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进巨]黑暗中看见光芒(艾利) 36

36

艾连浑浑噩噩地调整了下坐姿,感觉上似乎睡了一觉,但又没有完全陷入睡眠,他无法确定那声呼唤是否确实出现过。以他评估兴奋剂效用过后的疲劳恢复程度,姑且算上自体复原功能,应该也在宇宙航行度过数个小时。他缓缓睁开眼,LEVI正穿过气层,抗震设备将震荡降到最低。

他以为和母星、Sina或盖亚等其它踏足过的星球类似,即使各星球气体组成、自然环境不同,穿过大气层后都会呈现出属于该星球的文明,但此时目的星球的气层却弥漫灰蒙色调,地表笼罩在浓厚云层中。

大致的一瞥,这是个多山的崎岖星球。导航设定的终点坐标是个被山地包围的盆地,适合隐蔽踪迹;在空中稍微浏览,这样高低落差的地形到处都是。LEVI在陡峭山壁间滑行了一阵,轰然降落在盆地中心点,在它落地的一瞬,能源也几乎用罄。

当还在准备降落,艾连便眼尖发现地表闪着讯号灯,因此当他从飞行器出来,看见几个人围上前来并不感到吃惊——但在见到冲在最前面的两个熟悉的面孔,还是意外地睁大眼。

「艾连!你平安无事,太好了!」黑发女孩跑在最前面,头发因跑动而飞舞,艾连才刚取下头盔,就被紧紧抱住。

「米卡莎……」艾连愣愣喊着女性友人,再看到尾随在她身后也正小跑步过来的金发少年,「阿尔敏……为什么你们会……」

「我们是来接应你的。等等再详细说明,艾连你先把头盔戴上,在进入隔离所前先不要拿下来。米卡莎,艾连已经看到我们了,我们也快点将防护装备穿戴回去吧?」阿尔敏微笑提醒完,便拉下护目镜。艾连这才发现两位童年好友都穿戴着墨绿色的全身防护衣及护目镜。

米卡莎点点头,放开艾连,将额头上的护目镜遮到眼上,拉起连身兜帽;兜帽在脸颊处多了一片口罩,拉上兜帽后可以连下半脸也遮住。

「艾连。」米卡莎的眼眸在镜片遮挡下,向艾连传达催促的讯息。

当艾连将头盔取下时就发现了,这星球处在低温中,暴露空气没多久脸颊和耳朵都开始发痛。艾连默默戴上将自己整个头部包覆住的飞行头盔,感到呼吸顺畅了些。

艾连有很多问题想问,在童年好友之后的几名穿着防护衣的人也赶到了。「艾连!」这声呼唤让艾连顿时又激动又放心。

「艾鲁多前辈!」

男人和艾连一样飞行装备尚未换下,指了指另一边空地上的飞行器,欣慰地说:「我也才刚到,刚出来就听到你降落的声音了。」

「艾鲁多和艾连,恭喜你们顺利抵达。」一名穿着防护衣,全身只看得见透明护目镜片后那双清亮眼睛的人到艾连身前向他伸出手;以她的站立位置显示她是现场地位最高的人士,「汉吉‧佐耶。艾连你还记得我吧,代号「真核Χιλ」的总基地目前的负责人。」

艾连与她双手交握。他当然记得这号人物,自由同盟里跨领域的天才科学家。与他父亲一同完成变异药剂的研究。他直到G.C. 842年家破人亡后加入自由同盟,才得知父亲出走王政的研究团队,秘密与自由同盟合作。王政府推测古利夏‧叶卡肯定远远逃离银河系,却没想到他隐姓埋名迁移到希干希纳,并跟当地的同盟分支搭上线。

自由同盟在各星球都有只有关系人才能找到的小据点,艾连加入自由同盟也是在希干希纳当地的「原沼Ακτή」基地受训,此时才知道总根据地是654η这颗死囚之星。但回头想想又不意外了,这个关押无数政治犯、恶徒,地狱一般的不毛星球不正是一个好据点?

艾连没心情琢磨太多,他用双手紧紧握住基地负责人的手,请求道:「佐耶博士!请为LEVI补充能源,并且派遣兵力跟我一起前往Sina救援兵长……里维……」

艾连急迫说着,他的口语在对方镜片后的眼神注视下慢慢消声。

「你是最后一架离开Sina的飞行器。王政本星已经封闭出入境。」佐耶言简意赅地回答。

艾连愣了下,随即振奋道:「不是即将宣战了!既然开战,我们就打进去!」佐耶没有抽开手,但她微微侧过脸去,护目镜片的反光遮挡住她的眼神。

「没那么简单,艾连,战争不是一声令下就开始的。」

「自从加入同盟,我就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

「艾连!不行的,我们进不去的。」阿尔敏拉住激动的朋友,摇摇头实务地说,「王政主星上空全数太空站都戒严了,现在靠近只会被攻击,连引力范围也进不去!」

「艾连,冷静下来。」米卡莎也拉住艾连另一边。

艾连环视阻止自己的朋友,平静到冷酷的领导人,别过头去的前辈,感到身体外冷内热。

「你们就这样轻易放弃一名同伴吗?我还以为可以讨到援军……那我又是为什么来到这里……」

「艾连!」

在众人惊呼下,艾连放开抓住佐耶的手,大步朝LEVI走去,「我要回去!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回去!」

佐耶举起手,招了下手指,身旁两位包在防护衣的属下迅速扑向艾连,一个从胁下扳住他的肩膀,一个擒住他另一手。

艾连身躯一个扭转,扳住他肩膀的人被猝不及防地以离心力摔到地上,而另一人也被他举脚踹开。才刚解脱束缚,下一刻背后传来猛烈撞击,艾连无法克制往前倾倒,四肢落地后背部传来强大力道,上半身被紧紧按压在凹凸不平的地面。

「放开!」艾连拚命转动颈部,想看清突袭自己的对象。压住他的人叹气唤了声他的名字,是米卡莎的声音。艾连在地上挣动的手腕被米卡莎锢住反扣在后腰,他屈起膝盖拱起腰想甩脱身上的禁制,双脚也马上被人压住,他判断出其中一人是阿尔敏。

「米卡莎!阿尔敏!连你们也……」

「艾连,拜托你,不要抗拒了……」两名好友带着哽咽劝道,手上力道并未放松。

艾连视野里出现一双皮靴,他仰起头看向在自己面前蹲下来的人,对方手里一柄注射器。

「我救不了一名同伴,但我要救另一名,而且救定了!」女科学家眼神依然带着艾连方才看到的悲切与决心。

「冷静一下吧艾连!」

在四个人短暂的全力压制下,艾连的防护手套被拉开,传来针头扎进皮肤的轻微刺痒。

艾连的挣扎渐渐减弱,他的手套重新被戴上,身体被翻转过来,米卡莎阿尔敏和佐耶等人都在他周围,艾鲁多远远站着没有动作。艾连神经松弛下来,肌肉失去力量,透过头盔的面罩静静看着阴沉沉像要压落地面的苍穹,从外到内都冻结了。他心知肚明没有能源补给的情况下LEVI也不可能启程,刚才的闹剧只像自己在无理取闹。

他甚至怀疑LEVI动能未饱和也是里维怕他做傻事而设计好的。

自己还真是被摸透了。

艾连安静地任凭那些人将自己抬入隔离所,在将他放到一个堆了杂物房间的长形躺椅上后便鱼贯地离开。最后只剩两位好友留在现场,帮他卸除飞行装备。

「艾连。」换上较轻薄的透明防护衣的米卡莎低声喊他,他脸保持侧向另一边,没有应声。

阿尔敏叹了一口气,说:「能见到你真好,艾连。你可能会想知道一些情况。你们离开盖亚后,军团高层便以盖亚内部叛乱为借口发动攻击,史密斯主席也行动了,与盖亚的战力合流,抵抗王政侵略。我们和贝尔托特、莱纳,以及几个间谍依据同盟的征召令,进行军团内部的颠覆任务。虽然王政科技发达,但史密斯主席早一步进入盖亚布置,盖亚也早有应变措施,虽敌众我寡,战局还在控制之中。史密斯主席让我们来基地接应你,准备接下来的区域战事。」

阿尔敏停顿了下,才又说:「我知道你很憧憬里维兵长,他的身分无论有没有揭穿,都对自由同盟有益。没被拆穿可以里应外合,被拆穿了也会因其对军方高层的牵连造成王政内部混乱。无论最后独立战争是否成功,只要同盟历史存在,他都将成为同盟最伟大的传说。」

见艾连一直闭着眼沉默不语,阿尔敏转向米卡莎,示意她说点什么。

「不能去救援里维兵长,佐耶博士也很痛心。」米卡莎轻轻地说,「艾连,我只剩一句话。」米卡莎深吸了一口气,「无论你要采取什么行动,都请带上我,不要再丢下我们了……」

不知过了多久,阿尔敏和米卡莎离开了。片刻后又一个人进来。

「艾连,你在听吗?」是艾鲁多。

艾连一听到他的声音,便转身从躺椅上撑起上半身,眼神带着恳求。「艾鲁多前辈,难道你不想支持兵长?你也在犹豫,所以当时没有阻止我对吧?艾鲁多前辈!」

「假如他们制伏不了你,我还是会出手的。」艾鲁多摇摇头,冷静地说,「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你就想要将它葬送出去吗?佩托拉、欧鲁,还有君达,他们知道会如何鄙视你?我们每一个都是珍惜生命的人,这样才能将自己的生命完整托付出去。而你呢,艾连?在兵长身边你学到什么?」

艾连咬住嘴唇,看向金属墙壁。他眼前浮现过去里维小组的早晚餐聚会,演训后的庆功宴,以及无数次的合作训练。

「销毁变异研究资料是不得不为的事,否则掌握生化科技的王政会变本加厉,殖民地居民会更无天日。虽说将生死置之度外是士兵的天职,假如一开始就没留下退路,可供选择的行动弹性会增加。兵长做的决定是确保任务能百分百达成,而将自己的安危放到计划之外。」

艾鲁多在离去前,叹息着留下结语:「艾连你要晓得,我们都无路可走。虽然美其名为自由而战,自诩为高等生物的人类,除了扮演自己的角色之外,根本也没有别的选择。」

 

镇静剂药效过了之后,艾连缓缓走到LEVI的停放处。理应是黄昏时刻,但除了天色更加灰暗一点,并没有一丝夕阳光晖。那架无时不被主人保持洁净明亮的飞行器,在阴霾中蒙上淡淡的尘埃。

佐耶在LEVI旁带着工作手套不知摸索些什么,艾连站了一阵佐耶才发现到他。她直起身来,用手指关节调整了下护目镜,「艾连,真高兴你冷静下来了。越是艰难的时刻越需要冷静,虽然有时候激情可以办到平常办不到的事,但也不是经常那么管用。」

「佐耶博士,妳在做什么?」

佐耶眼神透出感谢的笑意,「多谢你把自由之翼带来。」

「自由……之翼?」

「里维的飞行器啊,这是同盟给它的代称。上面的各个零件几乎都被里维换过,虽然它表面是军部生产的战机,但等于是里维一手打造。」佐耶眼神充满惊叹,拇指往后指了指那架昏暗光线中静默无语的战机。

「他刻意用只有军部能取得的珍贵材料打造它。而现在派上用场了,我们需要它的某些零件来解决武器的能源储备问题。」察觉到艾连异常的脸色,科学家忙解释,「你放心,我们会再安装替代零件上去,自由之翼依然是架优良战机。」

「但它就不是原来的它了。」

「是没错……日后解决武器能源匮乏问题后,还是会还给它的。」佐耶皱着眉头严肃保证,随后迟疑地止住话语,眨了眨眼担忧地问:「……艾连?」

她看到两道水痕从青年眼眶溢出。

佐耶看着理论上太阳该落下的方位,轻轻说:「这个星球长年笼罩在雾霾中,少有天气变化,水源枯竭,生命周期短。」她深呼出一口气,将手上的工具放到腰包里,双手放在腰侧。

「我和里维相处的时间跟你比起来短得太多了,我只知道他是个精打细算的家伙。他加入同盟要求什么报酬你知道吗?那贪婪的家伙让我们复育这颗星球!」佐耶张开双臂,像在拥抱悬浮在空间中的气体粒子。

「所以我会继续贪生怕死,直到完成这个交易的条件。」

 

LEVI的零件更换之后,艾连驾驶它出了一趟任务,任务地点是希干希纳,这也是自从他加入训练军团之后第一次踏上母星土地。下定某种决心的米卡莎也寸步不离陪同,而阿尔敏则留在基地贡献脑力。

家乡的人民几乎不认得他们,希干希纳住民受到来自王政本星的人指挥,为他们开采当地矿产、资源,采集捕猎生物作为物种上的研究,只有特殊境遇的居民有机会受提拔。艾连想到出现在地下拍卖会上的器官、变异物种,以及被卖到主星上的外来种奴隶。

不少希干希纳人民对这群外星人却是敬若神明,因为「祂」会医治他们身上的病痛,指引他们方向,帮他们解决天灾人祸,彷佛无所不能。假如父亲不具有特殊身分,自己没有被自由同盟网罗,恐怕终其一生也是渔船上负责架设流刺网的低贱一员。

希干希纳海上过去只有人力划行的木筏,如今巨大的渔船油轮成为海上霸主,海水受到污染,沿海树种丰富的林地已被单一的经济作物取代——倒不是王政本星有多需要这些产物,而是移民到此的原生种在此拓展经济版图,雄踞一方。

艾连与米卡莎凭着身为海洋子民的优良水性,利用深夜轮流潜入深海,采集某种特有矿物,那是提升炮弹威力的材料。秘密且低调且资源来源有限的前提下,自由同盟的战斗机数量远远不足,仅能在武装进行强化。

他们潜伏在海岸,总是等到夜深人静才动工,待了半个月,将驾驶座后方的载物舱装满才打算返程。告一段落后,艾连穿着潜水衣躺在沙滩上,闻着飘着油臭味的潮湿空气,米卡莎也双手撑在身后,上半身后仰坐在旁边。

「艾连,」米卡莎幽幽开口,「有什么话你可以跟我说,我们一起商量。你从以前就藏不住心事,不像现在……」米卡莎停顿,像在斟酌言词,「看不出在盘算什么。」

艾连沉默。米卡莎以为他不会回答,因为这半个月来他一向如此。但出乎她意料,他居然回应了:「米卡莎,我内心一直有一道声音:『你怎么可以放弃他?』我相信兵长一定还在王都某处等着我。如果放弃,一切就结束了。」

这半个月来马不停蹄一部份是因为艾连潜意识抗拒去想到这正是初遇里维的海湾,但他还是不由自主选择这里作为采矿地点。他用手臂横过额头,盯着星空。654η在Sina米托拉斯夏季深夜的北方仰角六十度天空,艾连思索着这里是否有哪个地点可以见到那颗星球,但他得先搞清楚各星球的运转轨迹及周期。艾连扁扁嘴无声叹了口气。

米卡莎静默了一晌,还在想要接什么话,突然间,艾连睁大双眼弹起上身,米卡莎吃惊地望向他。

艾连无暇解释,冲上LEVI开启智能程序,疯狂搜寻某一段语音音轨。

他有种强烈感觉,在前往654η时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不是幻觉,但在各种主次目录里跳着搜寻却毫无结果。米卡莎在舱门外担心地看着他。

艾连几乎快放弃时,听了二十多年的两个字,终于没有预警地从扬声器跳出。

艾连……

艾连一瞬间屏气凝神。

语调一如往昔平淡,拉长的语尾似乎拖曳着叹息。无论艾连如何转大音量,聚精会神侧耳倾听,但正如第一次,原主人留下的讯息就他的名字二字,再没有下文,彷佛就只是提醒一声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TBC

 

又爆字了……下回真的是最后一章了!

 


评论(6)
热度(13)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