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文風挑戰

挑戰者:Yunyan

原作名:進擊的巨人

角色:艾連/里維

*就不用圖片版了,直接上文字。

 

1. 自己慣有文風

艾連抓了抓頭,他的髮在強烈陽光照射下會呈現褐色,但現在沒有陽光,因此是沉重的黑,看起來還是很蓬鬆柔軟。里維靜靜看著他。這俊朗的年輕人還看得出幼年的影子,十多年前那個毛燥單純的小鬼皺成一團的五官長開了,手腳也抽長了,居然還長得比他高,有一米八了吧……可是骨子裡的熱情、意志和衝勁還是保留下來。或許因為經過事變,變得有些憤世嫉俗。善良卻沒有足夠理智,積極又拿捏不準分寸,是優點也是缺點……假如沒有制衡,總有一天要撞得頭破血流。

啊……半年來這小子闖的禍還不夠多嗎?

——〈黑暗中看見光芒17〉

 

2. 黑暗文風

喀哩喀哩……

他是被一串奇異的聲音擾醒的。

周圍依然不見光明,顯然還身在那陰暗潮濕的地穴。動了動手腳,石壁的低溫自已然麻痺的手臂後側傳來。

萬籟無聲,連蟲鳴夜梟都沉寂了,同伴們的呼吸聲幾不可聞,不知又有幾個倒下。他們依然被困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地方,糧盡援絕。傍在身側唯有那道奇異的聲音。喀哩喀哩……

喀哩喀哩……

低垂的眼瞼瞠大開來,抓緊睡眠時仍握在手裡的尖銳石塊,瞬間提起的戒備讓他肌肉醞釀著隨時可一躍而起的力道。

側前方的石壁,一名本就清瘦的少年佝僂著背蹲踞在地,喘息聲在靜默的環境分外突兀。

「……艾連?」

咬著什麼物體的奇異聲響暫時消失了。

「兵長,我餓極了……」少年看向這邊的眼瞳,散出幽幽的青光。幾許從穴頂透下的光線描繪出少年舔著上唇的舌尖。

「所以我把他們都吃掉了。」

——〈飢虎〉

 

3. KUSO

大樓的窗口冒出一朵朵濃密的黑雲,時不時閃現火光,有些人在窗口猛揮手呼救哀鳴,水泄不通的街道卻沒有一輛消防車進得去。

「艾連!」

「Yes sir!」少年精神抖擻應答了一聲,從隨身行李箱裡抽出工作服,在搖晃的直升機上駕輕就熟地更衣。在他撲上最後一層蜜粉時,長官已經整裝完畢,毫不遲疑踩下機門階梯。少年用崇拜目光膜拜他的偶像。

「好了嗎?市民已經等著我們拯救。」

「是!今天在鏡頭前依然無懈可擊!」

——〈變身!偶像特攻隊〉(這應該是有病的那題)

 

4. 翻譯腔

納迪娜:

幾日前妳拂袖而去,談話依然沒有結果。一週一日的見面不歡而散,相信令我們雙方遺憾。

我知道妳怪我沒能站在妳那邊支持妳。我是那麼理解妳的擔憂,對於妳的計畫也給予精神上的支持,但……

我無法與他對立。不僅僅因為年輕時他是我的長官、旗幟和道標,更重要的是——

當他收下我的婚戒時,我已決定無論如何這一生我都站在他那邊。

——〈浪漫的老葉卡〉(誰懂翻譯腔是什麼鬼)

 

5. 少女或者小清新

「這裡的手指這樣夾住,就可以多托一個餐盤。」領班站在身前,為自己調整雙手的擺位,嚴肅的臉距離近到呼吸可聞。這位平日只敢遠觀的領班,艾連居然看他看了出神。

細狹地像是狠瞪的眼,鼻子與小嘴都凜冽地不容侵犯,五官組合成一絲不苟神情,白上衣黑西褲包裹著身材密不透光,卻在紅色領結與每一絲褶皺上漏出一縷色氣。艾連吞了口口水,感到心跳以加速度頻率跳動。

「聽到了嗎?」

「啊……懂、懂了……啊啊!」當他想應答時,拿在手上的七個盤子一股腦兒噹啷噹啷落了一地。

「……」

柔和的壁燈與領班陰暗的臉色相互輝映,咖啡香將若有若無的皂香淡化了。窗外正午艷陽高照,空調令店裡的溫度清爽宜人。

手忙腳亂收拾殘局的艾連臉紅過耳。

自己好像有了喜歡的人,怎麼辦?

——〈戀上高冷領班〉

 

6. 蘇蘇蘇蘇蘇蘇蘇

方才迴蕩動人音樂的大廳被雜沓人聲所取代,裝扮入時的貴族慌張抓著各自的外著往門外湧去。主人家的僕從手忙腳亂在一旁引導,門外護衛也在出入口警戒。

「小姐,妳不能往那裡去!」一名侍衛呼喚,他呼喚的對象卻恍若未聞往長廊另一端而去,身後隨從盡責地亦步亦趨。護衛往前幾步想阻止,前路卻計畫好似的被人潮淹沒。

「怎麼了?」

「阿卡曼隊長,有位客人帶著隨從往主人起居室去了。」

「你待在這吧,我去看看情況。」高個兒侍衛頭子瞇起眼,端著來福槍往迴廊深處而去,循著腳步聲轉了兩個彎便發現目標人物。

「站住。出口並不在那個方向。」侍衛隊長冷喝一聲。前方個子嬌小,身著桃紅禮裙的女性停下腳步。

那名……少女?合作地轉過身來,跟班唯唯諾諾地退到旁邊,阿卡曼這才看見女子的正面。束腹將她的腰勒得極細,被碎鑽裝飾著的寬大帽沿遮住她小巧的半臉,在陰暗的迴廊裡,另外半邊瓜子臉顯得白皙無瑕。「不好意思,因為突然想解手。」女子冰冷語調沒有一絲高低起伏。

「哦,我記得舞會大廳旁應該就有廁所。」阿卡曼輕佻地敲擊上膛的步槍,期待女子的驚駭反應。「還是妳想要就地解決,我很樂意為小姐服務。」

「那就麻煩你了。」辜負侍衛隊長的期待,女子嗓音依然沉著清冷。

女子快步走回來時的方向,在距離阿卡曼剩幾步時,在他的視野死角拉起另一側的蕾絲裙襬,從套在大腿的槍套中拔出手槍——「上路吧,豬玀。」

一串槍響,讓外場亂上加亂。

「薇莉小姐——」隨從慌慌張張地跟上夾在人群裡擠出門口的女主人。

「夠了,現在可以不用叫我那個名字了。」她——他用套了白手套的手蓋住裙子鑲飾上的汙跡,往身後投去一個白眼。

——〈傳奇L〉

 

7. 一看就有病

「兵長,如果這次我能成功讓身體硬化,你能給我個獎勵嗎?」

「你說說看。」

「就是個舉手之勞,很簡單的。」

「先說。」

「哎。」

「我可沒空玩猜謎遊戲。如果你想整人就早點放棄。」

「當然不是!我是想要你粗暴地把我提起來,像揪希絲特莉亞那樣!」

「……我現在就可以。」

——〈後日談〉

 

8. 喜歡的寫手的文風

「你為什麼那麼想出牆?」

聽到這個問句時,他從恍惚醒過神來,站在五十公尺高的牆,遠方森林成了一團團叢林,視野中的景物都變得小巧。

「因為自由,就是可以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不是嗎。」

他伸長手臂,擋住太陽,日光從五指之間滿溢出來。

「兵長你呢?」

「如果你想聽到的是你那種天真的夢想,那麼你要失望了。」

果然不一樣嗎?自己跟這個人,能有多少相似之處啊?

「我只是想離開臭水溝般齷齪的牆內。」

——〈學不來的啊〉

 

9. 向原版致敬

「喂……我說話只是難聽罷了,可不是在責備他。確認不足然後抱怨現狀可是很重要的儀式哦。」里維坐在辦公桌邊緣,垂著眼撇著嘴角對著小組成員說道。原本垂頭喪氣的部下抬起頭怔怔地看向他。

原來不是責備嗎?艾連睜大著眼看著長官,接下來長官說了一堆,他很努力解讀卻還是模模糊糊。

「總之,」里維看著艾連一臉傻樣,啐了一聲,「既然媒體言論對我方不利,就分出兩小組分頭行事。一半化明為暗偵察,一半摸魚做幌子。責任我來扛。」

——〈陽奉陰違〉

 

圈小夥伴或者說感言吧

每當該寫稿時,就會想偷懶做別的事……出處篇名不要注意,都是「沒有那篇文」。

 


评论(4)
热度(9)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