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進巨]愛是一種信仰(艾利)-9

9.

那一晚艾連睡得不是很好,麻藥效果還在的時候腦子酥茫茫的,但隨著藥效慢慢退去,睡意似乎也一併消散了。

艾連睜著一雙大眼環顧房內各處,這是非常簡陋的房間,卻盡其所能的保持整潔,整個房內遍佈嚴謹自律的氣味,看得出主人的務實性格。里維這個人既嚴厲又寬容,自制卻不受控,艾連還說不出個所以然,但已然把他視為嚮往的目標。

半個夜晚艾連在地鋪上翻來覆去,一想到就往床鋪方向望,距離直線一公尺的那個靜默無聲的仰臥身影帶給他無與倫比的安心感,彷彿整個地下街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在這裡。

艾連握住口袋裡那枚一直沒花掉的鋼幣,腦中塞滿了各式各樣的思緒,從見到阿卡曼家的慘案,到進入地下街,在里維住處這段日子的經歷,以及未來的事……

已經救出米卡莎了,艾連卻沒有英雄式的自豪感,若是沒有成功制伏那些惡人、米卡莎沒有起身抵抗,他們今晚就不能安寧地躺在被褥中了……

里維說的是對的,他說過的話都以各種方式驗證了,反倒是生存在陽光下的自己有如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艾連將自己裹在被子裡,以降低自己翻身造成的干擾程度。即使睡在床鋪上的里維沒有動靜,艾連卻沒來由地察覺到,自己刻意壓低的動作還是或多或少驚動了里維。

天還沒全亮,門外傳來走路的聲響,艾連知道那是弗蘭。他無聲地呼出一口氣,躡手躡腳爬起身,鬼鬼祟祟離開了里維房間。

稍晚里維出了房間後,弗蘭一人坐在餐桌邊,向他招了招手。按照伊莎貝爾的習慣這時間還沒起床,而那兩個年紀最小的孩子也不見人影。

「艾連一大早就帶米卡莎跑出去了。」弗蘭喝了口水,一臉對小孩子的活力充滿欽佩的表情。

「自從有同齡的玩伴後,小鬼就沒那麼黏你了啊。」弗蘭笑著說,「不過他現在已經很信任你了,一開始戒心那麼重的說……你從以前就很常受到小孩子的信賴,像伊莎貝爾就是。不過,艾連他們畢竟還是地上的居民,總有一天要出去的吧。」

「弗蘭。」

注意到里維深沉的表情,弗蘭自覺地嚴肅下來,「嗯?你有什麼打算?」

「盡早讓那些小鬼離開。」

「……不能找憲兵,是吧?」

弗蘭心下了然,也陷入沉思。雖然是人口販子,畢竟也是三條人命斷絕在地下街,被他們打傷的一行人至少得躺上十天半個月,但難保他們痊癒後不會對憲兵透漏「紅圍巾小子」的身分。若要避免小鬼們留下案底,趁早經由別的管道將他們送出地下街才是要緊。

「就算不透過憲兵,死了三個人還是沒辦法輕易矇混過去……」弗蘭苦惱地沉吟。那三名人口販子還是從地面來的,不像地下街居民那麼好抹滅身分……

「地下街發生的命案還不就幾個原因?私人恩怨、利益糾葛、一言不合。」

聽見里維淡然的話,弗蘭眼睛微微睜大,「你打算由我們擔下罪名嗎?」

「死於幫派間的糾葛,這連憲兵也無可介入。」

弗蘭勾起的嘴唇弧形有絲僵硬,感覺是很勉強扯出的角度,「沒必要做到這地步吧……小鬼們年紀尚小,又是正當防衛,也許不會受到刑罰。」

「我只是挑最省事的路走,即使是小鬼也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

看同伴換了個粗魯的坐姿,弗蘭了解他的言外之意。

「里維……即使憲兵一向對地下街睜一眼閉一眼,還是多少會落下把柄在憲兵手裡……你不是最討厭跟他們打交道嗎?」

「那群廢物有臉提出來就提。」里維一臉無所謂。

弗蘭嘆了口氣。里維雖然表面強硬刻薄、不在乎他人死活,相處久了便會發現他容易心軟;看似強大冷酷,卻意外地能同理弱者,話說得再難聽,只要力所能及,總是不吝惜張開保護傘……

而會費那麼大的勁幫助小鬼,豈不是把他視為自己人了?里維對自己人是相當護短的。

一思及此,微笑重新掛回弗蘭臉上。

「……我懂了。關於送艾連他們離開的方法,倒是有一個機會。」

弗蘭一手抱胸,一手抵在下顎認真提議:「你還記得之前有某人一直想辦法要聯繫我們嗎?」

里維不消多久就從腦中記憶庫取出相關資訊。

不久前有個「某人」經由中間人與他們接洽,交給他們一樁任務,酬勞是地面的居住權和一大筆金錢。

由於對與可疑人物打交道的排斥心理,這樁買賣被他暫時擱置了。

「那個某人還沒放棄?」

弗蘭聳肩,「我派人調查過,委託人是尼可拉斯‧羅沃夫議員,主張廢除調查軍團。也許是因為這樣,調查軍團和他們槓上了。」

「委託人的身分和調查軍團的糾葛,與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里維面露警戒。

「可是利用這個機會可以把小鬼們送出去,取得那份文件的酬勞也是我們想要的,我相信對付調查軍團對我們來說沒有什麼問題。」

里維看向弗蘭,他知道這個友人有多渴望離開地下街。

「那個人近日就會想辦法接近我們,我們要接這生意的話只要配合行事就是了。」弗蘭認真凝視著他,低聲說:「我們都很想不必再經由山洞的頂端見到真正的藍天,你也是吧?這是個離開這裡的難得機會,不但獲得新身分,就算有了案底也不再重要。你不想到地面去嗎?」

沉默良久,里維總算妥協似的吐出一口氣:「就照你說的。和委託人聯繫吧,問清楚任務進行方向——還有把伊莎貝爾挖起來。」

 

雖然同時來到地下街,艾連畢竟比米卡莎多出十幾天的自由,一有機會,自然現寶似的帶著米卡莎導覽起地下街。一天下來,兩個孩子的行程極其充實,可說「十二號街區一日遊」毫無遺珠之憾。

密醫的屋子依然瀰漫著濃厚菸草味,今日傷者人數不少,劊子手奸笑得合不攏嘴。冤家路窄,艾連看到當中有不少是昨天里維他們揍過的人,只好拉著米卡莎躲在門外偷窺。山猴發現了他們,跑出來露出發黃的牙問艾連是不是傷口裂開要來補縫。艾連眼珠縮了縮,言之鑿鑿地否認了;他今天特別確認過,里維縫得很扎實!

之後他們經過妓院,除了看到感覺跟里維頗有交情的吉娜小姐坐在櫃台以外,艾連還看到之前在七號街區救的那個小女孩。小女孩正抱著一堆被單要出去洗,一見到艾連,眼神也流露出驚喜。吉娜抽著菸,笑著介紹那新來的小女孩名叫狄琳。

妓院早上客人較少,吉娜讓艾連、米卡莎坐到高腳椅上,招待他們無酒精氣泡飲料。「里維介紹的小客人嘛。」吉娜友善地眨了眨眼。

吉娜在地下街也是從一個普通的妓女做起,後來終於存夠了錢買下妓院所有權,卻被流氓找碴,是里維替她擺平的。

「都是辛苦過活的,我們也不比別的職業輕鬆哪。一般人輕賤婊子,但里維老母也是婊子,知道這件事的人,必定會有許多人感謝庫契爾沒在麻煩的拖油瓶還在腹中時就把他流掉,我就是其中一位啊。」

吉娜搖著高腳杯中的冰塊,溼潤的紅唇泛著光澤,講著某些半實現半預言的話語。狄琳把被單丟著,跑過來坐在吉娜旁邊,津津有味地加入聽眾的行列。聽到這裡她眨了眨眼,帶著疑問看向艾連,問:「你看不起妓女嗎?」

艾連沒想到會被問,一時語塞。反倒是旁邊一直默默無語的米卡莎答話了:「那要看你有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艾連趕緊附和:「呃……米卡莎說得對,我不會看不起妓女的。」

狄琳鬆了一口氣,笑了:「那就好。」

「該走了艾連,你不是還要去別的地方。」米卡莎跳下高腳椅,不由分說地表達離開之意;雖然米卡莎沒什麼表情,狄琳卻隱約感到她對自己懷有戒心。

「好吧,我們也該走了,吉娜小姐和狄琳要好好保重喔。」

告別妓院後,已經差不多是中午時分,艾連帶米卡莎來到飯館。早上他說要帶米卡莎出來走走時,弗蘭給了他幾個鋼幣,點幾塊餅應該還夠支付。木森老闆一見到艾連便認出來了,熱情地和他打招呼。

上次艾連和里維坐的最裡邊的位置已經有人,艾連只好選擇進門旁邊的位置入座。

「這是地下街最好的飯館!」艾連不負責任地誇下海口,雖然他也就來過這一家。老闆聽了龍心大悅,多送來了兩碗芋頭清湯。

「上次我就是跟里維來這裡吃的。只要我把湯滴到桌子,袖子又不小心『迴』到,他就拉下臉,很兇惡地瞪著我!你有沒有看過他兇人的樣子,實在是會嚇破膽,可是我沒有。」不滿十歲的男孩意氣風發,自吹自擂。

米卡莎嘆了口氣,「這一路上只要閒下來,艾連你就一直在講他。」

「是啊!他真的是一個很潔癖龜毛的人!這種個性在地下街不是很難受嗎?不知道他會不會想離開這裡,到希干希納來住也不錯啊,稅金比別的地方低呢,我應該告訴他……」

木森老闆娘這時正好從外面回來,湊過來加入話題:「我好像聽到你們在談論里維,他今天沒來?」

「嗯……今天是我的導覽時間。」

老闆娘露齒笑了幾聲,彎下腰對他們說:「里維的愛好我也略知一二喔。」

「是什麼?」

本來想忽略她自顧和米卡莎聊天的艾連轉頭緊緊盯住她,全神貫注地等待回答。

「他對紅茶情有獨衷。」老闆娘不帶惡意地展顏而笑,「他還從我老伴那裡贏了一盒高檔紅茶呢……明明是混混,卻喜歡高級飲品,真讓人好奇他是用什麼樣的茶具來泡茶呢。」

艾連回想里維拿茶杯的特殊手勢,以及慢條斯理喝茶的模樣,也嘻嘻笑了起來。那套茶具還有立體機動裝置應該是里維屋子裡最昂貴的東西吧。

從飯館出來後,艾連帶著米卡莎來到鐵匠的小鋪子。

泥灰一見到他,臉色一變,立刻一言不發將他們帶到內屋。

「紅圍巾的小子,你怎麼敢在沒有里維的情況下到處亂走。」

泥灰難得開啟金口,卻不是可以賣錢的情報。雖然說情報販子不講人情,只要能得利親戚好友都可以出賣,艾連此時卻覺得泥灰和里維還是有交情的。

「我是有事想麻煩你……」

艾連垂下眼,在口袋裡磨蹭了許久,才掏出一枚硬幣,「……不想讓里維知道。」

泥灰盯著他看了半晌,又看向米卡莎頸間的圍巾,默默取過艾連手上的小東西。

在泥灰工作期間,艾連停止對米卡莎灌輸里維的大小事務,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鐵匠工作。他花了半天以上的時間在十二號街區閒逛,最後才總算下定決心到這裡做這件事,拜託這個情報販子做他的兼職……

這個工作簡單至極,泥灰沒兩下就完成了,在浮現鏽斑的鋼幣上平整打了一個小洞,還自動附贈了條皮繩。

「謝謝你!」

艾連如獲至寶地收下,小心地將穿了繩的鋼幣穿過頭部,放進胸前的衣服裡。

「為什麼你要將那個東西戴在身上?」離開鐵匠鋪後,米卡莎不以為意地問。

艾連隔著衣服碰了碰微涼的小物品,一臉滿足。

「穿了洞之後我就可以隨身戴著它了,不然放在口袋哪天掉了都不知道。」答非所問。

 

他們回到住處時,里維戴著頭巾、三角巾,雙手抱胸黑著臉,有如一尊門神佇立在門口。

艾連暗叫糟糕,今天是掃除日!

「呃,里維……」

「去洗一洗,準備晚餐了。」

「掃除……」里維意料外地沒有出言責備,反而令艾連忐忑不安。

「明天補回來。」

「好。」艾連自知理虧,摸摸鼻子乖巧地答應了。

進到屋裡,里維脫下掃除裝扮,艾連跑到屋後,不知道拿了什麼又跑回來,恭敬地呈交給里維,「手巾洗乾淨了,還給你!」原來是昨日艾連拿出來幫米卡莎擦臉的手巾——出門前里維規定他要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

里維瞥了一眼,並沒有接過來,對著兩個小孩命令道:「你們可以開始收拾行李了。」

「咦?」

「想在這種屎窟一直觀光下去嗎?」

「……是要將我們交給憲兵嗎?」

里維斬釘截鐵,「不。」

艾連一愣,知道可以回到地面卻奇異地一點也不感覺喜悅,而且不是經由憲兵也讓他感到困惑。

從地下街上到地面要繳樓梯通行費,而且沒有地面居住權的人無法在地面久待就會被遣送回來。一般在地下街出生的居民,是不會有地面居住許可的。

那里維他們要如何送他們回去?

「那我們要怎麼出去?」

「你不需要問那麼多。」里維冷冷地答覆艾連的追問。

「你不說的話我寧可不出去!」

「你想增加我們的負擔嗎?」

「我們也可以幫忙賺錢啊!撿柴打獵什麼的都……」艾連看著里維的臉色住了嘴。

「反正時間到了你就得走。」里維不客氣地扯起艾連的後領,讓他面對浴室才放下,「現在趕快去給我洗乾淨,你身上臭水溝的味道。」

在狹窄的浴室裡,艾連邊搓著頭髮,還邊在思考這個問題,想當然沒有任何成果。

救出米卡莎後他反倒一點也不急著離開地下街了,但是里維卻像比他們還急。

 

隔天里維三人要出門時,艾連也打算穿上鞋子,卻被弗蘭阻止了。

弗蘭慎重其事地將雙手按在艾連肩上,對著他和米卡莎說:「我的少爺啊,地下街可不是個好的觀光地點,昨天的一日遊就夠了吧,拜託你們在屋裡避避風頭!」

艾連看到弗蘭三人穿戴了立體機動裝置,顯然不是一般的出門散心。

「你們要去哪裡?」

弗蘭苦笑道:「我們要生存下去也得做生意啊,而且這生意還因為你們的來訪停擺了一段日子。」

「少囉哩叭唆的,叫你留下來補打掃哪來那麼多廢話。」

里維一臉陰沉,艾連看到他將黑金竹小刀插在皮帶鞘裡。

「我回來後要看到打掃乾淨的房子。」

「只有我們兩個打掃整個房子?虐待兒童嗎!」不曉得該如何爭取外出權,艾連只能不滿地抗議。

「誰叫昨天的大掃除日你們不在,補做剛好而已啦!」伊莎貝爾把長得飛快已經快抱不動的小狗塞到艾連懷裡,「棕毛也拜託你們了!」

「小心門戶。」

出門前,他們又再叮嚀了一句,然後扣下立體機動裝置的扳機,沒幾下便在瓦斯氣體中不見人影了。

「米卡莎,學立體機動裝置好像挺酷的。」艾連望著他們離去的方向喃喃地說。

「可是很危險。」米卡莎顯然沒有同感。

那天艾連把整個屋子打掃了一遍。其實昨天才剛打掃過,環境已經很整潔了,但他還是絲毫不敢馬虎,還監督米卡莎把分配的地方做到完美,儼然衛生股長。

聽到有人回來的聲音,艾連志得意滿地跑過去要討賞,一和進門的眾人打照面,便生生止住了奔向門口的步伐。

弗蘭和伊莎貝爾臉上都有一些擦傷,整個人灰頭土臉,士氣也低迷不振。如果只有他們這樣,艾連還不會那麼震驚,可是居然連里維的狀態也沒比他們好到哪裡。

里維頭髮和衣領溼了一塊,還散發不佳氣味。

是操縱不當掉到水溝嗎?弗蘭和伊莎貝爾也就算了,連里維也……?艾連臉上霎時比自己吃癟更鐵青。

這一幕在艾連心裡留下不小衝擊,他從沒看過里維如此狼狽。里維的表情像在隱忍什麼,比過去任何一次艾連惹怒他的時候都還要陰沉。

他第一步踏進來時,怒氣滿盈到從每個動作散發出來,那尖銳的殺意讓艾連一時間動彈不得。

艾連出不了聲:到底是誰讓你變成這樣?

「唉唉,嚇到小鬼們了。」弗蘭安撫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把你們打掃乾淨的地板弄髒了……里維,別一副要殺人的臉了,笑一個。」

沒有人笑得出來,伊莎貝爾用力跺著地板,朝著天花板一通亂吼:「氣死我了!我要殺了他!」

這麼一吼,僵硬的氣氛反倒解除了,里維身上的殺氣瞬間斂去,踢開鞋子後一屁股坐到椅上,沒有刀箱碰撞的聲響,艾連這才發現三人身上的立體機動裝置不在了。

「……立體機動裝置呢?」艾連找回自己的聲音。

「被沒收了。」弗蘭苦笑,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那個臭金髮男!」伊莎貝爾揮著拳頭滿嘴詛咒,直接雙腳大張坐到桌上。

「伊莎貝爾,如果你的詛咒有效,那傢伙早在我們回來的途中就死幾百次了。」弗蘭無奈,「大家暫時冷靜一下吧。」

里維看來平靜多了,但艾連平靜不下來。他緊握拳頭,一股氣在肚子裡堵得難受。

「你們就這樣算了嗎?立體機動裝置被拿走了,那不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艾連轉向里維,氣勢洶洶,「里維,你就這麼坐著嗎?」

里維以一副下一秒就要噴髒話的表情瞪著他。

金髮男是誰?我去找他算帳!」艾連挽起袖子就想往外走,才走沒幾步,後領就被拉住,下一步怎麼也跨不出去。

里維輕而易舉將艾連整個人像小貓似的拎起,扔給手足無措的米卡莎,吩咐道:「看住他。」米卡莎點頭,聽話地將艾連整個抓住。

「衝動找死的小鬼,米卡莎還比你可靠多了。」

「你呢!還不是落湯雞一隻……嚇!」里維的眼神讓艾連噤了口。

艾連不敢再惹他,別開臉,打算找機會從弗蘭那邊求解答。

里維一屁股坐回原位,咬著牙沉思,似乎在想那個讓他弄成這副德性的調查軍團士兵。

 

那是艾連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跟里維等人到洞窟,以往因為里維他們有立體機動裝置,可以到洞頂曬太陽,但現在失去了垂直移動的工具,只能從下而上眺望看似遙不可及的天空。

里維仰望天空的表情平靜安詳,艾連大著膽子握住他的手,里維動了一下沒有用力掙脫。艾連暗自得意,偷偷打量他的手:里維手指刀削般的筆直修長,指節突出明顯,艾連注意到里維手臂上的咬痕已經淡化消失,那可是自己和他初次見面時打的「招呼」。也沒辦法,已經超過半個月了,那也不是多嚴重的傷痕。

艾連雖感到惋惜,但一下子又振作起來。

昨日他為里維等人義憤填膺,但當他得知里維也要跟自己和米卡莎一起離開地下街,馬上中和了對憎恨對象「金髮男」的評價。

艾連所知的是里維等人以加入調查軍團為交換條件,跟軍團的分隊長「金髮男」換來地面居住權,但詳細的情況就不得而知。他不知情的包括「將艾連和米卡莎順路送回希干希納且不調查他們的事」,也在里維與調查軍團分隊長交涉的附加條件內。

「里維里維里維……」艾連連聲呼喚,大有對方不應聲就一直叫下去的氣勢,拜他所賜,里維的名字在洞壁之間迴繞反覆。

「幹嘛。」里維的反應果不其然相當冷淡。

「你覺得駐紮軍團、調查軍團、憲兵團哪個軍團最強?」

里維聽到調查軍團臉色沉了幾分,垂著眼皮以輕蔑的口氣說:「我哪知,至少不會是憲兵團。」

里維是艾連見過操縱立體機動動作最漂亮的人,如果是他的話,加入哪個軍團一定都能如魚得水。

「我想加入調查軍團!」

男孩挺了挺胸膛,雖然對於此時的他來說,再怎麼挺直身體,身高都離男人差上一大截。

里維微皺著眉看他。

「為什麼?」

「調查軍團可以到牆外去啊,我常看到他們出牆時的軍容,很威風凜凜呢!不知道牆外有沒有街市和宮殿。」艾連理直氣壯地說,不過他還有一句沒說出口:他想跟里維穿上同樣的軍服。

「聽說還有一堆會吃人的巨人唷!」伊莎貝爾湊進兩人之中,斜著眼恐嚇男孩,「你這種小鬼一定一口就被吃掉了!嗷嗚——」

「吵死了,臭伊莎貝爾!」艾連將她推開,又繼續鼓動著嘴皮子。

「對了里維,我告訴你喔,希干希納稅金優惠的多,如果你不知道住哪裡,我也可以替你找房子!」

「調查軍團有士兵宿舍。」

「喔……原來……」

「也幫我們介紹一下吧。」弗蘭指著自己和伊莎貝爾,促狹笑道。

始終默默無語的米卡莎收回投向天空的視線,調到艾連身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調查軍團按照約定的時間地點派了馬車前來,連同出地面許可,里維等人把十二號街區與棕毛一併交代給弗蘭的副手,一行五人毫不戀棧離開了地下街。軍團根據地就離希干希納不遠,馬車上有一名士兵隨行,吩咐車夫先送兩個孩子到希干希納街上。

艾連一路上都緊抓著里維的手,就算里維甩開,也過沒多久又被牽住,里維的臉色難看到極點,索性將手環在胸前。

艾連無計可施,最後頭一歪靠在里維手臂睡著了。

當夕陽西下時,馬車終於來到艾連從小長大的街上。葉卡夫婦得到消息趕來,環抱著失蹤半個多月失而復得的兒子喜極而泣。這對醫師夫妻隨後也含著眼淚同意收養無家可歸的米卡莎。

「里維!放假的時候你一定要來找我喔!啊、還有弗蘭和伊莎貝爾!」

被父母緊牽在身邊的艾連回過頭來,用力朝里維三人揮手。米卡莎也回過頭,用目光向他們告別。

「誰理你啊,小鬼。」里維在嘴裡輕哼。

「我們變成順便的了。」弗蘭苦笑。

伊莎貝爾用雙手圍在嘴前,用力大喊:「你要趕快變大人成熟一點喔!別再跟我搶大哥了!」

目送著艾連一家四口愈來愈小的背影,少有感傷情緒的里維也不由得湧起一股感嘆,除了弗蘭和伊莎貝爾以外,他畢竟還是和別人建立了關係。

弗蘭興致盎然地望著他。

「讓我驚訝的是,你居然是要求史密斯安置艾連,而不是羅沃夫。你比較信任他嗎?」

「這只是我的直覺。」

在背後有著自由之翼的士兵催促下,里維率先跨上馬車。

馬車在夕陽下,拖著影子往軍團的本部轆轆而去。三人原以為加入軍團只是權宜之計,等達成計畫就伺機脫離,後來竟在調查軍團寄託餘生,則是誰都不會想到的事。

 

 

 

TBC

 

好想寫個「第一部完」……

下回預告:光陰似箭,歲月如梭,時間來到六年後……(?)

寫了九章五萬字才終於寫到真正想寫的部份……(精神一振)有人還記得這篇本來說要寫一個在訓練軍團一個在調查軍團的遠距離戀愛嗎?(第一回)完全沒那回事了……


评论(4)
热度(14)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