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进巨]黑暗中看见光芒(艾利) 18 (修改)

18

最后,他们租下一幢破旧的公寓二楼。

这个地点让艾连倍感讶异。

那幢公寓一楼就是房东住所,房东似乎在卖五金或是帮人修理电器。而通往里维他们租下的二楼,须穿过店面与隔壁建筑物间的防火巷。那条十五米长的小巷只有一肩宽,一次只容一人通过,通往二楼的阶梯就在防火巷尽头左侧的门后。阶梯和巷道都是水泥外露的石地,地面有些坑洞,阶梯十分狭窄,同样一次只容一人通过。

二楼空间倒是比从外面看起来的大,约莫三十坪大小,分隔成两个空间。一上到二楼面对的是浴厕,右手边则是厨房与饭厅。再过去是由家具区隔而出的另一个空间约十坪的房间,当中摆了一张加大单人床,看来是卧室用途。

厨房侧边有一扇门,门外有一架通往三楼的铁梯子……说是三楼,其实已经是楼顶,除了水塔外空无一物,唯有几支竹竿悬挂着乌黑的晾衣绳。

这里岂止不舒适,还相当简陋,农渔出身的艾连自己不觉得怎样,他困惑的是里维竟会选这样一个地方暂住。不过无论是巷道、阶梯、阶梯连接二楼的角度,以及隔开厨房与卧室的家具不及人高的这些条件,都让此处具备容易发现敌人入侵的优良条件。

艾连眼睛滴溜溜地四处打量。长官带他见识了整个居住空间后,像是出考题地询问:「说说你的意见。」

艾连将观察到的优点回答出来,在长官脸色淡然地点头后,绞尽脑汁想提出个人见解以获得不知道会不会有的奖励:「只是……」

「说。」见他有想法,里维询问的眼光投向他。

「就是空间有点狭窄,若有杀手狙击不太容易应敌。」

「啐。」一听艾连的理由,准将不满意地皱眉,讽刺地说:「场地太小?要不要干脆住到技击场算了,空间大到能施展得开拳脚。」

「呃……」艾连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看样子自己提出的意见不怎么受青睐,奖励当然也没指望。

「对我们而言空间狭窄,对对手而言也是。谁更能利用场地,谁就掌握主动。」

「是。」艾连不再有意见,握拳敬了个军礼。

「够了,不用再行王政那一套礼仪。还有,即使受到狙击,也不得动用武器。现在,先打理一些必要物资。」

「是!」

他们去了一家仓库似的地方买衣服、日用品,更多的是扫除用具。这星球的扫具千奇百怪,他们光是在家庭用品区就花了一个小时。

来到盖亚就没有扫除机器人了,得亲力亲为。他们一回到新住处,就开始忙碌整顿这个暂时居所。

「地上干掉的水渍要用湿抹布跪在地上擦,再用干布擦过。」没有自动化工具,更能看出男人的扫除功力,艾连不得不佩服。

卧室里只有一张加宽的单人床,里维也不像要再添购一张床的样子。艾连拆着寝具的包装,自动自发打地铺。

里维默默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继续手上工作。

「兵长,我们住在这里之后该做什么?」

「观光。有架送上门就打。」

「欧鲁前辈他们呢?」

「他们会尽好自己的本分。」

里维的回答勾起艾连不久前的回忆。里维小组分头行事前,君达‧修兹一脸严肃,特地将他叫到一旁。

『你真的觉得在舰艇上,兵长举枪是为了射击佩托拉吗?』

这句出乎艾连意料的开场白让他支支吾吾起来:『我……不知道。』

『我、艾鲁多和欧鲁三人都觉得,佩托拉是为了不让兵长面临痛苦的选择,才会自戕。佩托拉的死,里维兵长绝非表面上的无动于衷……他绝对比你所认为的,打击还要更大。』

『……我很抱歉,我当时太冲动了……』

艾连回想当时里维枪口所指,不仅是佩托拉的位置,也是三名宪兵的方向。佩托拉坚决的举动以及无声的抱歉,她对里维的了解果然比自己深多了。

君达深深凝视后辈,拍了拍他的肩。

『我们都是兵长挑选出来的。比起王政,我们尽忠的是兵长。』

艾连偷瞄着一如往常冷静自持的长官,这男人自从着陆后,表现出来的环境适应力在艾连认识的人当中可说无人可及,艾连不意外这样强大的生命体足以在任何一个未知、险峻的星球生存下来。而要说有什么能打击到这个人,换成里维小组外的任何一个人告诉他他都不会相信;但,说这些话的是距离里维最近的里维小组成员啊。

『里维小组的任何一名成员都能毫不迟疑为里维兵长牺牲生命。就理智上来讲,我不认为艾连你能够成为支撑兵长的力量,但是……也只能托付你了,毕竟目前在兵长身边的人是你。』

就算君达不吩咐,艾连也是如此决定的,但他还是感谢前辈特地跟他说了这番话,这表示他多少能和他们四位并肩了吧。

将新租屋打扫得焕然一新后,已经是当地夜间十时了。里维下了外出命令。

艾连依令换了衣物,随里维出门。盖亚城乡人口分布差距大,人口集中在都市,而他们住的地方距离市区有一段距离,在入夜更显宁静。艾连马上就明白出门的目的是什么,里维指着路灯照明的人行道,命令他沿着人行道徒手跑二十公里。

了解到长官是带他做体能训练来了,艾连遵从地跟在长官身后定速慢跑。

在玛利亚时体能训练是每日必做的功课,比起一天三十公里的规定,二十公里简直可以脸不红气不喘——但艾连跑完二十公里,发现刚入伍时体训完快不支倒地的自己又回来了。

回到一楼巷口,艾连弯着腰手掌抵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汗水成串滚落,小腿酸痛得快炸开了。他又累又纳闷;即使身处太空一段时间,但在宇宙飞船中保持锻炼,体力会下降那么多吗?但一看长官却又是脸色如常。

里维呼吸平稳,双手环臂站在一旁等他调整呼吸,一边用脚底板点着地面。

「这样就不行了吗?等会还要做伏地挺身及仰卧起坐呢。」

「……是的兵长。」艾连用力喘了几口气,抬起头来,眼神有些游移。不知为什么,他下意识觉得做这两个不陌生的基本体能训练会更累。

里维面无表情瞅了他一眼,率先上了楼。一回到住处,在还算宽敞的空旷地面率先一手放到后腰,肩高脚低单手撑地,「一百下。」

艾连照做。体能降低的确不是错觉,以往在玛利亚可以顺利做完单手二百下,但现在一百下已经是极限了。

里维起身后却依旧一脸平静,看不出疲劳。艾连心里想以这人的速度和自己同时结束,应该做了有二百下。他有些灰心,拍着小腿舒缓紧绷的肌肉。

「觉得累是当然的,」长官倒是没有责备讥嘲,淡淡解说,「这个星球的重力是玛利亚的一点九六倍,平常不容易发现,但在训练时会对体力产生更大的负担。」

艾连一愣,抬头看向长官。

「托洛斯特和玛利亚重力差距不大,你们刚加入调查军团时的不适应,把归因为练习量也很正常。」

「可是,兵长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影响啊。」艾连因为这些像是安慰的话而稍微宽慰了下,但转眼又犹豫起来。

「那是必然。」男人已坐到餐桌前喝开水。艾连摸摸鼻子,感到自讨没趣;任何人试图与人类最强比较,只会失去自信。

「今天就先练到这里,以后每天都要将体能训练排入行程中,并逐日增加强度,务必将体能调整到原本程度——麻烦可不会等你有了万全准备才找上门。」

「是。」

在里维授意下,艾连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先去冲澡,冲完澡还尽可能将浴室洗过并拖干,虽然还是落了一根头发以及排水孔的水渍,被后洗出来的里维削了一顿。当时艾连眼皮已经重得抬不起来,躺在自己的地铺即将昏死过去。

那一晚体力完全透支的艾连睡得不省人事。

当第一道晨曦从云间透出,窗外传来鸟的啼叫,艾连强迫自己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还维持着昨晚失去意识的姿势。

艾连记得训练兵时期学过水土不服的症状:一个星球在饮食空气微生物气候时间与自己母星相差太大,导致生理排斥作用。从不知道适应重力会让身体那么疲倦。

盖亚与席纳相距十八光年,从这里前往自己的母星希干希纳,如果不使用空间跳跃,刚出生的婴儿都快跟自己一样大了。

某种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让艾连微微地瞇起眼,揉了揉自己的脸。

「……恶心死了。」

旁边突然响起的说话声让艾连差点跳起来。他转过头,长官侧躺在旁边那张床俯视他。

「呃……兵长早。」艾连想起他们住在同一间,比起在席纳时的距离还近。艾连感到脸颊的肌肉有点不受控制。

「一大早傻笑什么?」里维略抬起上半身,依然盯着他。

「我也不晓得……清晨在另一个星球醒来,觉得很奇妙。」艾连觉得这些话比刚才无意识的笑容还要傻,早知道就说自己做了好梦就好了。

「将体力完全用完的感觉不赖吧?」

「哈哈,有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

艾连坐起身,眼神突然僵住。里维昨日在卖场买的衣服的衣领似乎过于宽松,侧躺的姿势让他露出从颈项到锁骨的美好线条。就算是长时间坐在飞行器中,每天固定在太阳底下的体训也少不了,以一个自幼从军的军人来说,那肤色实在过于白皙……

里维刚醒时的一丝茫然敛去,表情又恢复平时的干练。

「我们独自行动的消息应该传遍这个星球了。」

「好的,请问今天的行程?」艾连恭敬地采取盘坐的姿势,低头不敢恣意视奸自己的长官。人类果然是陆地生物,一落地,生理需求就格外敏感,早晨小叶卡的状态已经有些尴尬,不能再继续刺激下去。

「夜晚进行体能训练,上午就先在这区域里晃晃,了解民情风气。训练以外的时间可以自由行动,你可以看你想去那里绕绕,但一定要先报备。」

艾连精神一振。这表示这段时间可以跟里维形影不离,傻瓜才想单独行动。

里维到浴室盥洗,换了衣服出来。他们都把自己从玛利亚穿来的衣服收到箱底,换上昨天买来的衣物,这能帮助融入盖亚。艾连颇觉新鲜地打量长官穿的连身帽衫。这种样式的衣服在王政本土也不是没有,但里维的军阶让他向来不是着军服就是浆得平整的西服衬衫;以里维的身形,衣服都须经过订制,在这里自然不可能特地订制,因此里维只能在为数不多的小尺码衣物中挑选。

是童装吧。艾连没有恶意地想(当然没胆说出来),这衣服让里维看起来更年轻了,怪可爱的。

「再看就把你的眼珠挖出来,反正还会再长。」虽然艾连没有恶意,但目光集中的对象显然不这么认为,口气凶恶地威胁。

艾连低下脸,下意识将手放到眼睑上,无辜地辩白:「会痛的啊,而且我也不知道长不长得出来……我又没什么特别的意思。」

里维用鼻子哼气来回应他,显然不屑与他计较。

夜晚下起绵绵细雨。评估过雨水没有危险性,里维决定照常体能训练。

「兵长、兵长!」

里维的便服装扮让艾连觉得新鲜,看起来也比较好亲近。比起新奇的景物,艾连更常把目光放在矮个子长官身上,并自然而然希望藉由呼唤获取对方的注意力。

「叫一次就好。」

「是的。兵长。」

「什么事?」

「呃。」

其实只是叫好玩的,但艾连不敢据实回答,临时想了一个问题:「兵长到过很多星球吧,有没有比较特别的经历?」

里维往天空看了看,回忆了一下,「有聚集成某种图案的蝶和带有姜味的雨。」

「那也太奇怪了吧。」

「嗯。」

「那淋到那种雨不就浑身都是姜味了?究竟是怎么形成的?」

「我哪知道。」

「……」

话题就这样结束了。

艾连再接再厉。

「兵长。」

「嗯。」

「你是如何克服不同星球的语言问题?」

「殖民星球不都改用王政通用语?」

「可是你到希干希纳的时候不是说通用语。」当时还幼小的艾连因为对王政不满,对外来的士兵都故意使用母语,而里维跟他交谈居然不成问题,这也是他后来才发现。

里维淡淡道:「希干希纳语多少记了一点。」

「所以兵长很了不起啊,大部分来到被殖民星球的军官都不会想学当地的母语,只会逼迫我们使用王政通用语。」

想到母星被统治的情况还是令青年愤慨不已,现在并非身在王政的领土,他也不必顾忌说了不该说的话会被公审……只要唯一听到这些话的长官不追究。

里维扫了他一眼,「听得懂你们在讲什么才知道有没有人想叛变。」

「……我觉得我好像听得懂兵长的玩笑了。」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闲聊,进了公园绕着步道跑,进行体能训练。经过一夜死也似的休息,疲劳并没有在艾连年轻的身体留下痕迹。艾连看着长官的背影,胸口充满干劲,他迈开脚步,不保留后续体力,在细雨中一鼓作气往前冲,在经过长官身旁时发出一声小小的欢呼。

里维看着逞强冲到自己前方的青年,热度与光亮从前方传递过来;光芒虽然微弱,在愈黑的黑暗中却会愈清晰。里维突然有种预感,这小子会成为日后撕裂黑暗的光芒。

「兵长,雨越来越大了,我自己跑就好,你到凉亭里等着好了。」

里维白了他一眼,不予理睬。

「啊,因为兵长体能已经很好了,是我需要锻炼,兵长才陪我的不是吗?」

「你少自以为是。无论多强,懈怠了,就不能保持最佳状态。」里维严肃训勉。

「所以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都要坚持下去。」

「了解!」

艾连当晚便明白赶紧适应环境的确是刻不容缓的事。六个地痞流氓闯进他们的住宅,被早有防备的他们赤手空拳一网打尽,扭送法办。他们一人是王政辖地的人类最强,一人是具有强大能力的变异人种,不将区区六名流氓看在眼里。可惜调查结果显示攻击者是货真价实流氓出身,没有得到他们是官方派来的暗杀者的证据。

里维好整以暇表示:不必性急,久了他们自然会露出破绽。

 

 


 

TBC

 


评论(4)
热度(14)
  1. 木木田FREE WILL 转载了此文字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