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进巨] Hi! Mother (艾利♀)下

*OOC到无法直视……幸好结束了。

*自创人物注意!多对话注意!

* Eren Jaeger (23); Allen Ackerman (5). 

 

3-1

「妈妈还没有来吗?」红红的夕阳挂在半空,将室外游戏区染成红彤彤一片。小男孩坐在悬挂起来的静止的圆形轮胎上,双脚刚好碰到沙地。

小男孩双手握着秋千两边的铁链,微微偏头看向在旁边的秋千坐下来的青年,稚嫩的嗓音回道:「她要下班才会来。」

「你可以先坐娃娃车回家啊,娃娃车已经开走很久了。」

小男孩摇摇头,「家里没有人。」

「是吗。要不要到教室里面,外面蚊子满多的耶。」

「不用了,在外面等比较快。」

青年抓了抓头发,「那、我陪你聊聊天好了。」

「你可以不必陪我啊。」小男孩摇头晃脑,「我又不会跑掉。跟一个小孩子聊天很无聊的。」

青年:「……还好啊,不会无聊。」

小男孩重重叹了口气:「你会无聊所以找人聊天吗?那我还是陪你聊天好了。」

「谢谢你喔。」青年不知道小男孩为何得到这个结论,干巴巴笑了几声,随便找了个话题:「小艾伦明年就要升大班了,是不是很期待当哥哥呢?」

小男孩偏头想了一下,「有一点点。」

「一点点而已吗?」

「就这样而已啦。」小艾伦用拇指和食指比了一公分的距离,撇着嘴角说:「读大班还不是在幼儿园。我从幼幼班就一直在这里了耶,每个人都认识也讲过话了。」

青年装作很惊奇地说:「哇,所以你对幼儿园很了解喽。」

「对啊,你今天才刚来,有甚么不知道的都可以来问我。」

「哈哈,那以后要拜托你了呢!」青年展露爽朗的笑容,突然想到什么地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啊,六点了,我该走了!」

「去吧去吧。」小男孩挥了挥手。

「再见喽!」

小男孩用碧绿的眼眸望着身材高挑的青年跑进教室,冒冒失失地碰歪了几张小桌子,再抓着背包跑出教室,朝他挥了挥手道别后慌慌张张左右张望了下,才往门口撒腿狂奔。

青年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马路对面后,小男孩双脚落地离开秋千。来接自己的女人从另一边的街道徐徐走来。

自动自发进教室拿了自己没什么重量的小书包,整理好胸前稍微歪了的手帕,戴上帽子。老师将他带到门口,穿着长裙的女人已等在那里。

「回家小心,小艾伦。」

「再见,亚妮。」朝老师道别,小男孩乖乖牵住母亲的手,耐心等候母亲与老师向来简短的交流。

「小艾伦今天也很乖呢,阿卡曼太太。」

「谢谢。」

「不会。」

女人牵着小男孩走往她来时的方向。

「喏,妈妈,我告诉妳喔。」小艾伦摇了摇母亲的手。

「你说。」

「今天来了一个大哥哥,他的名字跟我好像喔。」

「是吗。」

「对啊,老师在叫他的时候我都以为在叫我呢。真是困扰啊。」

母亲随口附和:「是挺困扰的。」

「不过也没那么像啦,他叫『艾——连』,我是『艾伦』,不一样喔!贝蒂和乔治都会念错,我才不会!」

「……」

「而且老师都说我跟他长得很像,我们都是绿色的眼睛喔!」小男孩用空出来的手撑住一边眼皮,展示给母亲看。「可是他太高了,如果没蹲下来,我就看不到他的脸。」

「……是吗。」

「嗯!」小艾伦点了点头,挥舞着手说:「妈妈,我要升上大班喽。」

「恭喜。」

「妳是不是可以生个妹妹给我了?」

女人的回话难得有比较长的句子出现了:「你以为生小孩像拉屎那么容易吗?」

「不是像大便一样用力『嗯——!』就出来了吗?」

「当然不是啊傻小子,如果像母鸡下蛋那样恐怖,房子早就住不下了。」女人用感到恶心般的表情道:「没有男人的精子在输卵管和女人的卵子结合,在子宫里度过四十周左右,并且经过阵痛得天崩地裂的过程……」

「妳就直接说需要一个老爸才能生就好。」

「……啊,你很聪明嘛。」

「那还用说。」小艾伦有些得意地翘高鼻子,「有老爸就能生妹妹了吧?」

女人平板地说:「放过你老妈吧,她四十岁了。」

小艾伦鼓起双颊,「园里的老师都说妳看上去很年轻,一点也不老!」

「我说艾伦,」母亲好一阵子没再说话,静静听着儿子的童言童语。到了家门口时,才以微弱的声音问:「你想换一间幼儿园吗?」

小男孩抬起头,在夕阳余晖中只看到母亲被染红的侧脸。

 

3-2

「小艾伦,你可以给我看看你的联络簿吗?」

小男孩扭动身体想摇动秋千,但只有秋千板前后摇动。听到青年问话,忙中拨空问道:「为什么你要看我的联络簿?」

「呃……检查……对,我是要检查你联络簿有没有签名呀。」

「你又不是老师。」

「呃……」

「可以啊,可是你要帮我占住秋千喔。」小艾伦跳下秋千,往教室跑去。青年看着围在旁边等着荡秋千的其它小孩们,尴尬地笑了笑。

「联络簿在这里。」小男孩很快就回来了。青年之前瞄过他的书包,里面空空的只放了一本联络本,应该很容易就找到了吧。

「……秋千怎么被人抢走了?」看着三个秋千都坐了其它小孩,完成取物任务回来的小艾伦不悦地皱着脸,脸色看起来有点凶恶。

青年接过联络簿,清了清喉咙解释:「占位子是不好的行为。我们来玩翘翘板吧,翘翘板也很好玩哦。」

「我才不要!跟大人玩翘翘板不好玩!」小艾伦双手抱着胸,气咻咻地站在秋千旁,对其他荡秋千的小孩子们虎视眈眈。

青年喃喃自语:「秋千有这么好玩吗……」他在树下的石椅坐下来,轻轻翻开封面署名艾伦‧阿卡曼的联络簿。

印着可爱大象图案的薄薄簿本相当整洁,外面还套了书套。每天家长签名栏位都有签名:格子正中间端正签署着「阿卡曼」这个姓氏。「家长的话」栏位除了简单回应老师的话之外少有留言。

青年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读完的。

学期初有一次幼儿园老师在本子里稍微告了小男孩一状,表示小男孩在园里用餐时间跑来跑去,屡劝不听。家长简单回了一句:「会好好教导。」后面就不再出现相同的告状了。青年记得现在小男孩吃饭都会乖乖坐在小椅子上,吃完收拾才离开。

联络簿中大多是老师表达孩子在园里的行为表现,家长答复精简,多是「了解」,或是「谢了」。

只有一次家长主动在「家长的话」栏位留了言:「艾伦笔盒中发现一枝不是他的三角铅笔。」隔日老师答复:「问过同学,是不小心拿错,不是小艾伦故意拿的。」当天家长回复:「那就好。」

该不会如果老师说是小艾伦不经同学同意顺手放进笔盒,就要处罚他吧。青年心里想象着小男孩被处罚时那张脸可能露出的表情,有些苦恼地笑了。

上课钟叮叮当当响了,再也没机会荡到秋千的小男孩跺了跺脚跑回教室,忘了将联络本拿回去。

青年坐在原处,轻轻抚摸本子上的字迹。

 

3-3

「妈妈,大家都会起哄艾连跟亚妮,说男生爱女生呢。」

正在料理晚餐的母亲似乎不太想回应,但还是捧场地问:「……为什么?」

「因为亚妮虽然人很好,可是平常不常笑,但是跟艾连讲话的时候,就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我们都有看到她偷笑喔!」

「这不是挺好的么。」

「妈,你切菜切得好用力。」

「因为红萝卜冰太久了有点硬。」

「咿——我不要吃红萝卜啦!」

「不许挑食。」

「吼——」

「不准发出那种声音。」

小萝卜头安静了半分钟,声音又响起了:「妈,妳以前有跟爸爸约会过吗?」

「……」

「妈?」

「有吧。」

「你们约会都去哪里啊?」

「我家。」

「没有出去哪里玩喔?」

「例如?」

「儿童乐园之类的。」

「那是你想去吧。」

「唉……艾连和亚妮一定也想去儿童乐园约会的。」

「……那跟我们没关系。等你哪天交了女朋友想约会再跟我说。」

「我年纪还小,还不想交女朋友耶。」

母亲耸了耸肩,将饭菜上桌,「尊重你。」

 

3-4

艾连赶到的时候,缠成一团的小孩们已经被分开了。一个脸颊被咬了一圈牙印,一个被推倒膝盖破皮。

「小艾伦,你怎么可以咬人呢?而且对方还是女生呢,万一以后破相了怎么办?」另一个小孩被佩托拉老师带到一边安抚,艾连无可奈何拿来医药箱帮最近处得不错的小男孩上药。

「破相是什么?」

「破相就是脸变很丑,小艾伦你要娶她负责吗?」

……!我有流血,我比她严重耶!」

「可是脸跟膝盖不一样。脸每天都会被人看到,而且女生很爱漂亮的。」

小艾伦转了转眼珠,垂头丧气忏悔道:「我错了。」

艾连欣慰地点头,「那等下就去跟小莎道歉吧。不过为什么你们会打起来?」

「因为……大家都说她妈妈是所有人的妈妈中最漂亮的嘛。」

「嗯,小莎的妈妈的确很漂亮。然后呢?」

「我就说我妈妈才漂亮……」小男孩头垂得低低的,讲话声音也越来越小。

「这样就打架?」艾连啼笑皆非。

「每个人都站她那边,我就很生气……」小艾伦低声说,「我觉得我妈妈才是最漂亮的嘛。」

「……」艾连默默盖上医药箱的盖子。

「小艾伦,过来一下。小莎的妈妈来了,你的妈妈等一下也会过来!」亚妮的叫唤传来,小艾伦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

「艾连,不好意思,你帮我整理一下小朋友们的点心碗可以吗?」

「好、好的。」艾连有些手足无措,他先去洗了把手,然后将点心碗盘迭好收进教室后方的办公室。他将脸贴在办公室的门框旁,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不久,双方家长都到了,在教室后的团体活动区坐下来,各自的小孩带在身边,协调这次的打架事件。其它的小朋友们则被别的老师带出去做室外活动。

「艾伦的妈妈,真是抱歉,妳在工作还让妳跑这一趟。这次小艾伦和小莎都有动手……」

艾连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一颗心悬在半空中。他怕双方家长会起冲突,他怕小艾伦会被处罚,幸好在老师的调停下都没有发生。艾连微微松了口气,但听着那道向对方家长致歉的清冷嗓音,心脏隐隐抽痛。

 

隔日。

「昨天回家你妈妈有打你吗?」

小男孩摇摇头。

「那就好。」

「她让我罚跪。」

「……」

「艾连,我可能要转学了。」小艾伦趴在小桌子幽幽地说。

「!」

「我知道你会很舍不得我,可是我没办法。」

「……是你妈妈要你转的?」

「她只是问我的意思,我不想拒绝她。」

「你不想要转去别的幼儿园吗?」

小艾伦摇摇头。「妈妈可能又想要搬家了。」

要搬家了?」

小艾伦点点头,「我家没有爸爸,只有妈妈。妈妈工作很辛苦,都没时间交男朋友,我也不可以只顾自己。」

艾连突然站起来,吓了兀自神伤的小艾伦一跳,「小艾伦,明天周末,我去你家做家庭访问!」

 

「妈妈,电铃响了。」

「推销的吧。」

「我有预感不是喔。」

「你哪来的特异功能。」

「妈,你不开门我去开好了。」

「不可以。」一只指甲修剪得整齐圆润的手拎住身高只到她腰部的儿子,女人穿着拖鞋往门口走去,没有直接打开门,而是在窗户边往外看。

不速之客正在庭院外的门口有些局促地朝里面观望,马上捕捉到女主人出现在窗户后的身影。

「那个……我叫艾连‧叶卡,是玛利亚幼儿园驻园实习医师,来做家庭访问!」

「……抱歉,房子里很乱,不方便招待客人。」

「妈妈,房子里干净到不能再干净了。」小孩的声音不配合地响起。

「没关系,我不介意的!不然让我待在庭院就好?」艾连退而求其次,他紧张到差点咬到舌头。

「那就委屈你了,我对生面孔比较有戒心。」

「妈,我保证那是我们园里的医师,不是生面孔。」

艾连感激地进了外门,站到庭院中。院子中的一块草地上搭了洋伞,摆了几张白色桌椅,他也没敢坐下。

「有什么事吗?我家小孩在园里不规矩?」

「妈,妳昨天去接我时,佩托拉就跟妳讲我的事讲很久了,晚上我都在家耶。」

孩子的母亲朝站在自己旁边垫着脚尖往窗外看的小鬼头斥责了一声:「你这小鬼安静一点。」

「不是的,不是小艾伦不乖,而是我听说你们要转园的事。」

「啊啊。」

「请问是发生甚么事让妳想让小艾伦转园吗?」

「没甚么,就想换个环境。」

「是园方哪里做得不好吗?」

女主人淡淡说:「没甚么不好,纯粹是我个人的决定。没别的事的话请离开吧,一个实习医师要做到这样也辛苦了。」

眼见女主人已经半转过身打算结束谈话,年轻医师着急地抓住门框,喊道:「等等,还有别的重要的事!莉……阿卡曼小姐,可以还给我吗?」

「什么?」

「还给我,我的女友以及……」

刷的一声,窗帘被拉上了。

「妈,妳这样好像吵架吵输躲起来喔……」

窗外的呼唤还在持续,小艾伦困惑抬头看了看母亲后,随即噤声不语,构住窗帘下方的手也缩了回来。

 

3-5

「真巧呢,艾伦和莉维小姐。」园区入口处的高个子年轻人像是已经等了有一会儿,和他们招了招手。

「……阿卡曼。」

「啊?」

「我的姓氏。」

「抱歉。」

「你说的要一起来儿童乐园的『朋友』就是他?」莉维转向牵着自己手的儿子。

小艾伦点点头,爽快地承认了:「对啊,就是艾连嘛。」

「哈哈,因为我很久没来儿童乐园了,想回味一下童年……」艾连抓了抓后脑。

「你的童年时光还真长……」莉维撇过头嘀咕。

艾连放下抓头的手后似乎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紧张地寒喧:「好久不见了,莉维小姐今天穿得很漂亮呢。」

莉维翻了个白眼,已经懒得纠正他的称呼,第一次在她家门口时还很老实称呼她的姓,之后就……得寸进尺。「你每天都接艾伦回我家,等我回来才离开,哪里好久不见。」

「哈哈……一个晚上就挺久的。」

莉维呼了口气,牵着儿子往入口走,「艾伦,去排队吧。」

 

看着小艾伦玩着旋转木马转来转去却不头晕,转到看见他们时就朝着他们挥手吶喊,艾连也朝他挥挥手。

「别再追着我好吗。」嫌栏杆脏而故意与栏杆隔了一步的莉维面无表情说。

「因为妳一直逃啊……」

「你不要一直追我就不会一直逃。」

「叫我怎么不追……」艾连面露委屈,眉毛尾端都垂下了,「五年了……每当一有妳的消息,妳就马上又不知道搬到哪里去。妳公司的人都把我当可疑人物,一看到我就叫警卫。好不容易得到进幼儿园实习的机会,我才能掌握住你们的下落。我是不会再让你们偷偷搬走的喔!」

「烦死了。」

「这是我唯一的优点嘛,不然当初怎么追到妳呢。」

「医科生这么闲吗?」

「当掉重新再读就好了。」艾连的笑脸写着「本人看得很开」。

「浪费。」

「反正学费是花我打工赚的,我才没有花到我父母的钱呢。」艾连特意声明。

「满有骨气的嘛。」莉维脸上却露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连鞋子都穿了好几年舍不得换呢。」艾连轻轻踢了踢栏杆。他脚上的运动鞋看起来已经弄脏又清洁过好几次,本身的颜色都褪了,鞋尖的塑料黏合处也微微绽开,他还是没舍得丢。

「那双鞋对现在的你不会太小?有钱就快去买一双,把旧的丢掉吧,卖鞋的商人也需要生意啊。」莉维冷淡地回应。

艾连笑了几声,接着沉默下来,一时间只有游乐设施的音乐回荡在他们之间。艾连伸手探入口袋,摩搓了好一阵才深吸一口气把东西拿出来。再出口的声音带着颤抖:「莉维,虽然有点迟,但妳可以收下吗?」

莉维睇着那个掌心大的小方盒,哭笑不得,「……我已经四十了,叶卡先生。」

「如果妳非要等我也四十才肯嫁给我,那妳五十七岁时,我还是会持续向妳提出求婚请求!」

「你的头脑是不是有洞。」

「要我跪下来吗?我可以的!」

「不准跪!你怎么觉得我会嫁给你,我们已经分手那么多年了!」

「我没有答应和妳分手!」

「事实就是分手了。」

「妳还爱我,否则小艾伦不会被宠得那么嚣张!」

「妈!艾连!」音乐结束了,旋转的游乐设施完全静止下来。黑发碧眼的孩童跑下阶梯,手舞足蹈朝他们跑来。

 

『我想要追莉维,可以吗?』

『你怎么知道妈妈的名字?』

『资料上有写。』

『是吗。』小艾伦眨了眨眼。艾连发现他的讲话方式也很有他母亲的调调。

『你说莉维没有男朋友,那我想要追她可以吗?』

『你应该问她,不是问我。』

艾连失笑:『因为我们感情很好,所以我告诉你啊。』

『到时候失恋可不要哭着跟我说,我妈可是很难追的。』小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自豪。

『你怎么知道?』

『因为她每天下班都准时回家,而且从来没有男人跟她一起回来啊,放假也从来没去约会,都在家里陪我看电视。』小艾伦数着手指,『之前有个医生和穿西装的金发叔叔对她很好,可是她还是对他们很酷。』

艾连在亲生儿子面前不动声色,心里乐得很。『这么难的话,就拜托你传授我一些秘诀了。』

 

3-6

「艾连。」

「你就不能叫我一声老爸吗?什么事?」

「你跟老妈说我生日蛋糕要巧克力的。」

「不然她想买什么口味呢?」

「她要买水果的,惩罚我平时都不吃水果,把她切好的水果偷偷倒到马桶。」

「你这小孩真浪费……你怎么不自己跟她说呢?这是你的生日,你有权利表达你的意愿啊。」

小男孩忧郁地叹了口气:「她说不守规矩的小孩没权利讨价还价,所以我的权利被剥夺了。」

「那我也没办法了。」艾连遗憾地表示。

「你是大人,而且她比较听你的话,你可以说服她。」

那是你没看到我被她狂电的模样……不过儿子的奉承还满有用的。艾连嘴角微微翘起。「可是啊……」

「爸,拜托了。」

这小鬼!

「……包在爸爸身上!」

 

bonus

「艾伦?」听到呼唤时,艾连正点下邮件的传送键,没多久屏幕上便显示「邮件已传送」的字样。

他躺上床,挨在未婚妻身旁,「我在。」

「不是说你。」

「……他自个儿睡了。」

「艾伦睡前都要听床边故事的。」

「他长大了。」

「我记得你说过你要带小孩?」

「……是,其实我已经说过故事哄他睡了……那小萝卜头问题一堆。」

「正处于嘴巴过动的年龄,你小时候也是这样。」

「我才没有……」艾连揽住她的腰。

「他又有甚么问题了?」

「他问我怎么没叫妳留长发,男生不是喜欢女生长头发吗。」

「你怎么回答?」

「我说我不敢。」艾连笑,抚摸着未婚妻葱白的干爽后颈,「不管妳长发短发我都喜欢。」

「贫嘴。明天婚礼你究竟通知你父母了没。」

「有啊。」就在方才发送的mail里通知了,至于双亲明天来不来得及到场他就不知道了。

他紧紧抱住未婚妻,埋在她的头发里亲密地问:「什么时候再跟我生一个里薇?」

「放过四十岁的老女人吧……」

电脑在长时间待机下自动关闭显示器,灯光熄灭前停留的寄件备份页面上,是一张数位相片。相片中有一男一女,背景是这幢房子外围的花圃,他们之间坐着一名有着与男人相似眼珠颜色与轮廓的孩童。

不认识的人也能一眼便看出那是张全家福。

 

 

 

FIN

 

一些(没有也无所谓的)里设定:莉维懒得想名字,看儿子眼睛颜色很像艾连,就取了音相近的菜市场名。(我才不会说我以前以为艾连名字就是Allen……)莉维的父亲因为她未婚产子两人发生争吵,最后断绝关系,但还是不请自来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在婚礼后还想揍艾连一顿。相当的温馨啊。(误)

(兵长脑力8+艾连脑力3)÷2=小艾伦智力5.5,合理推测小艾伦是小时了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上)是莉维、(中)是艾连、(下)是儿子为中心呢?因为(下)是儿子中心,所以艾连在A国重新追求莉维的过程就跳过了。请同好们多多生产艾利♀吧!可以的话也请at我!

其实这是写来当母亲节贺文的。Happy Mother’s day!

 


评论(6)
热度(30)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