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全职高手]枪王的假期

*推广周小呆用,无CP(洗我洗我洗我~~)

*多自创人物,大量脑补,慎入

 

一条人影被大衣裹得厚实,颈部围着围巾,头戴压低的毛帽,脸上戴着墨镜和口罩,就连双手也插在口袋,斜背的侧背包看起来没有多少行李,使得这人的脚步还算轻快。由于春假期间大冷天气,也没人多瞧这密不通风的怪异装扮一眼。

周泽楷直到进了屋子,才开始除下身上过重的行装,大半的行李可说是被他穿在身上了。

一进门,饭菜的香味就迎面而来,母亲忙着端菜布筷,忙进忙出,看到久未见的儿子高兴地招呼了声,又进厨房去了。除了母亲之外,还有另一个女大学生,也在旁边帮手,手里拿着两碗饭,看到他时呆了呆,动了动嘴唇不知该说什么,放下饭碗也跑进厨房去了。

周泽楷倒也没忘,那是读大学借住自己家、和自己同年的表姊,因为自己长年在外,母亲一人也寂寞,所以很欢迎这个兄长的女儿来借住。

周泽楷对此也没什么意见。不过他一向对什么都没意见。

周泽楷还来不及插手帮忙,两位女性就手脚麻利地准备妥当,桌上摆满丰盛的家乡菜。周泽楷落座。自从父亲走了之后,一个圆桌只坐两人,总是让人倍感寂寥,也难怪母亲想找个伴。

“小楷啊,这些大明虾现捞的,新鲜!多吃点!”

“好。”母亲准备了他喜欢的菜,周泽楷当然乐于接受。

周母太久没亲眼见到儿子,虽然在电视、杂志上看了不少,但还是不足以满足思子之情,问了一堆儿子生活、工作上的相关,周泽楷依然是他应对采访时的“嗯喔啊”回应。

“小楷,什么时候交女朋友啊?”

“唔……”周泽楷停下剥虾壳的动作显示为思考,时间大约一分钟,“不知道。”思考过后的答案。

“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啊?”

“没有。”

“有的话要带回家给妈妈看看啊!”

“好。”

女朋友的话题结束。

“小楷,你也别顾着自己吃,也顺便帮小梓剥剥虾壳啊。”

周泽楷的母亲这么一说,一直沉默吃饭的表姊夏梓差点没跳起来。这个表弟连她的名字还记不记得都说不准,就叫他用那双手剥虾给她吃?

夏梓整张脸都发烫了。从刚才周泽楷在剥虾时,她就无时无刻不偷瞥那一双看起来很漂亮的手,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在保养,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指节白皙修长,跟弹琴的没两样,玩游戏也要有一双好手吗?而且剥虾流下来的汤汁,周泽楷也都把它舔到嘴里了……夏梓想到这,顿觉注意这些的自己有些下流,不敢抬起头来。

“……”母亲嘱咐了这一声,周泽楷停了一下动作,接着把手上的一只虾剥完,就站起身到后边洗手去了。

“不、不用了姑姑,我自己、自己剥就好……”夏梓趁机结巴地婉拒。

跑去洗手了,果然没有意思帮她剥,不会觉得要帮客人剥虾太冒昧吧。夏梓有些落寞地夹了一只虾到自己碗里。

这时,洗完手的周泽楷回来了,又抓起只虾剥起壳来,在夏梓还在发呆时,一只剥完壳完整的虾就丢她碗里了。

“咦?!”夏梓睁大了眼,瞪着碗中那一只赤裸裸没有虾壳掩护的虾,活像那是一只活蹦乱跳的大龙虾。

“洗手了。”周泽楷答道,又剥起另一只。

夏梓是一直关注周泽楷反应的,所以才很快地回过神来他是指洗过手才帮她剥壳的,当下有点感动。

接下来周泽楷以惊人的速度,每一只虾都被剥光完整美好地落到夏梓碗里,直到脸红到不行的夏梓忙喊够了够了才停下。

晚饭后,周泽楷陪母亲看了会电视,就回房了。夏梓端了切好的水果去敲周泽楷的房门,周泽楷开门后,她很讶异对方居然没在网游。

“……你没在玩?”

“嗯?”周泽楷一头雾水。

“游戏。”

“喔……放假。”

“放假就不玩?技巧不会生疏?”对方那么寡言,自己就得负责多说一点,以免话题接不下去。一方面夏梓也有点意外,照理说他们这些职业选手不是很看重状态吗,而且也都是游戏迷,不玩游戏还能有什么消遣?

周泽楷接过水果盘想了想:“还好。”

周泽楷依旧惜字如金的调调,回答完看夏梓还站在门口,他也就端着水果盘站门口陪着一起发愣。

夏梓有点无奈,她自己也不是多爱讲话的人,但根本无法跟这位表弟匹敌。对周泽楷不熟的人,甚至一些荣耀联赛的粉,都还有认为周泽楷是故意装沉默搞冷场以塑造个人形象的,但至少算一起长大的她是清清楚楚。

坊间有一种说法,小孩子小时候说太多话,以后长大就没话可讲,但周泽楷从小就很安静,是那种杵在大厅半天可能还不会有人发现的类型,所以和其它亲戚的小孩交流也不像其它孩子多。夏梓国中的暑假还满常到周家玩的,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晚她和周泽楷闲聊,那晚周泽楷的字数简直破了整个暑假她能听到他开尊口的字数纪录,而他们当时在聊的,是游戏。

玩游戏,小孩子都爱,但玩游戏的大多会变成游戏宅。而周泽楷后来成为这些阿宅中的佼佼者,甚至去年还登上联盟第一人,手上的角色“一枪穿云”的枪王之名如雷贯耳,理应宅上之宅,但不晓得他身分的人,十个中有十个见到他无法把他跟阿宅画上等号。

周泽楷在学时,长相就很出众,身材挺拔,运动神经也优秀,每学期选班长,一定在候选名单中——先不说会不会管事,光是站出去代表班上全班就与有荣焉有没有?要不是太低调,女同学们无不前仆后继的。

对啊,就是太低调,简直浪费他那张脸!

谁知他国中一毕业就跑去玩网游,没几年就跟职业战队签约,现在已是炙手可热的电子竞技业第一名人。

夏梓陷入了回忆,周泽楷也不知陷入了什么,就呆滞地跟着站在门口半天,直到夏梓总算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道过晚安离开。

接下来的几天假期,周泽楷就赋闲在家,哪也不去。想想也理所当然,一出门就得戴帽戴墨镜,谁想出门惹麻烦。宅在家的周泽楷也没上线,整天无所事事,周母也看不下去,就叫他陪夏梓出去逛逛。

宅男似乎就是不适合出门,这一逛,就逛出事来了。

几个混混从正前面大摇大摆走过来,不知是不是前一晚落枕而头歪一边,目光很明确对准了他们两人,很明显地有不良企图。夏梓内心已经敲起警钟,但周泽楷还是迟钝地直直往前走。

“喂,你们这对小情侣,佳节出来逛街啊,压岁钱应该领得不少吧?”

听这话很明显就是要钱。

“我们没有钱。”出来逛逛还碰到小混混,夏梓有些生气,看看四周,街道上因为年假还很冷清,少数经过的人也明哲保身,快步通过。

“没钱的话,那正好我们兄弟拳头痒了,小伙子看你长得还满人模人样的,让我们揍个几拳了事?”

戴着墨镜和帽子的周泽楷陷入了思考:“……”

“你们别乱来喔!”夏梓有点紧张,手伸入口袋想偷偷拨号出去。

“多少?”

“啊?”

周泽楷脸色如常地问:“要多少?”

夏梓和混混这才反应过来,混混嚣张地问:“你身上有多少?全部拿出来!”

周泽楷索性把皮夹拿出来,掏出里面的纸钞。

“喔,看不出来还满有钱的嘛!算你识相!”混混们一副不敢相信自己好运地接过钞票,喜孜孜地就走了。至于夏梓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但她不敢相信的是周泽楷居然呆到就这样奉上身上的现金给随便几个流氓,如果在游戏里双枪在手,还怕不能把几个低三下四的流氓打得屁滚尿流吗?

可惜这是现实。

“你干嘛交出皮夹!”

周泽楷:“只交出钱。”那皮夹可是名牌,已妥妥放回了口袋里呢。

“……那你干嘛交出钱?”

“不想被揍。”

“……”夏梓泪流满面。大哥你很诚实嘛,在女孩子面前不是都该逞一下面子说一些不想跟瘪三计较的场面话吗?

看夏梓气到哑口无言,周泽楷淡然解释:“手不能受伤。”

“……算了,回去吧。”还没逛到什么,夏梓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也不能怪周泽楷,打架本来就不好,何况手对职业选手来说是很重要的工具,万一打架受了伤影响操控,那可谓因小失大。周泽楷是对的。

“还有钱。”周泽楷翻出另一边的口袋。意思是要再逛也没问题。

“……”敢情这种鸟事不是第一次发生吧?帅哥生存困难啊!

“算了,不用了,我也没有想逛的……”眼眸转了转,夏梓灵光一闪,“明儿个我和同学有个小聚会,你也一起来吧?”

“唔……”周泽楷脸上写着为难两个字,但夏梓看了反而更想勉强他。

“不管!算是今天没逛到的补偿!”夏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那些同学都是敦品励学的正职大学生,可不懂游戏,你可别多说有的没的。”

 

 

夏梓自己也明白这事先声明是多余的,周泽楷根本就不可能多开尊口,夏梓这样说,无非说明她那些同学不会认识目前还炒得火热的联盟第一人,于是周泽楷也没多做夸张的伪装。

和夏梓的一票同学会合用餐时,周泽楷一拿下墨镜帽子,出色的外表加上和夏梓同行引来七嘴八舌,但因为周泽楷吐不出几个字的闷葫芦性格,也没聚集多久焦点。

“我怎么觉得小梓妳这位表弟有点眼熟?”有个女同学打量了周泽楷半天,却一直想不起来哪里看过这张脸。

“没有吧。”夏梓呼吸停了一下,该不会她这同学看过一枪穿云的海报吧,轮回夺冠的那一段时期,每间超商都贴了周泽楷和一枪穿云代言荣耀的等身海报。

“没见过吗?”

见对方看着自己问话,周泽楷摇头。

那位女同学似乎对网游没兴趣,没特别去注意超商的海报,这一唬弄就过去了,如果换成是任何一个有接触的,早就鬼叫着要签名了。

吃完午饭一伙人感慨平常课业繁重难得放假聚聚,提议一起去游戏场玩玩,纾解一下压力。

周泽楷一副没啥兴趣的样子,但也不反对,就跟着走。一群人到了游戏场,就各自去找自己有兴趣的游戏机去了,男生们跑去玩格斗游戏,不然就是赛车、投篮机,女孩子小团体行动,纷纷围在夹娃娃机前跃跃欲试。

“这好可爱喔!”

“最近这只蘑菇很红呢!”

“好想抓一只!”

说着,已经有女孩子动手尝试了,但平常大半时间专注在课业上,对这种需要诀窍的玩艺也不可能马上上手,“唉呀,就差这么一点。”

“我也失败了!”虽然夹不到,但女孩子们只是夹好玩的,也不在意是不是有夹到东西,霎时间惊呼笑声此起彼落。

夏梓看周泽楷就一根木头似的杵在游戏场中央,心想难不成他很少来这种大众的娱乐场所吗?朝他挥挥手:“你也过来抓抓看吧?”

“有抓过吗?”

“有吧?抓给女朋友之类的。”

女孩子们也吱吱喳喳你一言我一语起来了,周泽楷摇摇头表示没抓过,投了币后就专注研究要如何操作。

没多久,就见机器手松松抓住磨菇头缓缓升起,围观的女孩子都很紧张,但也不抱什么希望,因为她们也都是抓起来后又掉下去的,所以“抓起”并不是重点,关键是“落下”。突然机器手就好似手滑的那么一个晃荡,夹着的布偶很“凑巧”地掉进了出口……

“啊……”

“抓到了……”

“运气吗这是?”

“没看清楚……”

女孩子们抓着掉下来的布偶,面面相觑。

然而这仅仅是他们抓到的第一只。接下来重复起“娃娃被夹住、摇摇晃晃、莫名其妙掉到出口”的过程,最后每个女孩子都人手一只。

“哇,小梓表弟有天份!”一个同学将夏梓拉过去说悄悄话,“妳说他现在没在读书嘛,不如抓娃娃去卖?……不过抓太多可能会被轰出去,禁止来往喔。”

夏梓啼笑皆非。叫周泽楷去卖娃娃,要卖几十年才能有他一场比赛的收入啊!不过他退役后说不定还真的可以走这一行?想到抱着一大堆娃娃的周泽楷,夏梓忍不住笑了。

太容易夹到,很快就失去兴味了,很会抓娃娃的男孩子也不是那么稀有,总有一些会特别练习来博得女友欢心的,于是女孩子们也没太当一回事,嘻嘻哈哈地转移阵地。夏梓眼睛一转看到某个游戏台,内心“啊”了一声。

“这里这里!”夏梓掩饰自己的激动,强装若无其事地拉住周泽楷,“来玩玩这个吧?”

他们来到射击游戏机前。这游戏机提供客人使用模型枪面对屏幕射击,还设计得连枪枝的重量、音效和视觉效果都有强调到,虽然处在大众的游戏场所,旁边却也装饰了一些假草假丛林,是喜欢野外射击游戏客人的最爱。

看着周泽楷投币后有些不太习惯地拿起模型枪的夏梓,想着如果可以拿出相机来拍一下就好了,即使周泽楷遮掩了长相,但她知道照片里的是枪王就好。

呃,不,严格说来,“枪王”这称号是给一枪穿云的,但一枪穿云不也是到周泽楷手上才得来这与“拳皇”、“剑圣”等其它神级账号并列的地位吗?

游戏开始了,周泽楷不至于不会玩这种大众化的射击游戏,但他也没有显得多亢奋,甚至有点无精打采,却一派轻松地弹无虚发。游戏结束后,成绩赫然罗列排行第三。

虽说是枪王的操纵者,但实际拿着枪射击和使用鼠标和键盘是大不相同的,但周泽楷还是就这样毫无激情地轻而易举攀上那个来来往往不知多少玩家角逐的榜上前茅,可见游戏神经还是能从一个游戏应用到别的游戏。

由于游戏场有越来越热闹的趋势,周泽楷也不敢在射击机前多做逗留,马上又移动了位置,这次夏梓也没什么主意,自己对游戏没什么偏爱,也只是随便绕了下,看其它游客玩些什么。

“喂喂喂,小兄弟你等一下!”

一个不认识的男性客人坐在角落不知什么的游戏机前,开口叫住周泽楷。周泽楷和夏梓都是一愣,担心对方是认出了周泽楷,但那玩家显然没有多观察周泽楷的脸,只挥挥手道:“我看你们从刚才就绕来绕去,不知道要玩什么吧?不如跟我对战一下?”男性客人指了指他对面的机台。

原来是这样。夏梓松了口气一看,那是一款叫做“格斗霸主”的格斗游戏,可以和附近联机的机台一对一对战,多人还可以多机进行团队战,深获格斗迷玩家的欢迎,最近似乎又更新了版本,新增了人物角色,但因为这款游戏无论攻击、闪避都很要求玩家的操作,难度摆在那,自然不是每个门外汉随便尝试都能玩得有成就感。

但有时就是因为这些难度,才吸引一些玩家趋之若鹜,否则在家打打小蜜蜂或是马力欧就好了。

“说你呢,还发愣?”

看周泽楷站在那无措的模样,男性客人有点急切地说:“我的朋友们都还没来,先跟我打一场……你有玩过吧?”

如夏梓所料,周泽楷摇了摇头。

这些年扎在荣耀里,虽然也不至于没接触其它游戏,但也只是业余随手玩玩,周泽楷还真记不住有没有碰过这款游戏。

“那……别管了,试试试试,很好上手的。”

对方只是想趁朋友来之前练练手感,虽然抓到一个没玩过的人,但也管不了那么多,大不了自己打慢点就是,所以那“好上手”不过就是安慰人的瞎唬弄。周泽楷哪知这些,盛情难却地在对面机台坐下,随便研究了下按键和游戏杆,就被抓入游戏。

 

 

一群人有说有笑地踏入游戏场,熟门熟路地就来到目标的游戏机,一看一排背靠背的游戏机前已坐了两人,一时间愣了下,待认出其中一个是熟识的人,就绕到那人后面:“老王,先抓了人开打啊?”

“你又来了,不会又欺负没玩过的路人吧?跟NPC打不就好了?”

见他们口中调侃的“老王”瞪着屏幕一脸紧张,也不理睬他们,一伙人朝屏幕看去——被破坏得乱七八糟的小吃店场景里那被痛揍的赫然是老王爱用的角色。

“不会吧……你是被打得那么惨的那个?”

因为这游戏卖点就在赤手空拳的格斗,因此角色是不配戴武器的,而对手展现的敏捷和准度,显示这玩家的操作手速非同小可,但呈现的又只是些基本的动作操作,没见使出什么大招,让人很顺理成章地怀疑这玩家根本就不熟这游戏。

可是不熟这游戏的人可以把一个每天总有四、五个小时耗在这儿的老鸟虐成这样,不用任何大招?

技能的按键设定,就算是新手随便拍按键、动游戏杆,都可能侥幸使出大招让对手一时忙得手忙脚乱,但老王这对手的每个操作都是有目的的,因此意外触发大招的可能性也降低许多,于是旁观者就看着对方的角色等同是用拳头和踢击缓慢地制造伤害。

“这也太牛逼了吧,这样一通打连攻略都不必看嘛!”

老王在他们一伙里虽不是顶尖的,但也没人有本事把他虐得无招架之力。一时间众人都沉默下来,没人敢再说话,眼睁睁地看那对手光靠普通攻击和闪躲就将朋友那气功师击毙,直到屏幕闪出KO两字,才大梦初醒。

胜负分晓,对面的人站起身就要离开,一伙人看被狠扁一通的老王失魂落魄没有反应,有人起招揽之心就开口挽留了:“你很厉害呢,咱们打团体战?要不要?”

一有人打破沉默,其它的人也都忙不迭要过来见识打败老王的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

结果当然不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但也不愿满足这些格斗迷的好奇心,对面的人即是周泽楷,他压低帽子收紧下颚,让人只看到他的嘴,摇了摇头:“不会。”说完就快步走开了。

那伙人还纠结在那,不会?这是不会打的意思吗?

夏梓跟在周泽楷后面也走了,旁观的她甚至比周泽楷还热血沸腾,虽然周泽楷随便点选的角色没有手持武器,不过在那格斗游戏里的表现,让她就是浮现出那灰色长风衣和黑色礼帽——张扬施展着枪体术的一枪穿云的风采!

只是胜了一场,在他们身后围观的人就有增加的趋势,怎么能再继续下去打团队赛呢?按照周泽楷的赛场风格,没多久就会被发现坐在这里玩大型游戏机的是目前的联盟第一人了!

还在内心回味方才精彩的对战,夏梓笑道:“你说你第一次玩,却在损失一半血量之前就把老手打在地上没机会再起身,一定吓死他们了!”

原以为那闷葫芦只会回个“嗯”了事,周泽楷竟回过头,微微笑了。

“还是荣耀好玩。”

夏梓愕然。

要让周泽楷讲那么多字实在不容易,那一句让夏梓发现,原来周泽楷也是热爱荣耀的。

不然也不会踏上职业选手了。

即使平常什么都不说,在采访时也完全没让人看到霸气或斗志外露什么的,但到了游戏中,就冲在任何人面前如入无人之境,每个见识过的人没有不怀疑,那无敌神枪手的实际操作者究竟是不是这个寡言木讷的家伙。

 

 

那个下午因为已经引起一伙人注目,周泽楷和夏梓也不敢在游戏场久留,和夏梓的同学告辞一声就急急走了。

接下来平静了几天,但夏梓总觉得周泽楷更加魂不守舍了,似乎这样的假期让他觉得无聊。

想上荣耀呗?想再重临双枪射击的威风了?

很快地到了周泽楷在家的最后一天,夏梓出了门一趟,回来却被一个消息吓的大惊失色。

“小梓,刚才有妳同学来电。”看着电视的周母转过来跟她说了一声。

“喔。”夏梓无所谓应了一声。

“小楷接的。”

夏梓顿了一下。周泽楷会接电话?该不会都闷不吭声让对方以为拨错了吧?

“是小亭喔。”周母又补充了一句。

……!夏梓又愣了一下,才感觉到惊恐,一时间闭住了呼吸。

小亭是她最要好的朋友,从国中以来就没断过联系,虽然不同校,但距离也不远,她们常聚会没错,常通电话也没错,但是接电话的是周泽楷……有话就说的小亭会跟周泽楷讲什么,她好害怕去想象……

夏梓回到房间后,越想越不放心,立刻拨了小亭电话。

“妳刚才打来没说什么吧?”夏梓劈头就问,即使在自己房间,还是下意识把音量压得极低。

那头的小亭回答:“刚才喔?是妳表哥还是表弟接的哦。”

“表弟!”

“喔,你们同年嘛。”

“妳没有讲什么吧?”夏梓暗暗祈祷着。

“没有啊。”小亭一个意外的停顿让夏梓心提到嗓子口,接着小亭就一鼓作气地说,“我只说妳是他的大粉丝,有一大本他的剪报,甚至还买了他的海报……妳那海报还贴着吗?”

谁会就这样大剌剌贴在他本人家里的客房啊?夏梓可以想象话筒那头损友恶作剧的笑容,牙齿咬的格格作响。

接着心惊胆颤地问:“周泽楷什么反应了?”

“他啥都没说啊,要不是有嗯个几声,我都还怀疑他是不是把话筒放着就走了呢……唔,就最后讲了声再见,他真的跟电视采访一样,不太讲话耶!哈哈!”

夏梓可笑不出来,以往讲到周泽楷,她总有一堆话好说,但如今还是哀怨成分多一些:“……妳为什么要讲出来啦!”

“有什么关系嘛?妳又没有说不能讲,他是妳表弟耶,粉他有什么关系?”

“妳不懂啦……”夏梓欲哭无泪地挂掉电话。

因为、因为她从来没让他知道她也有在注意他的消息嘛,也因此开始玩荣耀,虽然玩得不太好,还是积极地加入轮回公会,和一大群的周帅迷在那里发花痴……而且身为表姊,虽然只大了几个月,她还是很认真地维持表姊形象的,就连谈到游戏时,也要装模作样地摆出“沉迷游戏不是什么好事”的严谨读书人架子,可是现在让周泽楷知道了她是他的粉丝,那她之前的立场怎么办啊啊?

讨厌死妳了啦!臭小亭!

 

 

假期结束的周泽楷离家归队时,羞于见人的夏梓表姊没有来送行。

周泽楷背着和来时相仿没什么分量的背包坐上开往S市的巴士。

至于发现表姊偷夹在他包里的信是过了好几天之后的事。

上面只写着:“恭喜你夺冠。”

 

 

别在意女主角(?)她就是个迷妹。

 

2012/10/10

 

评论
热度(2)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