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進巨]愛是一種信仰(艾利)-1

*姑且作為兵誕賀文,但33%機率1225前完結不了,33%機率成坑(…




1. 

當頂上無毛的冷面教官宣佈晚餐兩個小時後將進行夜間集訓,現場一片鴉雀無聲,長官後腳一離開,食堂立刻瀰漫叫苦連天。

跟突如其來的無預警襲擊演習比起來,這場夜間訓練至少盡到提前通知,但對整營未成年訓練兵而言,在一整天的高強度鍛鍊過後,最需要的莫過於一頓飽餐和充足休息,沒人會歡迎夜間又來一次非人訓練。

更何況明日就要結訓,眾人已經呈現前所未有的鬆懈狀態,突來的通知將他們從人間打入地獄。

再如何堅強的士兵在這種業已放鬆的情況下都難以再凝聚鬥志,就連向來意志力過人的艾連‧葉卡臉色都有些微微垮下。

「可惡,我一定要進入憲兵團!」約翰‧基爾休坦緊握湯匙,咬牙憤慨地一拳搥在木桌。

「你還在說那些啊。」坐他斜對面的艾連投去不屑的一瞥,「磨練殺巨人的技巧,為的卻是躲在安全的後方?」

約翰額頭浮現青筋,朝與他不對盤的同僚咧嘴說:「你這急著送死的傢伙可別把每個人當笨蛋啊,你以為這種事只有你一個人想到嗎?」

「那你說啊,到底為什麼。」艾連抬抬下顎,目露挑釁,拳頭握著的叉子尖端朝上,威脅感十足。

艾連雖然體格偏瘦,但目標意識強烈,性格火爆個性又衝,做事不顧後果。約翰可沒忘記他的對人格鬥成績在一零四期中僅次於米卡莎。

其餘的訓練兵都習以為常地冷眼旁觀。明眼人都看得出這價值觀迥異的兩人表面交惡,但在每天高強度高密度訓練下仍能堅持不懈地唇槍舌劍,久而久之誰都無法斷定他們感情真的那麼惡劣。

年少氣盛總得要有一個發洩管道,對敵人的恐懼與憤恨無處發洩,吵架鬥嘴或許不失為一種排遣方式。

與兩人關係不錯的友人阿爾敏‧亞魯雷特、米卡莎‧阿卡曼、馬可‧波特等人都還安然坐著。艾連和約翰磨合了三年,早就不是分不清輕重的新兵,只要不失去理智幹起架來,都算是日常的心情交流,付諸一笑即可。

「當然是要預防你這種白痴進入精英中的精英‧憲兵團哪!」約翰舉起湯匙向艾連懶懶一指。

艾連一愣,隨即馬上吼出聲:「你說什麼!」

「說你是白痴啊,你現在才知道嗎,」約翰理直氣壯地揚著眉說,「沒巨人可砍有什麼關係,憲兵實力還是最高的,為了保護牆內最重要的人物,不覺得這很合理嗎?難道你會讓實力最強的去送死,留下殘兵弱將守護中樞?」

艾連冷冷從鼻孔哼出聲來,「憲兵團才不是實力最高的,就算曾經是,安逸的他們武力也早就鈍化。」

「你是說他們還比不上前線的調查軍團嘍?」

「那有什麼好值得懷疑的?」

「哈哈!」約翰乾笑幾聲,「兩個軍種職務不同哪有辦法比較。」

「至少我就沒聽過憲兵團有出現過什麼『人類最強』!」

「瞧你好像很崇拜人類最強的樣子,」約翰臉色從輕慢轉為嚴肅,即使是他也無法否認人類最強士兵的精神標領作用,「憲兵團管理的是人類,根本不需要有人背負這個頭銜,而跟巨人搏命的調查軍團可就不同了,他們的對手是怪物,身處敵強我弱的弱勢下,還要激勵士兵鼓起勇氣對抗,就不得不需要一些手段了。」

「你的意思是……」

「『人類最強』也許的確很強,但一部分也是調查軍團有意塑造出的偶像光環,也就是『造神』的產物。即使號稱人類最強,也不保證永遠都能從巨人口中生還吧?」

「你這混帳!」約翰還沒說完,艾連已經怒眉騰騰,丟下餐具衝上前去,鐵拳掄上那張洋洋得意的臉。

「艾連!」

「你爆什麼氣啊我有說錯嗎……」

阿爾敏站起身口頭制止已經來不及了,米卡莎身體比言語更快,架住艾連的胳膊,馬可也及時拉走想還手的約翰,沒讓衝突擴大。當食堂的門再度被打開時,正巧處在靜止的氣氛中。

基斯教官深沉的黑眼圈巡視過全場,視線落在被勸阻的兩個少年身上,「又有人惹事了嗎?」

「不,並沒有,只是稍微做做飯後運動。」米卡莎緩緩放下箍住艾連的手,轉轉肩關節,另一手按住艾連的後頸讓他無法抗拒地待在座位上。其餘被驚動的新兵也安分地坐回原位。

基斯無言地瞪了他們半晌沒挑出刺來,才陰沉地說:「艾連‧葉卡,你有訪客,待會到會客室。」

艾連一秒前還凝結在臉上的憤懣因為這一則通知而煙消雲散,他睜大了眼轉向門口,帶著些許緊張大聲回答:「是、是!」然後不再抗拒米卡莎壓住他後頸的手,重新拿起餐具。

教官離開後,約翰抱怨著也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他揉著無辜受害的臉頰,難以釋懷地低哼,「哼,都要結訓了居然還有人來探望你,還無法獨立嘛。」然而他的爭吵對手已經連一絲注意力也懶得給他,正急急把盤子裡的湯一股腦兒灌到嘴裡,接著收拾餐具後三步併作兩步地離去。

在飯後難得的休憩時間裡,沒有人有多餘的精力與好奇心去關心艾連的訪客,艾連的死黨米卡莎和阿爾敏留下來打掃食堂,然後便一人一杯熱茶坐著發呆。

「太可疑了。」約翰撐著頰冷冷看著門口,「他不是沒親人了嗎?哪來固定幾個月就來一次的訪客?」約翰往一向與艾連形影不離的兩人掃去——米卡莎大口咬著麵包,臉色看起來有些煩躁,沒有人敢去向她搭話,而低頭抿茶的阿爾敏察覺到視線,抬起頭給了約翰一個社交性微笑。

訓練軍團的允許會客時間不長,包含在用餐休息時間中,頂多占十幾分鐘,集合前艾連就回來了,站在隊伍最前方,有如被打了毒品一般精神煥發地判若兩人,行軍時也衝在最前面。

開始行動前約翰又輕蔑地覷了死對頭一眼,十五歲的眉無意識擰著,還帶著稚氣的臉流露某些與年齡不符的深奧訊息。呿,約翰鄙夷了一聲,他只是想刺探自己(對米卡莎)有沒有機會而已,那個急著送死的傢伙的八卦他一點興趣也沒有!


入冬後氣溫劇烈下降,清冷寒氣從鞋底直往上冒,竄入鼻孔的空氣讓人面頰脹痛,年輕力壯的少年兵即便身披防寒斗篷,都還是得走上兩公里身體才溫暖得起來,森林中的幢幢樹影投射在崎嶇路面,有如增添無可計數的障礙物,化為士兵體力、心理上的嚴酷考驗。

「阿爾敏,還行嗎?」體力最差的阿爾敏落在隊伍最後,樂於助人的萊納‧布朗不放心,亦步亦趨地跟在他左右。

「嗯……」

「艾連和米卡莎已經看不見背影了,」萊納往前眺望忍不住驚嘆,「反正名次都出來了,今晚大伙都有意保持體力,艾連這麼賣力做什麼?」

阿爾敏氣喘吁吁地笑了一聲,「艾連是個定不下來的人,不管看起來多安全,他都不會鬆懈,常啟示這樣的我要『更努力一些』呢。」

「你也真是堅強啊……」萊納認真地說,「真不知道艾連哪來的精力,是因為對巨人的恨讓他這麼拼命嗎,就算失去性命也無所謂?可是沒有人可以肯定懷抱著這樣的恨意和決心就能夠戰勝巨人啊。」

「也不見得都是憎恨……」阿爾敏在喘氣當中脫出的微弱回答被萊納忽略了。

「需要我幫你背一些嗎?」

「我背得動的……」阿爾敏勉強撐出個微笑,為了不讓關心自己的同袍擔憂,加快腳步拉近落後隊伍尾端一大截的距離。這樣一趕,拉近了與倒數第三名的距離。

「莎夏!原來你邊走邊吃才會這麼慢……你到底哪來的地瓜啊?」萊納一臉不可置信。

「噓,小聲點,這麼冷的天不吃點東西怎麼動得了!」故意落在行列最後的莎夏‧布勞斯豎起手指小聲對他們說:「你們不說出去我從倉庫拿的地瓜,我就告訴你們一個祕密。」

「什麼祕密?」

莎夏神祕地看看樹影濃密的四周,壓低音量說:「艾連的訪客是個披著斗篷的矮個子。」

「啊?」

「我看到了!」莎夏嚴肅地指著自己引以為傲的狩獵者眼睛,假如沒有鼓著雙頰會更有說服力,「我經過會客室外,正好看到艾連的訪客。」

「艾連的訪客?」萊納來了興趣,「是怎樣的人?男的還是女的?跟艾連是什麼關係?」

「唔……這個嘛……我沒有看到臉,但艾連對那人的態度好像不是普通的朋友……」莎夏動著咀嚼肌,嘴角意味不明地上揚,「我聽尤米爾說艾連可是每隔幾個月就來一次訪客,比約翰的媽媽走得還勤哩!」

「說的也是,一般來訪的都會是親人,如果不是親人,難、難道真的是……阿爾敏,艾連還有親人嗎?」

「呃,艾連的母親去世,父親下落不明,據我所知,沒有了……」

「在我村子裡有個約定俗成的傳統,感情交好的兩家會讓小孩幼年時就定下婚約。你說,有沒有可能……」莎夏翹起小指,神態莊重地說。

萊納一臉震驚,「婚約!艾連也才幾歲啊!」

就在此時阿爾敏突然一連咳了幾聲,「萊納,謝謝你,我不想成為別人的負擔,我可以自己背!」加快速度往前走。

阿爾敏悶頭走了幾十公尺還聽到傳自後方的萊納的語無倫次:「如果真的是……對象卻不是米卡莎……那又會是誰?」

 

「艾連,走太急的話容易精疲力盡喔。」和男性士兵相同負重卻輕鬆自如的少女米卡莎看著領先自己三步以上、埋著頭悶聲不吭往前走的童年玩伴,給予關懷的忠告。

「更何況路途中還不知道有什麼考驗……」

「要再快一點……」

「咦?」

「要再快一點才行!」艾連凌亂額髮下直視前方的雙目炯炯有神,眼底像燃著金色火焰,「我要快點到那人的身邊去!」

「艾連……」

「米卡莎,我追趕了三年,就是明天了!」艾連悄悄拉出藏在衣服下的皮繩,末端除了一把鑰匙外,還串了一枚又黑又舊的金屬貨幣,貨幣表面鏽跡斑斑,無論如何在光線下翻轉都映射不出光澤。

一枚毫無價值的破銅爛鐵卻被他與最珍貴的鑰匙串在一起,從不離身。

米卡莎一愣,會意過來地點頭,「嗯,明天就要結業了。」

「明天,調查軍團又要一月一次出牆,我一定要盡快加入調查軍團!」艾連輕聲說完後堅定地抿緊唇,腳下疾行未緩。反倒是片刻的遲疑讓米卡莎又落後了好幾步。

米卡莎默然注視已成為多年家人的少年背影,她能感受到,驅使少年前行的,除了恨以外,還有另一股令他安定的力量,那股力量讓他在迷霧中猶能維持方向,確知自己該往何處去。

黑髮少女下意識緊握垂落下來的紅圍巾邊緣。

 

 



→大概是個艾利早早相遇,但一個在調查軍團,一個在訓練軍團的遠距離戀愛平行世界。

  

 


评论(13)
热度(22)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