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關鍵字:童貞&繩子

*Weibo @艾利版深夜六十分。

 

一些新兵在馬廄裡忙活。不是壁外調查的日子,訓練之外仍有做不完的雜務,照顧自己的馬匹是其中一項。

「喂,你們有聽過傳言嗎?」正清理乾草堆,看起來一臉凶惡的少年發問。其他兩名在馬廄一起幹活的士兵不由得好奇是什麼特殊傳言讓這位同期刻意壓低聲音。

軍隊內往往存在各式各樣的傳言,即使流動率極高的調查兵團也是同樣,有些太過火、影響軍心的謠言還會受團內幹部制止。

「什麼傳言?」一名理平頭的矮個子男孩緊張地問,他叫柯尼,雖然頭腦不靈活,身手還算敏捷。

「咳……這絕不是我去主動問來的,而是訓練途中聽到班裡前輩的談話……」少年眼神游移,佯裝神色自若,但其他的人都看得出他不是很自在。

「知道啦,約翰,不要賣關子了。」

同伴神祕兮兮低語時,艾連正好也在廄房裡刷著馬鬃。說是馬廄,其實相當簡陋,三面圍有木牆,上方在木條空隙鋪著稻草,另一邊只有半人高的門完全阻擋不了聲音傳播,因此約翰才必須壓低嗓音。艾連望過去時,正好和約翰四目相對,接收到對方一愕過後的挑釁目光。

「就是啊……傳說太晚擺脫童貞的人會脾氣暴躁,鬱鬱寡歡,如果童子之身就死了,還會成為怨靈……」約翰煞有介事地說。

柯尼驚恐地睜大眼睛。「所以?」

「所以,」約翰嚴肅地點頭,「適當紓解慾望是必要的。」

「為什麼不破除童貞就會脾氣暴躁啊?」

「這個問題很好,」約翰露出一副沉思的表情,「我想是因為生育是動物的本能,特別在與死亡只有咫尺之隔的軍中,本能想留下後代的關係吧。」

柯尼也沉下臉來理解地點頭。

「可是,撇開童貞問題,就算兵團裡有女性士兵,也是不可能……做那種事的吧。」柯尼結結巴巴,回想兵團裡的女性士兵……他哪敢打任何一位的主意啊?能加入兵團又能存活至今的女兵,可都比男性強悍又潑辣……

「或許我們可以利用放假時間……」約翰沉痛地垂著頭。

「艾連,你洗完馬鞍了?好快!」柯尼看向身旁,一臉羨慕——針對對方有個將他當成世界中心的青梅竹馬。「你也想擺脫童貞、留下後代嗎?」約翰來不及阻止,柯尼就沒神經地問出口。

拿著空空如也的飼料桶,任憑馬匹在臉旁朝他吐氣,艾連睜大著一雙金眸看向兩名馬廄內的同伴,用不可置信的語氣說:「這行為不就像種馬一樣嗎?」

「柯尼,別管他,就讓他童貞一輩子好了!」約翰艾連一向看不對眼,又有情敵宿命,約翰沒來由地一肚子氣。

那酸溜溜的口氣讓艾連也不客氣地反擊:「你這馬臉腦袋裡整天都在想什麼!」

「哼!總比暴躁陰沉的童貞送死笨蛋好多了!」

「閉嘴!種馬!」

「怎麼了?」

女孩子的聲音忽然插了過來,吵得興起的士兵立刻噤聲。

「佩托拉前輩,什麼事?」

嬌小的女性士兵看了看回頭繼續做自己份內工作的新兵,朝面對自己發問的艾連說:「艾連你在正好,兵長要你來幫忙。」


貨車上高高堆起了貨物,也已經以雙十字套上皮帶,由於貨物體積龐大,還需要多捆幾道繩子固定。被叫來幫手的艾連使盡力氣拽住馬車側面的繩索,以便將它結實地纏在貨物周圍。

里維兵士長在他的同側沉默監工,讓艾連更加緊張。

男孩想要找個話題,才不至於隨時意識到那讓他緊張的沉默眼光,他張口便說:「兵長……你有聽過那個傳說嗎?童貞戰死的話……」

「有啊。」長官看著他揮汗如雨的部下,臉色如常地回道。

「……果然這傳說是真的嗎?」

「會很遺憾吧。」

「咦?」

「死亡就是什麼都沒辦法做了,所以要把握生命盡量不留未盡之事地死去,性行為當然也可以算是一項。」

艾連頓住動作,眨了眨眼回頭注視語氣平淡的長官,一句「所以您已經不是童貞了」差點問出口……假如繩索沒有突然彈開的話。

「喂……看哪裡,注意……」

「嘎啊——!」上司的提醒已經來不及,伴隨慘絕人寰的一聲慘叫,擁有巨人之力的男孩初次體會到拉緊的繩索突然彈開砸到臉上的劇痛。那之後,顏面正中央的一道泛紅鞭痕保留了一段時間,還讓童年好友纏住自己問了半天,是不是那陰沉粗暴的長官弄的。

 

 

 

END


评论(5)
热度(10)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