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進巨]愛是一種信仰(艾利)-2

2.

「不准再找我的人麻煩,否則我會將你亂吠的髒嘴割開,塞滿地下街的名產糞水!」

里維把腳從一個身材肥碩男子的口中拔出來,順便在他肥肉橫生的圓臉補上一腳,手腕甩出個圓弧將貫穿男子手掌的短刀抽出,瞪著刀刃上的血跡,表情極度嫌惡。

剛被塞在牆角這個沒有回手之力的肥胖男子是一行人的主謀,代號「怠惰」,小有名氣的地下商人,據說跟貴族也有所勾結。周圍橫七豎八倒了滿地的壯漢是他一人的保鏢,不用說全是地下街人見人怕的流氓,但如今全沒了平日的神氣,偶一發之的呻吟,在從上而下的眼刀掃過時立即消音。

里維凜冽的視線瞥了四周七零八落的彪形大漢一輪,他們以各種姿勢仆倒在地,每個站起身都比里維高大至少一個頭,但現在只能毫無威脅性地任人睥睨。

不過爾爾。里維心想。

但他不會因此輕敵。檢視完在場無人有反擊餘力,里維才啟動立體機動裝置,無比輕靈迅捷地離開現場。

在惡名昭彰、龍蛇雜處的地下街,也找不到足以與里維匹敵的人物。容易使人掉以輕心的矮小身材,裝配的卻是令毒蛇猛獸都自愧弗如的高強實力。里維不會無故招惹別人,對侵犯領域的人卻下手不留情,不趨炎附勢也不隨波逐流,在地下街建立起一定的名氣。

但里維也不會出不必要的鋒頭,暗槍難防,他深明低調才是在陰沉晦暗的地下街安身立命之道。

方才的戰鬥似乎並未為他造成負擔,里維幾個起落,靈巧越過數個街角,聽到身後另一記錨釘聲後,才速度漸緩地著陸。

「里維……來晚一步就全被你解決了,我們還真是輕鬆啊!」一名年紀與里維相仿的青年從後方追上,隨後也落地走到里維身旁——弗蘭‧徹奇,身為最靠近里維的同伴,他知道無關耐心和自負,里維在情勢的判斷、時機的拿捏上獨到且出色,他在里維左右一段時間還是無法學到。

里維的實力與其說是訓練而來,不如說是與生俱來的天賦。

「你沒被找麻煩吧?」里維淡淡地問。

「沒,差不多就這些人了吧?我看他們再也不敢針對我們了。只是你約『怠惰』出來談判,怎麼不等我們來才動手?」弗蘭不很認真地抗議,「雖然『弗蘭集團』只是一些沒什麼打鬥技巧的混混,也不是軟腳蝦啊!」

里維知道弗蘭只是出張嘴而已,弗蘭底下那些夥伴也沒膽與幫派對立,而這也不是弗蘭所希望。里維白了同伴一眼,「你和伊莎貝爾太慢了。」

「啊……抱歉啊,」弗蘭抓了抓頭髮陪笑解釋,「來的途中,伊莎貝爾撿了一隻小狗,想順便帶過來,那隻小狗不是很配合……」

里維挑眉,「抱著狗駕馭立體機動?」

弗蘭點點頭,笑說:「她的操縱技術進步不少吧。」

看里維不置可否,弗蘭走了幾步又比劃著大小說:「棕毛的小狗,伊莎貝爾說要養,等牠長大可以幫忙顧房子。」

「叫她別亂撿。」哪個竊賊敢對他們的房子下手?有膽就試試啊!

「你跟她說。」

「她人呢?」

「我們到場時發現那些肉腳都仆街了,伊莎貝爾就抱著小狗去密醫那——她在帶小狗過來的途中因為被小狗咬了一口,不小心把小狗從半空摔地上了……那小狗戒心挺重的,反而激起她的好勝心!」弗蘭抱著肚子笑了一會兒,他們已經走到住處附近的街區。

「啊對了里維,你先回去吧,我先去跟老諾頓拿些乾糧。」

里維點了頭,他們在轉角分頭。

告別弗蘭後,里維狀似慵懶地踏上往住處的街道。

地下街名符其實位於地底,頂端壓著地表,缺乏自然光源,唯有從水溝蓋的隙縫鑽入的一絲絲微光。每隔一段路就有巨大的水泥柱支撐地下街的頂端,壁癌及霉斑攀爬上水泥砌成的房舍。路邊埋著縱橫交錯的水道,無人管理的廢水四處流淌,死屍、排泄物、廢棄物……讓整個地下空間瀰漫著霉味、腥味、腐臭味,蟲虫病菌充斥。

這裡的居民只要上過通往地面的階梯,都深知這不是宜人的生存空間。但無可奈何。

相對於有如垃圾場的地下街,上方是王都的外圍,是席納之牆內最繁華的地方。要在地上生活需要身分證明,只有貴族、富人或特殊身分的人才有資格。如果不是缺少那一紙居住許可,誰要像地鼠一樣住在不見天日的地下。

里維又到別處轉了一趟才回到居所,弗蘭和伊莎貝爾還沒回來。里維沒有立刻進門,在門口駐足了幾秒,下垂的視線留意到蜿蜒進入門裡的痕跡。

那痕跡看起來像是足印。里維提起警戒,屋內沒有光亮,看似與他出門前毫無變化。

如果沒注意到就算了,但在比平常更專注的情況下,不難察覺室內存在外人刻意壓低的氣息,但那氣息只有一道……

里維心裡有數,若無其事走入屋子,反手將門帶上,作勢朝桌上的燭臺伸手……

黑暗中金光一閃,里維側開身,耳旁傳來棒狀物呼嘯而過的聲響。

不速之客發動攻擊落空之後,不再克制呼吸聲,隨即而來的攻勢接連不斷——猛烈,不顧一切,但力道不足,且隨著次數增多而後繼無力。里維保守地保持距離躲過了幾擊,飛快評估出對方實力,五指一收,對方持握的棍棒已落入他掌中。

「放手。」里維冷冷地說。

太久沒遇過敢擅闖他屋子還拿他掃帚的鼠輩了,以身高評估還是隻小老鼠。

入侵者充耳不聞,緊緊抓住掃帚的一端不放。里維感到不耐煩了,對方力氣顯然與自己相差甚遠,哪來與自己抗衡的自信?

里維將掃帚柄一轉卡住入侵者前胸,另一手壓制住他的後背,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小小入侵者制伏在身前。

「別以為你是小鬼我就會手下留情。」

入侵者放聲發出一聲慘叫,里維冷哼一聲放鬆力道,小黑影動作一頓,突然迅速低下身,猛然往里維臂彎撞去——突如其來從小臂竄上的痛感,令里維下意識揮動手臂。入侵者被這一記強悍力道甩開,小小身體「碰」的撞上牆後,沙沙地滑落在地。

里維很快地到桌邊點了燭火,搶上前抬起那還動彈不得的小個子下巴。小個子吃痛地閉著一隻眼,另一隻眼用力張開,惡狠狠地瞪著他。

是個沒見過的小男孩。

小男孩別過頭,甩開里維的手,試圖慢慢地爬起來。里維觀察他的動作,暗暗鬆了口氣,事發突然下手控制不了輕重,幸好小鬼還滿耐打,看起來既沒斷了骨頭也沒腦震盪。

里維透過燭火,看著拱起背緊靠著牆邊萬分警戒的男孩,男孩那雙琥珀色的眼眸彷彿燃著熊熊火焰,不知道幾天沒洗的深棕色頭髮在火光的照耀下呈現黏膩的油光。

棕毛的,小狗。

接下來的時間,里維不動,男孩也不動,只專注瞪著里維,戒備著里維的一舉一動。一大一小對峙著,大有誰先動誰就輸的暗自較量。

里維和男孩大眼瞪小眼一段時間,突然想到,他垂下眼,袖管捲起的小臂明顯浮現兩排留著口水光澤的牙印。和地下商人的保鏢打鬥毫髮無傷,卻一時大意被狗咬,里維厭惡地走到一邊打溼毛巾,徹底將前臂擦拭一番。

「伊莎貝爾呢?」里維陰沉地問。

里維的率先動作,讓男孩感覺自己贏了一局。聽到問話,男孩先是一驚,接著皺起眉,一臉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帶你來的那個女人。」

男孩撇嘴回道:「沒有女人帶我來。」

「誰讓你進來的?」

「門沒鎖!」

「……」

男孩看到原本面色就不善的男子臉拉得更沉,盡力不讓自己露出畏怯。他在躲避「那些人」時逃進這個房子,躲過了那些人,然後一個放鬆,就不小心在桌下睡著了,等被開門聲喚醒,他只來得及握住離自己最近的……掃帚。

男孩聽說,地下街是可憐人與亡命之徒聚集之處,這個屋子住的,也是地下街的一份子,這人肯定也是惡人,說不定跟「那些人」還是同夥。

如果被逮住了,很有可能會被抓住交給「那些人」!

一定要趁機逃出去!

他趁著黑暗突襲,卻被那男的三兩下制住了,還被粗暴地扔到牆上……那男的很強,跟他兇惡的臉一樣!

畜生畜生畜生!

絕對不能被抓!

坐在桌前的里維抿了口熱紅茶,以在外人眼裡覺得冷酷的目光看著拳頭握得死緊、眼眸又燃起鬥志的男孩。

直到一杯見底,男孩還是睜著一雙琥珀大眼瞪著他。

相對里維的閒適,強撐著氣勢的男孩進退維谷,不明白里維既不抓他也不趕走他,到底做什麼打算。如果里維抓他,他會死命抵抗循隙脫逃,如果里維趕他,他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拍拍屁股離開。

按兵不動偏偏正中男孩的要害。

男孩情緒從激昂到平復,心中重擔提起又放下,感覺上自己似乎已經被壓力沉重的沉默眼神凌遲了大半夜。男孩咬緊唇略低下頷,內心爭戰不已。

——該怎麼辦?難不成要迅雷不及掩耳地先道歉再跑路嗎?男孩轉了轉眼珠,清了清喉嚨聲音還是出不來。道歉的話,氣勢一輸,他就完全被這男的壓過去了……

就在男孩躊躇不決,門外由遠而近傳來一男一女的說話聲,門被敲了幾聲後,就被推了開。

「里維(大哥),我們回來——」兩人的聲音在注意到牆邊像隻刺蝟般的男孩時戛然而止。

進來的兩人注意到男孩,男孩也看到他們,男的那個淺黃短髮,長了一張看起來很精明的狐狸臉,女的半長紅髮綁成兩邊,站在狐狸臉身後探頭好奇地打量。

「大哥,他是?」紅髮女孩眨了眨眼,困惑地轉向里維。

「不是妳撿的?」

「咦?」

「棕毛小狗。」

「你說牠嗎?」紅髮女孩將懷抱中昏昏欲睡的小動物舉高,讓里維看她新收的成員,「里維小組的成員四號報到!」

里維睨向男孩,默默又倒了一杯茶。

 

「你不是地下街的住民,難怪不知道里維的住所是禁地,即使大門敞開也不得進入。」弗蘭和伊莎貝爾圍著男孩,嘖嘖稱奇。弗蘭在說話時,饒有興趣地看了里維一眼。

「所以說,你從人口販子手裡逃到這裡?」並不是不曾有人口販子從外地拐來黑市販賣的幼童,但從人口販子手中逃脫的小孩弗蘭他們可是第一次碰到。

男孩撇了撇嘴:「不相信的話幹嘛問我?」

「我們有什麼必要相信你?」

「不相信就不要問!」

弗蘭為男孩對里維的態度發了一身冷汗,在里維反應前板起臉來:「小鬼,重點不在我們相不相信你,而是你的態度。不管你知不知道我們是誰,到一個新地方也應該管好你的嘴。就算你不需要幫助,也不希望多樹立敵人吧?」

伊莎貝爾聽懂了弗蘭的用意,用力點頭附和:「敢對大哥大小聲,看來你這小鬼比我還笨呢!」

男孩一臉氣悶,一時說不出反駁的話。

弗蘭點點頭,笑問:「好了,你的名字?」

「既然你們都叫我小鬼,那我就叫這個名字!」男孩瞥了眼翹著腿看都不看過來一眼的里維,將到嘴邊的名字吞下去,賭氣回答。

弗蘭無可奈何地聳肩,「那你打算怎麼辦呢?時間已經晚了,現在要找到早早下班納涼的憲兵也不容易呢。」

「不然就只有睡一晚樓梯了……」伊莎貝爾即使同情,也不敢隨意收留他。

「弗蘭,將那小鬼丟到後面。」里維突然站起身。

「咦?可是……」

弗蘭苦笑著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狗就應該住在狗屋。」

里維收拾用過的茶具,終於冷冷射過來一眼。「在那之前,要他先把地板打掃乾淨。」

 

 

 

*

沒什麼文力……早知打鐵要趁熱……

-地下街里維的形象是想像諫山版的地下街混混,所以會跟《無悔》中的小野貓有段差距。(well,不管藍本是誰都OOC啦)

-由於艾利早早相遇,沒意外的話這裡沒有對里維唯唯諾諾的艾連醬。

 


评论(12)
热度(16)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