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全职高手]荣耀路上(韩叶)

韩叶的感觉差不多是这样↓(很久以前的20字微小说扩充)很混很混……11月的最后一篇对不起……

 

“你的大漠孤烟把我的角色压翻在地是想做什么?”

韩文清经由大漠孤烟的视角看着底下君莫笑那一身五颜六色的混搭滑稽装扮,莫名由衷地说:“这一身还挺适合你。”

“这样的装备入得了你的眼?”

“上不了台面。”韩文清淡淡给了句评语。

韩文清想着当时在此人手上的一叶之秋,那挥舞战矛、不可一世的身姿,对照现下什么招数都用得出来、看似没个正经的散人,要不是事先知情,谁会将这两个角色联想在一起?

不过,这两家伙的确都让人伤透脑筋。

他不觉得叶秋的那些战术有多龌龊,那只是求胜的一步,虽然给人阴险、城府深沉的感觉,让对手狠狠地一败涂地,但还是可敬的一堵硬墙。韩文清一向只进不退,管他什么战术,他还是只管前进。

屏幕前的韩文清,心似乎稍微柔软下来,平常严峻的脸露出极淡的笑容。

“我去找你。”

“别!你一来我隔天又要下不了床了,我忙着呢!”

“……”

画面里的君莫笑似乎完全没有错愕的时间,韩文清一打完字,那边就飞快回了消息——看来退役后手速一点也没退步。

“打一场够了,你老人家该休息了。”

韩文清皱起眉,被年纪相仿的家伙动不动就说老,「老韩」、「老韩」地叫个不停,他的脾气从来不是以好著称:“你就不老?”

“还不够。”

短短三个字,但韩文清是心领神会:不够,对胜利的追求还不够。

他和叶秋一样执着于胜利,只是一个以一往无前表现,而一个以更加变通的方法,但目的地都是同一个方向。

“你还记得那一年的决赛?”

叶修笑而不答,但彼此都知道对方想到的是哪一场。

 

 

“老兄……这哪?你不会输了怨恨要将我杀人弃尸吧?”

拳皇的操作者一脸阴沉:“是谁报路的?”

“呵呵……为了避开人群绕一下远路罢了。”明知对方是不懂幽默的主,叶修还是故意开个玩笑。

这个独角笑话过后,车内顿时安静下来,韩文清熟练地操纵方向盘,顺着山路蜿蜒而上。

近几年来电子竞技崛起,荣耀联赛为大众所知,总决赛过后的体育馆外挤满人潮,进而影响到各大要道,恐怕也只有往山上的路比较僻静了。

“你为何不肯接受采访?”

“你问的太多了,我和您不是挺熟。”叶修似笑非笑回答,随手掏出一包烟,面带期望地看向他:“抽烟吗?”

“开车抽什么烟?”

叶修叹了口气,恋恋不舍地摸了烟盒好几下,才慢慢收到口袋。

“你抽吧。”韩文清淡淡地说。

叶修也不客气,求之不得地就点起烟来吞云吐雾。

又是一阵寂静。

由于叶修没说接下来要往哪去,韩文清也不能就这么把死对头载回自己俱乐部,韩文清索性将车停在山腰的路旁空地,等待叶修下一个目的。山上气氛比较宁静,夜风从打开的车窗吹拂进来,初夏的夜晚相当宜人,头顶的繁星也闪烁得玲珑晶莹,别有一番景致。

对于韩文清没常识地将车停在向来是约会胜地的半山腰间,叶修也没多言,就只是视线穿过车窗望着夜空,执烟的手搁在车窗,夹在两指间的烟灰不知不觉燃到尽头。

沐秋,我依照约定拿到冠军了,而且不只一个,那本来应该是我们一起接过的奖牌。

车在路边熄火,没有人下车也没有人打破沉默。对于优胜者为了躲媒体和粉丝没有和战队一起庆功,韩文清也没多问。他觉得他不需问,因为下一次定换他体会优胜的滋味。

 

 

“……烟少抽点。”

“说我,你自己也多注意。”

“我说过,我等你回来。”

“这么一把年纪了,肉不肉麻?”

“……”

“我一定会回去。”

韩文清带着淡到看不出来的笑意哼了一声。

快点回来吧,你也躲得够久了。没有你的荣耀路上,果然有点小乏味。

 

2012/11/22


评论
热度(3)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