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匀衍|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进巨] Breeze (艾利)

*被外人误以为是利艾的艾利

*临时撸出来的渣短文;R18有

 

小小流言在调查军团里传开了。

但流言的主人公目前还一无所知。

艾连‧叶卡狼狈地从舞池下来,从第一支舞开始至今,他就没有一支曲子是不在舞池内面对着见过、没见过的形形色色女性度过的。配合音乐曲风,与对面女性的进退达到和谐境界,这简直比一整天团训还要疲惫。

来到关系较好同伴的那一桌,艾连含怒带怨地瞅了兴高采烈聊开了的大伙,不满竟然只有自己面临这种苦差事。

「啊哈哈,因为艾连你很受欢迎啊。」善体人意的阿尔敏一观脸色就知究竟,笑着安慰友人。

「哪有那种事啊?」

「还好啦,人缘只比我差一点点。」其中一个脸型稍长的青年面带不屑从鼻子哼了一声。

「你根本还没上去跳过舞啊,约翰。」马上被身旁的人吐槽。

眼见又有女性朝这边张望,艾连急忙在友人让出的空位落坐,假装谈得很热烈抽不开身的模样。

「艾连你这么不懂女人心是不行的哦。」另一位小个子平头看着自己盛着琥珀色液体的杯子,面带悲壮,「你现在可是调查军团最受瞩目的单身汉耶!」

自从巨人威胁解除,墙门也打开迎接新世界之后,调查军团仍身负探索墙外的任务。这群士兵原本就具有强烈的好奇心与对自由的渴望,当门一开,世界在他们眼前铺展开来,没有人不为广袤大地雀跃三尺。

而能变化为巨人,为人类自由带来曙光的年轻人,长得又一副好样貌,自然夺得调查军团内外的无数少女芳心。

这别说要让多少同性士兵眼红了,就连同一小组的战友也不例外。「脚踏多条船是会引人鄙弃的!」平头士兵咬牙切齿说。

「啊?柯尼你这是什么意思?」艾连托着玻璃杯的手顿了一下,怀疑对方指着骂的对象是自己。

「艾连才没有脚踏多条船。」沉默少言的黑发少女表示意见。

「真的是在说我啊?」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的啊?你没听过传闻吗?」柯尼一脸吃惊。艾连看了看同桌的其它人,除了还舍不得放下食物的莎夏,其它人都无言地直视前方。

「什么传闻?」

柯尼气结,推了推猛吃的少女:「莎夏妳说啦!」

「唔唔唔?」突然被点名的莎夏一脸错愕,忙消灭鼓起双颊的食物,喝了一口水边嚼边说,「艾连不是跟米卡莎在交往吗?」

「啊?哪有这种事!」米卡莎没什么反映,艾连大声嚷嚷起来,「谁在传啊?」

「因为你们走得很近嘛,而且站在一起的画面很和谐……这是我经过走廊听到别组的女兵说的啦。」莎夏说完,又塞了一颗肉丸子到嘴里。比起讲八卦,她还是对吃兴趣更大。

「那是因为我和米卡莎是青梅竹马,已经很熟了啊……谁踩我的脚,约翰是你对不对!」

「你们在训练兵就走得很近了不是新闻,我听到艾连的对象不是米卡莎,」柯尼咋了咋舌,眼露凶光,「是希丝特莉亚啊!」

在桌下跟约翰腿来脚去的艾连差点跌下椅子。

「因为有一次有人看见你摸了女神的头,而女神看起来挺腼腆的样子。」柯尼痛心疾首地说。

艾连想了一下,解释道:「那是一种安慰……我跟她根本不是那种关系啦!」

「希丝特莉亚听到会难过的。」阿尔敏苦笑。

「我听到的是另一种版本。」约翰徐徐喝了口橙汁,将揶揄的眼神投向话题焦点,「你不是里维兵长的男宠吗?」

「男……」艾连表情一片空白。

「这种说法还挺多的哦,」阿尔敏露出温婉的笑容附和,「对里维兵长的要求艾连总是使命必达,随传随到,而兵长对外也表现出袒护艾连的一面,所以你们之间有不正常关系的传言甚嚣尘上。大多传的都是里维兵长藉军阶职等强迫艾连,让许多女性兴奋又心碎呢。」

不想弄清楚那许多女性「兴奋」又心碎是怎么回事,艾连手撑住额头,为这夸张的流言感到晕眩。

被兵长听到了那还得了啊!

这时,同桌的人都不约而同若无其事地低下头去。艾连正纳闷,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

「艾连。」

平稳刻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时,艾连着实吓了一跳,不知道对方到底听到多少,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应答语气也没有往昔的精神饱满:「兵、兵长……」

「过来。」里维脸上看不出情绪波动,只淡淡说了一句,就带头走了开去。

艾连眨了眨眼,看向其余人,一干人等都抬起眼目送他。

「艾连,加油。」在场只有米卡莎给了一句祝福。

虽然提心吊胆,艾连还是不敢罔顾长官的指令。他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去,穿过拥挤的人群,最后在一张空桌前停下。里维率先在其中一张椅子落坐,随后挽起袖子,将右手手肘直立在桌面。

身旁有人看着这一幕拍桌鼓噪,艾连发现那是汉吉分队长和一些干部在起哄。艾连犹豫不决地看着自己的长官,不确定是否正确解读他的意思:「抱歉,兵长,这是……」

里维比出了三根手指:「比三次,只要赢我一次,就任你处置。」

里维的回答让艾连眼睛又瞪大了点。他看着人类最强兵士长,的确在眼角和双颊发现不显著的红晕。

果然是、喝醉了啊……

艾连吞了口口水,注视着里维曲臂显露出的肱二头肌的漂亮线条,期期艾艾地说:「我、我赢不了兵长的啊。」

里维瞇了瞇眼瞥了他一眼:「没出息。」

艾连被这一句弄得浑身颤了颤,感觉整张脸烧了起来。由衷希望黯淡的灯光可以隐藏自己的脸色。

「唉唷,里维,你这样强迫部下就是你的不对喽!」汉吉分队长似乎也醉得不轻,一张脸被酒气醺得胀红,眼镜被雾气弄模糊了也不去擦拭,「传言是怎么说的,你借着官位逼迫部下啊!不伦!不伦!」

艾连有股冲动去把女性长官的嘴巴捂起来,幸好有人替他做了。

「分队长!您太失态了。」副队长尴尬地将自家队长推入远一点的座椅。

「什么鬼传言。」里维嗤之以鼻,抬眼看向手足无措立着的艾连,「到底比不比,小浑球,你不是期待很久了吗?」

在周围人越聚越多的目光下,艾连感到自己的脸如今应该红得快滴出血来。「我、真的没办法……」周围人造势的呼喊声逐渐压过音乐,艾连无可奈何地坐到里维对面,将手肘放到桌上,下一刻手掌便被反握住。

「使点劲啊。」里维状似随意地鼓励了部下,紧握住他的拇指根部。

艾连听到自己心跳在胸腔猛烈鼓动着。对面的人细致的眼眸注视着他的眼睛,艾连还是觉得自己赢的机会渺茫,即使对方醉到神智不清。因为只要沐浴在这双目光下、接收到低沉有力的嗓音、指尖接触传递而来的热度,他就心神不宁,比醉酒更加飘飘欲仙。

艾连握紧那比自己小了些的手掌,看着它手指纤长骨节分明;比起与它角力,他更想一节一节地仔细亲吻它。

只要赢我一次,就任你处置。

艾连收下颚,抬起眼,金眸闪闪发亮,立誓驱逐巨人的坚忍气魄重现。

咬牙,拼了!

 

艾连搀扶着矮了一个头却没轻到哪去的小身板进了房间,先让人坐到床铺,再将绕过肩膀的手臂放下,脱了对方的靴子将双脚搬上床。艾连吁了一口气,弄来一条湿毛巾,替男人擦了擦脸和手。男人潜意识地往墙边靠了过去,为艾连留了个空位。

艾连将毛巾放回去后,坐到床的那一半空位,嘴上勾着淡淡的笑意。

说好要任我处置的,醒了可别赖帐啊,里维。

 

 

 

FIN

啊哈哈哈,愚人节快乐!

 

 


评论(4)
热度(18)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