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进巨] Hi! Mother (艾利♀)上

[进巨] Hi! Mother (艾利♀)上

*艾连(17)X莉维(♀34)←嫌麻烦干脆年龄设定双倍;现代paro;插叙倒叙补叙时间轴紊乱;有出现巨人#56剧透;慎入!

*食用建议:能接受严重OOC、性转、怀孕、老梗的描写者!

*最后提醒:雷海无涯,回头是岸!

 

1-1

高跟鞋踩地声响果决地自走廊往尽头的办公室而去,沿途独立座位上的职员都忍不住在脚步声的主人经过自己时抬了一下头,好奇地溜了眼在套装外套着宽松薄外套的身形。

直到那娇小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的门后,众人才收回视线,彼此交换了疑问的眼神。

偌大办公室内,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金发以发胶一丝不苟地固定在头顶,浓眉大眼,一脸精英外貌。男人停下在键盘上飞舞的十指,抬起海蓝色的眼看向进了他办公室便一语不发站在桌前的女性部属。

「早,莉维。」

「早,艾尔文。」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位高阶女性主管便开始在制服套装外穿上一件过腰的薄外套。女性部属接收到上司关注的视线后点了点头示意,还未有下语就用右手拇指与食指夹住外套拉链,用指甲修剪得平直整齐的指尖将拉到领口的拉链缓缓往下拉。

要不是因为对方的表情如往常的严肃认真,艾尔文都要以为这是潜进来的商业间谍,色诱来的。

这位名叫莉维的女性体型娇小,脸蛋和肩膀都很窄小,小巧的五官并不出众,甚至表情还有些阴郁,就连面对上司也还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但没有人能否认她身上有股性感的吸引力。

拉链一拉到底,莉维拉开衣襟,显露出薄外套下一点皱折也不见的套装。依照个人剪裁定做的套装,鼓鼓地包裹住她的躯体。

艾尔文默默看了她半晌,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再说话时笑容带着苦涩:「我是该以上司的身分给妳恭喜,还是以朋友的角度问妳是谁干的好事。」

「都不必。」莉维爽快地依言在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下。

艾尔文苦笑了一下,知道问也是白问,「妳怎么这么不小心,艾连还没成年吧。」

「我生小孩跟他有什么关系,我成年就好。」莉维轻哼了一声,从摊放在膝上的外套口袋中掏出一纸信封。

艾尔文语塞,看着多年好友兼得力部属将信封放到桌上,也不急着拆,打量着看起来并不突出但因对方够瘦还是看得出来的腹部曲线问道:「多大了?」

「十五周。」

「这么久了!艾连知道吗?他现在应该忙着准备考试吧……呃,这是什么?」艾尔文边取出信封里的纸张边问。

「连字也不认得?辞职信啊。」莉维略过前几个问题,直接答复最后的问句。

艾尔文皱了皱眉,「为什么要辞职?公司并不会因为妳怀孕就要妳走路。」

「啊,我知道。」莉维垂下眸,手轻放在腹部。艾尔文发现这能干的女性部属眼下浮现淡淡的眼袋。这可有点反常,无论再疲劳,在工作时间她向来警醒专注,从不示弱。

「这小东西……有点不太安分。我可能得降低工作负荷量。薪水领得心不安理不得,不如让我辞掉。」

艾尔文静静看着她。最近成立跨国分公司,莉维身为他第一副手,忙起来的时候总是第一个带头加班,直接在公司过夜更不在少数,这十五周来表现依然敬业。他也不是没听过近来时常有人在洗手间听到干呕声的传言,但她走出厕所便若无其事,同仁也只能暗自狐疑。

「莉维,」艾尔文站起身,来到她身旁,正色道,「姑且不论妳对公司的贡献,以妳的能力,放走妳是公司莫大的损失。要安胎一句话,妳的工作我会请汉吉分配下去。虽然可能会兵荒马乱一阵子,但妳的辞职我不会允准的。」在她的眼前,他将那一纸文书放入墙边的碎纸机。

「到妳生产之前都不准报加班了。不舒服的话尽管请假吧,不会影响考绩的。」

「艾尔文……」

老板厚实的手拍了拍她的肩,「对了,我会告诉汉吉,让她多帮妳注意一下身体,毕竟妳是第一胎。」

「……那个臭眼镜还不是没生过。让她知道,我才没宁静日子过了。」莉维站起身,转头要走,她的上司又叫住她。

艾尔文重复了一次方才被无视的问题:「艾连知道吗?」

莉维脚步未停直直走向门口,「别告诉他。」在办公室门被重新关上前,艾尔文听到门口低低传来一声「谢谢」。

 

1-2连结

(※无法接受BG肉的请别点,不影响,真的!)

 

1-3

这几周以来的汉吉让莉维很烦,不是禁止自己抽烟、饮用含咖啡因饮料,就是打听自己产检情况,还三不五时弄来据说有助孕妇的营养食品,让莉维不胜其扰。

「莉维,妳有去做羊膜穿刺吧?」汉吉面朝椅背而坐,摆动双脚将椅子滑到她的桌旁,「吶高龄产妇一定要做的,可以分析出先天和单基因遗传疾病,预防生出不健全的婴儿。」

她将文件袋拍在对方戴着眼镜的脸上,「没。」

「没?」汉吉看也不看将文件袋丢到一旁,「是有一点不舒服,忍耐一下就过去了。」

「太迟了。」

「妳怎么不早点去做?」汉吉哇哇大叫。幸好这是单人办公室,否则依她这样嚷法,整个公司马上就炸开锅了。

「检查出来然后呢?」莉维目不转睛盯着自己屏幕,「还是会生下来,所以就省了。以上。」

汉吉张口结舌了一会,难得安静下来,深深地将同事从头打量到脚,脸上浮现一朵意味深长的微笑:「莉维,我发现你身上洋溢着母性的光辉——」

「给我滚。」

 

1-4

莉维回到公寓,天色已全黑。她的手扶在腰侧,缓慢走楼梯上去。两年前她还住在郊区的平房,那里安静而空旷,因为工作关系搬来这幢位于市区、单位租金更高的公寓,待在这公寓的时间反而没比在办公室多。

来到自己位于三楼的住处门前,注意到从钥匙孔透出的光线,顿了一下还是将钥匙放入锁孔里。将开了锁的门推开,果然迎接她的客厅洒了一室温暖灯光。

她几不可察地蹙了一下眉,看着窝在沙发上的少年,「你怎么来了。」

少年原本摊开课本打盹,门一开便醒了。快速抽高的身体让他只能曲着膝盖侧躺,他坐正身体揉了揉含着泪水的双眼,「莉维小姐,妳回来了。」

「你来干嘛。」女人越过客厅,将自己皮包拿回卧房。少年不在意她的态度冷淡,尾随在她身后。「我想妳,所以就来了。」

「好好想你的期末考试。」

「呃,我有在读啊。莉维小姐,妳晚餐要吃什么,我来煮吧。」

「……我吃过了。」

「啊……是吗。我买了不少食材说……」少年搔了搔头,每次他这个动作都会让她很想将他一头柔软棕发梳整齐。

「你自己去弄来吃吧,我想先休息一下。」莉维脱下外套,背对少年正打算换下制服套装,见少年并没有回避的打算,侧过头斜斜瞥去一眼。

「莉维小姐,妳的眼神是叫我出去的意思吗?」

「……还会有别的意思么?」越来越厚脸皮了哈。

「我只是站在这里看,又不会做什么。」看对方沉默盯视自己,少年继续合理化想看人家换衣服的行为,「反正妳哪里我没看过啊……」

一条从衣橱抽出来的干浴巾朝他颜面袭来。

看着少年手忙脚乱把浴巾从自己脸上拉开,莉维将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确定了自己套上的T-shirt够宽松,莉维才将房门打开。艾连没有等在门外,厨房方向传来调整烤箱转钮的声响。走到厨房,艾连果然在使用烤箱烤焙东西。

「莉维小姐,真难得妳冰箱没有半瓶啤酒呢,是忘了买吗?需不需要我帮妳带来?」

「不必了。」她踌躇了下,走到冰箱前,开门拿了盒鲜奶,稍微摇晃才开封慢慢啜了一口。

「呃?」艾连眨了眨眼,凑过来闻了闻。

「干嘛。」莉维一手拿着鲜奶,一手推开活像只狗嗅闻味道的男友的脸。

「不喝酒身上又没有烟味……我记得莉维小姐说不抽烟就没精神的啊。」

「老娘戒烟戒酒了不行?」

年轻男友瞪大眼,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换来女人凶巴巴吼道:「看甚么!」

「莉维小姐味道和平常不太一样。」艾连眼神充满疑惑。

「你是狗吗。」莉维将纸盒放到桌上,背对他走到流理台,「少啰嗦了,你想吃甚么,我来弄好了。」

「想吃妳……」

「免谈。」

「我们已经快三个月不见了!看不见也摸不到,就只能从电话听到声音,妳还常常讲没多久就睡着了!」艾连将手环上她的肩膀,却在第一时间被揪住拉开。

「很久没被我过肩摔是不是。」

艾连心知年上女友的厉害,摸了摸鼻子讪讪把手放下,闷闷地说:「好吧,我要吃吉士焗面。」

「坐着等。」莉维头也没回,往后朝吧台方向比了比。艾连乖巧听话过去坐上高脚椅。

方才设定的烤箱定时到了,艾连没有动作,只是看着莉维煮面条,煮酱料,将食材酱料盛入烤碗,洒上吉士丝,将烤箱里的吐司拿出来,再将尖成一座小山的烤碗放进烤箱,把门关上。

虽然没有照面,只看到她下厨的背影;没有对话,只听到室内拖鞋轻快的足音。艾连手撑在吧台桌上,不自觉地微笑。

「……脸抽筋啊。」莉维调好时间后转过头,看到艾连的表情,一丝不自在浮上脸庞。

「这叫『令人安心的温柔微笑』,甚么脸抽筋。」艾连嘟哝着,下了高脚椅。

「是。」莉维点点头,面瘫的脸一点也不带同意的诚恳,转回头勤奋刷洗起用完的锅子,「考试准备得怎么样?」

「哈哈,没什么问题啦。」艾连干笑着,「就以后要读甚么科系比较伤脑筋。莉维有没有甚么建议?」

「哈?自己的未来自己考虑清楚啊。」莉维的回答不出艾连所料。

「给一下建议也不行?莉维小姐好严格。」

莉维听着小男友的抱怨,唇角微勾将调羹挂上挂勾,却不小心碰落了一旁的削皮刀。她弯下身捡拾地上的削皮刀,放到水龙头下冲过水才又挂回原处。

「你太容易被我的话影响了,所以我甚么也不说。」莉维把手在身前的围裙上擦了擦,「不过你只要不事后后悔,你做的选择我都会支持。」

艾连一脸感动地走近女友,朝她伸开双臂。莉维犹豫了一下,在被拥住的当下,伸出双掌抵住男友的胸膛。

烤箱发出「叮」的一声,时间到了。

「嗯?」少年迟疑着,在女友还来不及反应时掀起她的T-shirt。

「艾连!」还是被发现了……

艾连轻轻压了压她的肚子,圆滚滚的摸起来硬硬的,很结实并不像发福。都廿五周了,再怎么瘦的孕妇也会有些异常。艾连先是表情空白了几秒,接着转为惊疑,最后想通了什么似的,声音带着颤抖:「莉维,这、难道是……」

「……啊。」

「可是我已经一段时间没来了……所以说是那一次……妳怎么不在电话里告诉我呢……?」

听着少年讲话颠三倒四语无伦次,莉维反倒平静得多,「冷静一点,不会有什么改变。」

「我没有想过会这么快……我绝对不是不想要小孩……天啊莉维小姐我要乐疯了!但我完全不知道孕妇该注意什么……呜!」手足无措的少年弯下腰手忙脚乱在她全身上下摸来摸去,被她无奈地一手拍开。

「少啰唆了,快回去念书。」

「我哪还有心情念书。我快要当爸爸了。」艾连低声说,上前将她圈进怀里,轻轻把额头靠在她肩上。

「噢,莉维莉维莉维。」十七岁的大男孩反复低喃。

 

1-5

将较少用到的书籍、日常用具装箱,用封箱胶带整齐贴好,莉维穿着围裙索性又将房子打扫了一遍,如今客厅的墙边堆满一个个密封的纸箱。

「艾连?你怎么这么快又来了?」

也许是打扫得太投入,大门被打开时莉维没有发觉。站在大门口的艾连没有回答,只是呆愣地环视堆满纸箱的客厅,「妳要搬家?」

莉维也没答话,面无表情地继续将一些小杂物收到垃圾袋。

「妳要搬到哪里去?妳想要悄悄搬走却不告诉我吗?」艾连飞速反应过来,慌张地双手握住她的双臂。

「放手,艾连。」莉维轻轻地说。

「我不要。」

莉维吐出一口长气,「不要像个小孩闹别扭。」

「我不是小孩了!」艾连脸上忿忿不平,手却很轻柔地放到女友腹部,脸色也随之平静下来。

「莉维,我决定以后要做什么了。」艾连轻声说。

「哦。」

「我不读大学了。」

「啥?」莉维不可置信地放大音量。她知道艾连在犹豫该选哪个学校科系,但不升学可从不在他的选项中。

「大学什么时候都可以读,」艾连铿锵有力地说,「我要在家带孩子。」

「哈?」

「嫁给我,莉维!」

莉维抿起唇静静地看着艾连,艾连垂下还带着年少青涩的脸,有些难为情地说:「我知道对妳来说我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可能无法成为妳强大的靠山,但是我希望妳能稍微倚赖我一点,我一定会尽快成长为让妳满意的男人的!」

「什么啊……」面对这认真坚决的表情,莉维嘲讽不下去。

「我会告诉爸妈我要跟妳结婚!再给我一点时间!」艾连收起双臂,将手搭住她的肩,将人拉近自己,低声道,「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我可还没有答应要嫁你。虽然想这么说,莉维还是没有说出口,叹了口气,轻轻将额头靠上少年的胸口。

 

1-6

放假的第二天莉维还是闲不下来,一早起来就将卧房打扫了一遍,接下来打算休息一下继续刷洗卫浴——她得趁肚子还没重到妨碍自己行动时将屋子打扫干净。昨日艾连只帮忙打扫了客厅,就撒娇着抱着她一起看电视,她很担心以后要照顾的将是两个小孩。

当门铃响起时,打开门的她见到了多年不见的老邻居。

「阿卡曼小姐,好久不见。」先开口的是古利夏‧叶卡,他是位中等身材,戴着眼镜,斯文和善的男人。

莉维挑了挑眉,拉开门朝内摊了摊手,「请进,叶卡先生和叶卡太太。」因对方礼貌且生疏地以姓氏称呼自己,自己也不适合直称对方名字。

卡露拉‧叶卡虽然有了年纪,却还是个漂亮的妇女。自从门一开她就盯着莉维隆起的腹部,直到女主人招呼请进才不好意思地收回视线。

叶卡夫妇被招待坐到客厅的黑皮沙发。女主人端来热茶后,夫妻俩虽然已经坐了五分钟,还是略感局促,双手不知该放到哪里。「不好意思,没有事先联络就来打扰。阿卡曼小姐这几年还好吧?」

莉维点头,在叶卡夫妇左手边的单人沙发坐下。

「那个……我们来是为了……」似乎不知该说什么客套话好避免这让人尴尬的气氛,卡露拉用手肘顶了顶丈夫。

古利夏吁了口气,正襟危坐道:「艾连跟我们说,要跟阿卡曼小姐结婚的事,不知道阿卡曼小姐知不知情。」

「他有说过。」

「艾连这孩子还太年轻,要结婚会不会太早了。」卡露拉变尖的嗓音显示出有些激动的情绪。

「那是他的人生规划,旁人没有资格置喙。」莉维沉默了一下后回答。叶卡夫妇的来意她已经心里有数。

「妳也是女人,如果妳的小孩还没成年就放弃升学,瞒着父母打算跟另一个女人组成家庭,妳会放心吗?」

古利夏拍了拍有些焦急的妻子,推了推眼镜,义正词严道:「阿卡曼小姐,艾连还未成年,我相信妳清楚这一点,毕竟他也是妳从小看到大的。他还未满法定结婚年龄,如果我们有疑义,妳会有法律上的责任。」

莉维板起脸:「不必搬出法律压我,我很清楚。」

「既然妳知道……」卡露拉握紧拳,身体前倾。古利夏敏感地伸手过来覆在她的手背上以示安抚,「妳和艾连的年纪差太多,为甚么会跟艾连在一起呢?」

莉维深深地注视男友的双亲,缓缓吐尽胸腔里的气体,「……这是我们两人的事。不管如何,身为成年人的我的确该负一些责任。」

古利夏脸色严肃道:「妳的明理让我们倍感欣慰。」

「你们想要我怎么做?」

叶卡夫妇对看一眼,由古利夏代表发言:「先和艾连分开一段时间,不要和他见面,至少等他完成大学学业为止。」

莉维皱了皱一对细眉,「我无所谓,但艾连那边……」

「我们会好好安抚的。」卡露拉赶紧帮腔。

「……那就好。」

古利夏看着对面比自己妻子还娇小的孕妇,脸色稍缓,「……如果小孩出生后为妳带来困扰的话,可以交给我们照顾。」

「不必麻烦了,我会与艾连分开。至于小孩和叶卡家没有关系。」

叶卡夫妇又对视了一眼,女人那句会与儿子分开的承诺让他们大大松了口气。

莉维捏了捏发麻的膝盖,没有高低起伏的声调问:「这样就好么,不需要额外补偿你们?」

「这就不需要了。阿卡曼小姐,很感激妳的理解。」叶卡夫妇终于露出进门后的第一个笑容。

「不必感谢,我做了这个决定不是为了你们今日的登门拜访。」

已经站起身的叶卡夫妇停顿了下,还是回过身微微鞠了一躬。

不速之客离开后,年轻孕妇保持静止靠坐在沙发,原本就白皙的脸没有一丝血色与情绪波动。想掏烟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收回,改放到自己隆起的小腹上。

她脑中浮现某个邻居小鬼从小男孩成长到青少年的每一个画面。

她的确是一路看着他从小到大。

第一次见到他时,还只是个走路摇摇晃晃的小鬼,会讲的词汇翻来覆去就那几个。背着书包开始上小学后,因为个性冲动鲁莽,人缘不怎么好,好几次在家门口被高年级生围住,却还是表情凶狠牙尖嘴硬,死不认输。

接着她搬到现在的公寓,升上中学的男孩特地转了几班地下铁找来这里。起初只是和人吵架才跑来,渐渐地有事没事都会绕来这里串门子,死缠着自己这种「大龄剩女」。当对他说「你是把我当老妈了啊?」男孩想了想,低头说:老妈家里有一个,莉维小姐不太像……

不知从何时开始,从小孩式的撒娇转为毛手毛脚。满十六岁后便开始求爱,让她哭笑不得。

『我可是年纪可以当你妈的老女人啊。』

『妳才不老!妳也不像我妈!』少年劈头大喊。『我就不会想跟我妈做爱!』

『妳每次都假装不懂,我都已经表现得那么明显了……』

求欢不成会这样恼羞成怒大吼大叫的不是小鬼是什么?

既然是自己的选择,就没什么好后悔的。缩在沙发出了一会儿神,她伸手拿过长几上的手机。拨出号码后,平静地对着话机的另一头微启泛白的唇:「帮我个忙。」

 

 

 

TBC

可恶的扫黄!我一堆喜欢推荐的文来不及存就找不到了!Q皿Q


评论(5)
热度(35)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