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全职高手]双人荣耀(叶/苏)

*严格说来不算配对。

 

深夜的网吧生意比其它时间来得清淡,客人一般要杯茶之外也没什么需要,年轻网管窝在柜台对着计算机玩自己的,也没人发现柜台还窝着另一颗看不清真面目的毛球。

“毛球”看男人专注凝神对着屏幕捣鼓,百无聊赖地将下巴靠到男人肩上,从毛绒绒的雪衣帽沿下露出几绺乌黑的发丝,若有人来柜台,乍看之下会像网管男人留了几撮不伦不类的长发。

但寥寥几个客人都窝在自己的计算机前夜战,没人有心思特地走过来和网管寒暄,当然也无从发现这颗“毛球”乃荣耀职业选手中的第一美女。

苏沐橙下巴靠在男人肩膀,半瞇着眼往下看,看的却不是男人的屏幕画面,而是他在键盘鼠标上忙乱的手。

那是一双天生好手。

苏沐橙喜欢看叶修的手,看起来很性感,她觉得连自己的手也无法媲美。苏沐橙闭上眼,键盘敲击的节奏更显得清脆,就算不带音阶,光是节奏就有说不出的悦耳动听。

她学生时期就听惯了这种似乎带着某种韵律的节奏声,别人家是在睡眠音乐下入睡,而她是在这种有如飞舞的键盘声中入睡。

声音的制造者叶修开口抗议了:“妳很重。”

苏沐橙咕哝:“说女孩子重实在太超过了,难怪没什么桃花运。”

“我说真的啊,不然妳的肩膀让我靠靠看,看以后会不会高低肩?”

苏沐橙虚应了一声,却还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地保持原本的姿势,而叶修也是随便讲讲,她不移动也就随她去了。

“如果你肯曝光,应该多少会有女粉丝爱慕吧?”苏沐橙笑道。

“那不是我的目标。”

苏沐橙吐舌:“是,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我哥。”

叶修居然煞有其事地故做沉重说:“说好不提的。”

“呵呵。”苏沐橙带着笑闭上眼。

她想到第一次听到哥哥的口中提到叶修这个人的情况。

苏沐秋带着兴奋地说:“我发现一个很有才能的人!”当时他高兴得像捡到一大笔钱似的雀跃不已,她抱着书本,很不能理解地望着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哥哥。

接着随着哥哥对叶修的认识,她知道越来越多有关叶修的事。

“他跟我同年。”

“反应这么快,果然是男的!”

“他现在一个人住外面。”

“有机会真想当面切磋一下!”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苏沐橙相当讶异,哥哥拿游戏做为赚钱工具,却从来没有想和网友见面的想法,那个人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然后,就在那一天,叶修踏进他们家的门。

这让苏沐橙更是吃惊,哥哥虽不会对他们的环境感到自卑,但也不想让不相干的人进到他们的住处,而这个人还跟哥哥差不多的岁数。

苏沐秋从头到尾都带着笑,介绍着他们给对方认识。叶修第一眼看到他们住的地方有些惊讶,但很快就适应良好地在哥哥身旁坐下,两人挨着肩坐在机能差的二手计算机前面投入地不知在讨论什么。

那时苏沐橙注意到叶修的手指,像是从来未劳动过的富贵人家的手指,骨感细致,但她还是觉得,为了两人的家放弃学业辛勤工作的哥哥的手最好看!

叶修每次一来,就跟苏沐秋窝在计算机前好几个小时,有时甚至还在他们家过夜。他们家是一个小坪数的雅房,用家具勉强隔了一小块当苏沐橙的寝室加书房,但几乎没什么隔音效果,因此在睡觉或是写作业时,她都无可避免地听到哥哥和叶修的键盘声。

只有一台计算机而已,他们还能一直黏在前面,难道他们能像弹琴那样玩双手联弹啊?

两个没有上学的男生挑灯苦战还比苏沐橙这个正职学生的读书时间还久,苏沐橙有时睡到半夜,还能听到节奏清脆的键盘鼠标声,渐渐地,她再也分辨不出敲键盘的人是谁了。

最后叶修甚至在他们家住下来。据苏沐秋说,叶修那是翘家的。

苏沐橙为此皱着眉抗议,但看哥哥一脸失望的表情说着“不可以吗?”她拒绝的话又说不出口了。

也许是嫉妒作祟,也是不甘心,她也开始创了角色玩起荣耀。

苏沐秋知道她也要加入后,高兴地又搬回一台回收场捡回来的淘汰计算机,带着她在网游里练级、帮她张罗装备,苏沐橙才知道,哥哥和叶修甚至和一团相熟的网友组起了自己的公会。

他们的公会还是一区赫赫有名的,几乎占据各种榜单的鳌头。

他们三人就一起为公会打拚、抢BOSS、刷副本,游戏中,形影不离。

但游戏外,写攻略、研究装备编辑器、钻研招式战术,仍旧是苏沐橙无法插手的领域。

没办法啊,我还得读书嘛。苏沐橙无奈地想。她也想休学算了,可是哥哥硬是要她读完高中。

某天,当叶修到破旧建筑物唯一的公共浴室洗澡时,苏沐秋突然神秘兮兮地对她说:“我知道要送什么礼物了!”

“礼物?”生日快到的苏沐橙听到后开心了一下,正想说不必费心,接下来的一句话就浇了她一头冷水。

“我要送他一个独一无二的礼物,沐橙,妳帮我一个忙。”

叶修。

又是叶修。

你连我的生日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叶修。

苏沐橙不发一语,连游戏也不退就回到自己隔起来的小“房间”,眼泪一滴滴掉在书桌上摊开的教科书。

隔天下着雪,苏沐秋依乔纳着打工练好的号去面交,苏沐橙看着叶修心安理得用着哥哥计算机的背影,想着他和哥哥亲密靠在计算机前、无人可介入的画面,气他霸占了哥哥的所有注意。

那分明是一双没有劳动过的富家公子的手,是个有家的人,为何要介入他们这个孤苦贫困的家呢?

是不是等到厌倦了逃家的生活之后,屁股拍一拍就回到富裕而温暖的家了?

那哥哥又该怎么办呢?她又该怎么办呢?

苏沐橙做出事后回想连自己也不敢置信的举动。

她哭着拿扫把将叶修赶出门外。

苏沐橙记不清当时的自己喊叫了些什么,也不记得叶修脸上的表情,只记得叶修默默无语地任她将自己关到寒冷的门外。

快回去吧!苏沐橙背靠着等同于家门的房门,边哭边在心里吶喊。门外一点声音也没有,苏沐橙希望叶修是真的按照自己的期待离开了。不知不觉她就靠着门板睡着了,是苏沐秋的声音将她唤醒的。

苏沐秋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却不是对着她说话。

“怎么搞的?这么冷的天气穿这样在外面吹风?”

苏沐橙听到心都凉了,她后退了几步,听着哥哥好像冻到发抖的声音,然后看着他将那年纪和他相仿的少年拉进屋来。

叶修他还在外面。

这么冷的天。

苏沐橙的心比从门口吹进来的风还冷,她看着哥哥忙着烧热水准备热毛巾,一动也动不了。

自始至终苏沐秋没有讲什么,也没有问过为何苏沐橙在屋内,而叶修会被关在外面。苏沐橙不安地想也许哥哥私下问过叶修了,但他们的态度完全和原来一样。

“你的手没事吧?”

“你就只担心我的手?”叶修的嘴唇都冻到发紫了,即使喝了热茶,声音还是好像缩在一起。

苏沐秋握着叶修的手毫不犹豫地说:“当然!你这可是要和我一起举优胜奖牌的手呢!”

但苏沐橙知道不是,哥哥不只是担心手而已。

她更难过的是,不管是哥哥还是叶修,他们对她,连一个责备的眼神也没有。

哥哥要送叶修那个“礼物”,她义不容辞地帮忙了。

“一叶之秋”的涵义并不是错别字那么简单,但苏沐橙不说,那两人也不知道。这是苏沐橙自己的小秘密,等几年后他们俩哥儿们闯出名号,她再告诉他们这个小玄机,让他们吓得目瞪口呆。

他们三人依旧在网游里翻云覆雨、叱咤风云——不,是他们两人,她只是偶尔打打酱油。

一个十人副本只要有他们两人在,就算其它队友都是划水的也不是问题。

然后在职业联赛开创,刚满十八的两人打算报名的前夕,苏沐橙满怀信心地难得奢侈去换了个发型。

刚从美发院回来的苏沐橙就听到了那个噩耗。

之后,办理后事、债务等等的后续在她浑浑噩噩之中,都是由一方面在忙职业联赛的叶修没有二话地一肩担起。

再之后,她和叶修站在哥哥偏僻而狭小的墓地前。

“妳的新发型很好看。”叶修道。

从哥哥发生意外到入土,没流下一滴泪的苏沐橙,在此刻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你哥就像百科全书,可惜之后我得靠自己了。”叶修拍拍她低着哭泣的头,淡淡地笑说。

明明他也很难过不是吗!为何要笑着安慰她呢?

苏沐橙耳边彷佛响起,过去叶修和哥哥抬杠的对话。

“不拿到冠军我就不回家,让你见识我的决心!”

“哈哈,你是根本回不了家吧,到时我的粉丝一定比你多!”

 

 

一边读书,她也没荒废荣耀的训练。

她重拾哥哥的枪炮师角色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面对面的那一刻,一叶之秋拿着苏沐秋研发的银武战矛却邪,直挺挺地站在她面前,久久没有言语。

她让沐雨橙风等待着,直到私频跳出在她感觉上带着恳求的对话:

“先别用语音。”

 

 

“嗯……”她笑中带着泪花按了回复。

“想睡就回去睡吧。”

“哥,背我回去。”

“妳睡昏头啦?我不是你哥。”

谁理你。苏沐橙心里做了个鬼脸,继续靠在男人肩膀,在不停歇的键盘鼠标声中闭上眼睛。

 

 

——叶修SIDE——

 

不管住过多好的环境,他都忘不了那栋破旧的楼房。

每到夜里就会不断传来狗吠,下雨漏水晴天日晒,墙壁坑坑疤疤、油漆斑驳脱落,还有几处甚至露出钢筋,还散发下水道的腐臭气味。

他也忘不了让他愿意住在那里的挚友,即使他不在已经很久了。

当时他们一起练号买卖,顺便锻炼技术,在讨论决定参加未来可能有的职业联赛时,开始着手打造自己的角色,他选择了战斗法师,而挚友就送了他那张账号卡。

“一叶之秋。”挚友笑道,“沐橙有读书,比较会取名字,我就请她取了。”

他不置可否地收下,反正都是要从头练的。

接着是战矛却邪。

挚友对自制武器的研究,第一把就打造战斗法师的银武。

接着是散人以及散人的天机伞。即使后来不得不因更新放弃了散人这职业,重新创角练起,挚友仍然不屈不挠、乐观向上。

挚友的新创角色站在他的一叶之秋面前,无辜地说:“我这号等级比较低,当然你带我练。”

他无言看着这求人带的“女性”枪炮师:沐雨橙风。

虽然角色是女性,但手段一样很暴力。每每看到对手被远方射来的炮弹爆头,他就会发毛了一下。

“打就打,你就是想太多了。”

“是你太暴力,暴力枪炮师。”

“你这越打越带劲的战斗法师也没资格说我吧?”

言犹在耳。他看着眼前睽违已久的熟悉枪炮师身影良久,叹了口气,总算敲字送出。

“先别用语音。”

有时候,得见到了,才会发现自己并不是不怀念。

 

 

是我的错觉吗?心头有点苦苦的……

回去看原作参考时,感觉有些小矛盾,不过不管那么多了,最后还是照我想的打。

 

 

 

2012/12/10


评论
热度(4)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