笑了一声。「叫其它人把心思花在怎么加强实力和生存机率吧,想办法延后死期比出生日期更重要。」

果然……兵长对自己的组员了解通透。艾连有些汗颜地目视长官渐行渐远的身影。

「艾连。」里维离开后,艾连听到前辈们压低的声音从树后传来。

「还好吗?」

「让你被处罚了,真抱歉。」

「我们有帮你留晚餐下来,快感谢我们吧。」

「呃……前辈们……」

 

 

「所以你只得到兵长生日的答案?」

「嗯……其它的问题……」都没得到答案。

「这样啊……没关系啦!」说是没关系,不过前辈们的表情看起来都很凝重……

「艾连你先去吃晚餐吧。」

「以新兵来说,你做得还差强人意啦。」

「那我们先走了喔。」

「要准备什么礼物啊……」艾连听到前辈们离去时还在喃喃自语着。

 

 

虽然对调查军团的士兵而言,死期也许比生日更为重要,但其实他们也只是想表示一下心意。

毕竟你是他们寄予深深信赖和敬爱的人啊。

生日快乐,兵长。

你的诞生,是给人类的最大祝福。

 

 

20131225

Happy birthday to Levi.


评论
热度(9)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