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进巨] Hi! Mother (艾利♀)中

(艾利♀)中

注意事項同上集


2-1

「我和莉维是真心相爱的!」在布置得温馨舒适的小餐厅里,少年和对座双亲间的谈话气氛活像是在谈判桌上,而且还是即将破裂的谈判。

「我认得莉维,以前住在我们隔壁那位小姐。可是你刚出生时她已经高中快毕业了,你知道她的年龄……」向来沉稳的父亲此刻的脸色是少年从未见过的凝重。

「我很清楚她三十四了,那又如何。法律有规定十七岁的男人不能跟三十四岁的女人结婚吗?」少年不满地说。

「她整整是你两倍岁数!对她而言你只是个小孩……」母亲皱眉,板起脸说。

「下个月她的岁数就不会是我的两倍了!」

「不是那个问题……你们的年龄差是不会随着时间过去而改变的啊。」

「年龄差又怎么样!」看着对面双亲的表情,少年心往下沉。他想说些什么让双亲理解,但语言能力无法让他及时组织出有效说服对方的说词。

「艾连,我不是怀疑你对她的爱情,而是……以妈妈的角度,实在无法相信三十多岁的女人会爱上十七岁的男孩啊!等等、艾连,该不会你小时候她就对你出手了吧!」

艾连抬起下颚用力闭了闭眼。母亲对女友的怀疑让他觉得既不可理喻又气愤,「不要说的好像是她引诱我,是我追求她的!」

「你确定她肚子里的小孩真的是你的吗?」与母亲相较之下,父亲冷静的多,问的问题却更激怒少年。

「不准侮辱她!」艾连愤怒地站起身,紧握拳头,「你们不了解她就不要乱说!」

「我们没有说什么,只是合理地提问。」男人的眼神隐藏在镜片后,「你还只是个单纯的孩子,而她已经进入社会无数年,这是你再被爱情冲昏头也该清楚的事实。」

「……所以你们从头到尾就是认定莉维只是玩玩,我这个纯情男冤大头被骗了。」艾连身体微微发抖。就算双亲骂他无知荒唐、不计后果什么都好,但就是不该诋毁她!

那是他从十二岁追到十六岁才追到的,就连在男人群里也是傲视群伦,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女人!

他们第一次做爱是在前年的圣诞节,那天正好也是她的生日,他献了一天的殷勤,隔天却还是被她揍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虽然之后在自己屡屡纠缠下她回答了不后悔,但他希望她跟他在一起是真的连一闪而过的后悔想法都不要有。

她物理洁癖,心理更是洁癖,就算百分之零点零零一的可能孩子不是他的,他也想要!

「反正我已经快十八了!等我十八我就要跟她结婚!和她还有小孩生活在一起!」艾连怒气冲冲地搥了一下餐桌,餐桌上的杯盘餐具往上跳了跳,母亲震了一下。而少年转身冲回自己的房间,轰然把门关上。

「亲爱的!」女人看向自己的丈夫,着急得眼泪在眼眶中打滚。

男人则沉默着不出声。

 

2-2

男孩还差几百公尺就到家门口了,房屋的轮廓即将进入视野内,但他不知为何硬生生止住脚步。他的视线前方,自己家所在的平房斜对面的公园入口,好几个比他高大强壮,看起来颇有混混气息的男孩或站或蹲,一见到他,站起来走出路上几步,显然是在堵他。

「你再嚣张嘛,进来我们算算帐。」为首者用拇指指着身后的公园,再指了指自己。

「卑鄙,居然找高年级的!」中年级男孩宝石绿的双眸狠狠瞪着人群中一个比较不那么高的男孩;那家伙是班上的恶霸,自从对方欺负弱小被自己阻止,自己就变成对方欺凌的对象。

「高年级又怎样,他们都是我的好哥儿们!」恶霸斜着眼,用平常面对欺负对象的恶毒目光瞪他。

「你们就对自己没有自信吗,一定要这么多人来壮胆?」敌众我寡,男孩一步也没后退,还故意扬起挑衅的笑。

「我们这么多人只是以防你逃跑而已。」

「我才不会逃!」

「啊?你说什么?你很想要逃回家躲到妈妈的怀中是不是啊?」

「可以啊,只要你用膝盖通过,我们就让你过去!」

高年级们哈哈大笑。明知道男孩家就在过去不远,蓄意拦在男孩回家必经之路,就是想让男孩急着回家却回不去。

男孩怒瞪着众人,握紧拳拱起背往前走。在经过那群人身畔时,那些人高马大的男孩围到他的身前。

「你好像没听清楚,头脑笨记性也差啊。」

「我说,用你的膝盖走过去!」

男孩两侧肩膀被为首者一双手搭住往下压,紧接着膝盖被踹了一脚。男孩踉跄了下,即将跌下去时随手抓住为首者的衣领,稳住身体。

「叫你跪下!」后面的人踹了男孩的后膝弯,抓住前方衣领的手腕被另一人用力握住扭转。男孩痛呼出声,膝盖重重碰撞在水泥地面,发出结实的「咚」的一声。

「叫大声点,最好把你妈叫来啊!」那群高年级不良学生大笑。

跪在地上的男孩猛然抬头,猛力往上跳,额头狠狠撞在为首者的下巴,而后肩膀撞向旁边的人。没有给他脱困的机会,另一边的人冲上来揪住他的头发。

「抓住他!」

「还想反抗!」

有人箍住男孩的手,有人踹他的腰际,有人扯他的头发,有人打他巴掌……男孩的力气根本敌不过四个比他高大有力的男孩,他又再次被压到地面,而且这次整个人都贴到地面。

「混帐东西!」男孩用力抬起脸。脸颊在地面磨得发热,他还是用着诅咒的眼神瞪着眼里所有可见的「敌人」。

「还敢瞪我们!」一个大块头的一只大脚踩在男孩背上,还使劲跺了几脚。

「你快叫救命让你妈妈来救你啊!」

「哇啊!」蓦然,将脚踩在男孩身上的大块头怪叫了一声,整个人往后栽去。其它人呆呆看着提起大块头的后衣领,把他往后摔的年轻女人。

「你们这群小鬼有够吵。」女人身高只比他们高一点,横眉细目看起来凶巴巴的,让他们联想到拿着教鞭的凶婆娘老师。不良学生们下意识畏缩了一下。

「这是你妈妈?」为首的恶霸问向正和地面作亲密接触的男孩。

「她才不是我妈咧!」男孩大吼。

「哈?我才没有那么调皮捣蛋的小孩。」女人皱了皱眉,不耐烦地双手环胸说:「我只是一个正巧路过的附近居民而已。你们这群不良少年破坏我耳根子清静,等一下警察就会来把你们带走。」

「我们才不怕警察!」说是这样说,几个霸凌者交换了一下眼神,快步走了。

男孩在女人居高临下的注视下忿忿地爬起身来,拍了拍弄脏的衣裤。

「喂,小鬼,你在离开前应该说些什么吧。」女人一直默默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直到他转身往自己家的方向前进。

男孩心不甘情不愿地回过头,皱着一张脸逞强地说:「我又没要妳救我。」

女人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哦,这样吗。反正没事,我去找卡露拉喝杯茶好了……」

男孩像只刺猬,浑身的刺都竖了起来,「不准告诉我妈!」

女人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他,他终于垮下肩膀,勉强地说:「谢谢妳,莉维!」

莉维点点头,「下次再被人围住,至少要送每个人一拳啊,不然你不觉得不甘心吗。」

「他们人那么多,又比我高大,我哪打得过他们。」

「所以这就是你安慰自己的借口,你刚才可不是那么说。」

「才不是借口!」

「如果你一开始就认输,就不会落到现在这样;既然对着干,那就坚持到底。」女人淡淡地说。跟母亲比起来,她真的不能算是什么美女,面无表情的脸看起来很冷酷,个性也的确毫不温柔,但男孩此刻却移不开眼光。

「打不过的话,大不了就逃。不要以为逃是多丢脸的事,下次回来再战,总有一天会变强。」

男孩用力踩着路面往家的方向前进。他想着下次那群人再来找自己麻烦时,该怎么以寡敌众撂倒他们。还有自己又被单身邻居救了这一点让他很没面子。

从他有记忆开始,他家邻居就只有莉维。年轻的单身贵族,独自住在隔壁的平房,位置正好就在公园对面,而公园正好是自己常去的地方。他站在秋千上荡高时,看到的就是她的房子;他时常想着,房子里面有人在吗,又在做些什么。

还没进小学时,莉维偶尔经过看到他自己一个人在公园时,会若无其事走过来坐在秋千上发一会儿呆,直到他玩累了回家,她也回过神似的从秋千起身。

她对小孩不怎么亲切,还曾经因为看了别的小孩一眼把对方吓得嚎啕大哭。但有时候,她会从口袋掏出几颗糖果,自己吃了一颗,再丢一颗给他。

由于好几次「巧遇」,他悄悄注意起这个邻居的动向。有一次他帮妈妈倒垃圾,看到有辆车停在她家门口。

那不是莉维的车。男孩打量着那辆眼生的车。这时驾驶座的门打开了,走出一位长得非常高大的男人,跨了一步就到后座,打开后车门,将他的邻居扶出车门。

男孩诧异地看着与平常不同的莉维。

「滚开,喝几杯酒而已。」

莉维不领情,将那男人一把推开。高大的男人自行放开手,演出一副好像是被醉醺醺莉维的怪力推开的一样。

「妳实在喝太多了。」男人苦笑。

「我为什么不能帮你挡酒,啊?不然你应酬带着我是要使美人计谈生意么?」

「也不是这么说……妳一个女人喝那么醉不太妥当啊。」男人耐心地与她讲道理。

莉维啐了一声,「大块头,你醉了我可扶不动你啊。」

男人是是是了几声,又过来扶她,「我先扶妳进屋吧。钥匙呢?」

在莉维神智不清地终于从皮包摸出钥匙,男孩也已经叫了父亲出来帮忙扶邻居单身小姐进屋了。

我可是帮了妳哦,妳才没有被吃豆腐。事后男孩得意洋洋地想。可惜那晚过后,莉维对他的大恩大德一点印象也没有。

 

那群高年级生一哄而散后,男孩咬牙切齿倚着矮石墙爬起,脸上及身上都沾了不少沙土,嘴唇咬破了,稍微舔过便尝到带苦的咸味。邻居就站在她家门口,双手环胸看着他。

「看什么……我这次可没站着挨打,我有还手了!」男孩龇牙咧嘴道。

「我只是看哪个蠢小鬼又在我家外面吵吵闹闹了。」

「我也不想吵妳……这公园已经是他们的据点嘛。」男孩撇过头。

「……明知道他们在这里堵你,你不会绕别条路走吗。」

「我才不要,凭什么要把公园让给他们。」

男孩听到清脆的几声笑声,等他呆愣转回头时,对方已经收起笑容。

男孩觉得打完架恢复平稳的心跳又有些变快。是她在笑吗?可是从来没见过她笑……如果不是她,这里也没别人啦……

莉维伸出拇指比了比身后的门,在男孩困惑地呆望着她时,说:「你不想要你的妈妈知道你打架不是吗。」

于是他眨了眨眼后,拖着脏兮兮的侧背包,尘土满身地踏进了邻居家一尘不染的地板。

 

2-3

直到监考老师走到身边,敲敲他的肩膀,艾连才慢吞吞将试题卷翻开。

没有印象眼里到底读了什么,脑袋里只剩下人去楼空的公寓摆设。除了原本的装潢及大型家具,其它都没有留下。啊……还有,在客厅长几的正中央,放着的那个留给自己的纸箱。

为什么不告而别呢?虽然没有接受自己的求婚,但也没有反对的样子啊。

为什么爸妈知道了也不是很惊讶,反而还默契地对视了一眼?以往父母时不时心有灵犀地对望时,他看了总忍不住微笑,但这次他却觉得不祥。

『啊……这样啊。我想阿卡曼小姐是想要艾连心无旁鹜准备升学再说呢,毕竟艾连一直很努力,她也是看在眼里吧。』妈妈这样说。

但是他对她的在意,她不是更应该看在眼里吗?

莉维……我就真的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收卷时间到,艾连随便填了几个单字,就交出去了。同学三三两两往外走,他没有心情离开教室散心,闷闷地坐在位置上。

走了大半学生的教室只剩下他,以及三个围成小圈圈聊天的女学生。

「妳那个给我几颗。」

「唉唷,自己去买嘛。」

「我是也有想买来备用啦,不过麦可说我们不是有用保险套吗,不必多此一举。」

「事情总有意外啊。」

由于女孩们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谈话内容飘进艾连耳里。艾连将视线移过去,出口问道:「妳们在说什么东西啊?」

女同学似乎对艾连突然插话有些惊讶,互看一眼后,正对着艾连的女生拿着小纸盒摇了摇,大方地笑嘻嘻着说:「这叫事后避孕药。如果来不及戴保险套或是意外脱落、破裂,七十二小时内吃一颗就不会有怀孕的风险了。」

艾连张口结舌,「……妳们都知道有这种东西啊?」

「呃,当然啊……不是都会倡导吗。就看个人要不要使用了。」

「是吗……」

「艾连你对这个这么有兴趣啊?那给你一片好了,你可以给你女朋友以备不时之需。再相爱的两人,闹出人命多少都是有些困扰吧。」

「呃……」第一时间忘记婉拒,艾连拿起药锭包装,若有所思,「……妳们不会想替男朋友生小孩么?」

「生小孩是以后的事吧?」女孩们哈哈大笑,「现在还太早了!我们才高中生呢!」

「有小孩多麻烦啊!我可不想被绑得死死的!」

「就算想生也要好好计划啊!」

艾连呼吸一窒,答不出话来。

太迟了吗,莉维。

 

2-4

刚知道女友怀孕时,艾连六神五主。因为觉得没有必要,他和莉维交往并没有告诉父母。然而此时他迫不及待想说出一切,但又担心突然丢出这个讯息会让双亲无法承受。

「……循序渐进好了……」艾连考虑过后作了这个决定,还敲下了步骤。

先告诉双亲他有了女友,再来让他们知道女友是以前的邻居莉维,然后再宣布他与莉维要结婚了。最后,莉维有了身孕的消息,一定会令二老很开心的!

虽然是循序渐进,但艾连明显忽略了要在多久时间内完成第一到最后一个步骤。

「爸妈,我有女朋友了。」当天夜晚,艾连高昂地对着满桌的饭菜宣布。

「哦,那很好啊。」爸妈果然都笑瞇瞇的,「叫什么名字?哪天带回家让爸妈看看吧。」

「没问题!我打算跟她结婚!」

古利夏及卡露拉觉得惊讶了,「刚交往就那么喜欢她吗?怎么没听你提过呢?」

「有机会我会带她回家的!」艾连飞快地动着汤匙进食,「她是个很好很好很好的女人!」

「是这样吗。」叶卡夫妇忍俊不禁。

世事难料,当下次艾连到女友的公寓时,却发现呈现正在搬家的状态。

艾连大惊失色,「妳要搬到哪里去?妳想要悄悄搬走却不告诉我吗?」几乎每天通电话却没有透露搬家的打算,当中他们甚至还在外面见过面,女友岂不是打定主意要不告而别。

他忙不迭阻止。多年后回想,没有戒指,没有承诺,当时情急之下的求婚实在又逊又拙,足以列为毕生的污点。但当下他没有其它选择。

「我会告诉爸妈我要跟妳结婚!再给我一点时间!」

回去后他一五一十告知双亲,并且决绝地表示不管如何都要与女友结婚。他不只一次为他的决绝态度感到后悔不已。

 

2-5

少年抱着一个长方形纸箱在路上有如无头苍蝇地乱转,随便找了一条路就往前直奔。哪里都看不到搬家公司卡车的踪影。

他不敢发出声音地剧烈喘气,用尽全力地奔跑。

当卡露拉打开大门时,儿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弯下腰喘着气,怀里死死抱着一个鞋盒似的纸箱不放手。

「还好吗,艾连?」卡露拉想要扶儿子一把,却被儿子抬起来的脸吓了一跳——自从不再跟同学打架后,他有多久没有把脸弄得那么脏过了?

她知道儿子常跟其它孩子打架,而且都是打输的一方,但没有见过他脸上流露出这种气急败坏、伤心、失望的表情。卡露拉莫名心虚后退了一步。

「……莉维她……走了……」艾连在沙发坐下,鞋盒摆在他的大腿上,他惨白着脸,抽抽搭搭断断续续地说。

空无一物的公寓,只有桌上摆了这双鞋,上面贴了张memo纸,潦草写着:「生日快乐,今年,以及未来的每年。」

心脏一阵一阵发酸,酸意不住漫上鼻头,从眼眶滚落下来。他的生日月底才到,所以他明白,这提早的生日礼物代表她不会出现在他面前,庆祝他的生日。

一份礼物却想要打发一辈子,太狡猾。

 

2-6

周末酒吧的来客会特别多,因此他特别挑隔天没课的周三前来。善体人意的调酒师了解他的酒量与习惯:可以喝醉的最便宜的酒。

他依照习惯坐到吧台最左侧的空位高脚椅上,一口一口啜饮。

高三时有一次他和同学J等人去学区的酒吧喝酒,和醉酒闹事的小混混起了争执。那时酒量不好、喝得醉茫茫的他只能被人揍得东倒西歪。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时,不是在警局,酒吧也恢复了平静,和自己大打出手的混混已经被一只高跟鞋踩在底下。

『莉维……』

『你又让我来收烂摊子。』莉维脸色和声音都冷冷的,一把将倒在旁边的他揪起,『成熟一点,冒犯了人就给我好好地向人家道歉啊。』说着,让他跪在地上朝趴在地上的混混低头,而她那只高跟鞋没离开过对方背上。他乖乖地道歉,对方同时也在道歉,而且道歉的次数比他还多。

『是J打给妳的?』被拎出酒吧时,他口齿不清地问,『莉维,妳怀着身孕不是吗。』

『是啊,』女友冷冷地一次回答两个问题,『你也为脆弱的孕妇着想一下。』

 

他一直想要快点独立,高中毕业后,他选择留学。除了一双篮球鞋,什么也没带,独自在语言不通、文化隔阂的异国,自食其力地生活。

『请告诉我,莉维现在在哪里。』吃过无数次闭门羹,他终于站在女友上司的单人办公室里,面对着多年前因他巧计没吃到莉维豆腐的高大男人。

他记得艾尔文‧史密斯这个男人,从小学就记了这么多年并不是因为他记忆非凡,而是这个男人有事没事就爱在他和莉维之间晃上一晃。每当莉维和他单独相处时接到史密斯的电话,表情瞬间变得全神贯注,让他这个正牌男友很不是滋味。

『妳怎么还没换老板啊莉维小姐?』

『哈,你是想要我被炒鱿鱼吗。』

『妳老板一脸心怀不轨的坏人脸!』

『我不知道你歧视国字脸。』

『妳忘了吗,有一次妳喝醉是那大个子带妳回去的,他还想进去妳屋子!是因为被我识破……』为善不欲人知挺难做到的,特别那个「人」又是心仪的人……

『艾尔文?不可能啦。』莉维摇着二郎腿一笑置之。『男人无聊的猜忌。』

 

见对方迟迟没回应,艾连按捺着又问了一次:『史密斯先生,请告诉我莉维人在哪里!』

『莉维不在这个公司了,相信你问过这里每一个你遇过的员工。』男人沉稳的声音回答。

『那她在哪里?我完全问不到她的消息……』艾连眼神灼灼地盯着坐在宽大办公椅的男人,他最后的希望就在这个人身上了。『有位佐耶小姐说你下了封口令。』

史密斯按了按太阳穴,吐了一口气,双手手臂横放在身前的桌面,『我是不清楚莉维什么缘故离开得这么彻底,但她既然决定要走,就不希望被人知道她的行踪不是吗。』

『我……我知道她为何要走……是因为我父母,可是他们也没想到莉维会走到看不见人影……』

史密斯勾起唇角,『要解释的话请去找当事人吧,我的业务很多,抱歉。』语讫,手掌朝上,往门口一摆,做出了「请便」的动作。

『史密斯先生!』艾连提高音量,『我有哪里失礼请容我向您道歉!』边说着,他深深地弯下腰。

『能屈能伸,这一点完全不像莉维说的呢。假如换成是她,肯定先过来翻了我的桌子再说。』史密斯笑着说。

『求求你,告诉我莉维的下落。』

史密斯叹了口气,『我也不清楚她的去向,她不想要让人知道,就会守口如瓶。』

『……是吗?』艾连心一凉,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没错。没事的话请离开吧。』艾连维持着弯腰的姿势听着男人从容不迫的话。『最近我们公司业务拓展到A国,工作量提高不少呢。』

A国……

艾连抬起头,怔怔地看着面带微笑的男人,不确定这是否可当成某种情报。

『没有莉维还真伤脑筋啊……不过她这个女人很难相处,神经质,动作粗鲁,眼神又凶恶,在学时期人人都怕她怕得要命。』史密斯再度摆出送客的手势。

『但她是个好女人。』

这次艾连不再流连,转身握住门把,转开。

——这一点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之后,他大学申请到A国留学,没事就在史密斯的分公司附近打转。特别是圣诞节那一天,他无法待在屋子,没课时就在外面走一整天,非得要到12月26日才肯踏入住处。

在外消磨着充满成双成对情侣的圣诞时光,他的大衣口袋里始终摆着一个不知道何年才能派上用场的戒指礼盒。

 

 


TBC

关于上集提到的有#56剧透指的是姓氏,你懂的。


评论(8)
热度(32)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