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綁手機就無法發文留言,看來要放棄這裡了orz

[進巨]後裔(肯尼&里維)上

#兵長生賀
#含有漫畫69話劇透


『你叫什麼名字?』

『里維,就只是里維。』


地下都市的居民死去後,因環境條件無法就地掩埋,會集中到一處遺體安置所,再統一運往地面火化,至於這些遺體火化後的下落何處,拿不出安葬費的親屬便從此無可聞問。在肯尼辦理女人後事的過程中,名叫里維的小鬼一直默不作聲跟著他進進出出,如同盡責的背後靈,只在遺體安置所內佇立了多一點時間。

處理完女人的遺體,肯尼回到那狹窄的小間,一屁股坐到地上,才終於有時間打量女人所留、一點也不值錢的遺物。

房內除了簡單的生活用品,一無長物,沒有任何可變賣的東西,也不知斷炊多久了,鍋灶都蒙了一層灰。肯尼將視...

[進巨]樂園黃昏(艾利)

#(或許)有目前進度漫畫100回雷

#微艾利


里維從王都回到海防的消息並沒有聲張,也算不上什麼大新聞,只出現在報紙的一角,普通人民都還嗅不出特殊氣息。

倒是調查軍團的士兵們有些意外,這一年來里維兵長待在席納牆內,以熟識地下街的基礎,協助女王整頓地下街,讓居民遷居地面,清剿不法之徒,營建相關設施;自從得知海外的情報,整頓地下街不只出於人道考量,更有進一步的戰略價值,但一般人只知感佩女王的仁德慈愛。

最後一隻巨人受到消滅後,人類的行動範圍延伸至海岸線,由於海外敵人仍握有巨人武器,立體機動裝置尚無法被廢除,調查軍團重新整編,三大軍團遴選出一隊操縱立體機動裝置的特別作戰部隊,其...

[進巨]得寸進尺(艾利)

H慎入

過期(超久)的艾利版深夜60分

關鍵詞【拒絕】&【允許】


被屏蔽了

要在這裡發文,就要巴結一點

pixiv


[進巨]得寸進尺(艾利)

H慎入

過期(超久)的艾利版深夜60分

關鍵詞【拒絕】&【允許】。


樂乎敏感,請移駕這裡(telegra)


《黑暗中看見光芒》的小公告

這篇文上次只修改了一半,最近終於又想要繼續修改,但因為事隔已久,劇情忘了大半,索性以一個讀者的角度,從最開頭開始修,所以這一部暫時隱藏,除了幾篇樂乎說有敏感詞,不給我隱藏......隨便它了。

沒有刪除,回覆都還在,等修改完後再一次編輯完發布。

屆時倘若有敏感詞無法發布,會改貼pixiv的連結。:D

[進巨]米卡莎中心

有目前連載到的漫畫90回進度雷,慎入。

也可以當成我對劇情的心得……按照這設定跑下去,BE沒問題(。

我已經放棄跟上創哥的腦洞,前幾回的虐發酵了好幾個月,結果這回又被虐得更慘,創哥一直在刷虐的容忍值。


這真是個殘酷的世界。

漫畫劇情很殘酷,但更殘酷的是,它讓讀者看到現實也就是這麼殘酷。


原作背景

怕有人被標題雷到,收下面



邊想著那封點召令,米卡莎‧阿卡曼一如往常進行日常訓練。

說是點召令,更像是一件普通的問候書信,一早託駐兵傳達過來,信上省略了所有寒暄語,只寫著有空的話或許可以見個面,米卡莎由此判斷並非什麼緊急狀況。雖說...

[進巨]巫師與男孩(艾利)

送給木3桑的短文,配圖是木3桑支援。感謝木3桑<3

*霍格華茲AU


里維慶幸自己早一步離開現場,一陣靜默之後爆發的歡呼聲響徹雲霄,連隔這麼遠都還聽得見,倘若在現場,他應該很難克制自己不對全體施以靜默咒。

似乎全校師生都集中到三巫鬥法大賽的最後一關場地去了,偌大的校園只有他踽踽走在長廊上的足音迴響。他打開門,進入全校最整潔的一間研究室,茶几上精巧細緻的茶具洗得潔淨地倒扣在盤子上,他難得暫時不想去碰那些茶具,拉了拉長袍,順勢坐上辦公桌的邊緣。

里維從口袋中取出魔杖,卻沒有施展任何魔法的意圖,他摩擦著精心保養的杖身,某個聲音在腦中響起。


里維,你要...

[天黑請閉眼]關燈(青子青)

#願天下有情人,不分同性異性,終成眷屬


「進來吧,好冷。」

李子碩關上房門時,周若青拉開棉被,讓李子碩鑽進他的懷裡。用棉被裹好彼此後,他用溫熱的腳戳戳李子碩的腳板,「天氣又變冷了,你還光著腳丫走來走去。」

「上個廁所而已,也才一下下,你好愛管。」

周若青微笑看著不是很認真抱怨的李子碩。


方才他們開著日光燈做愛。

沒有鮮花美酒,也不是在什麼羅曼蒂克的燭光下,甚至因電路管線老舊,燈開著時都會吱吱作響。

儘管窗簾拉得密不透光,身處城市不起眼的一隅,依然有被偷窺的不安。

可是他們想要在僅有他們在的燈光下做一次看看。


決定一起住時...

[天黑請閉眼]虧欠(青子青)

*大概是我看完《天黑請閉眼》的觀後感。


我希望十年後的自己,

可以更勇敢,

可以活出自己,

可以不用在意別人眼光。


螢幕裡,十年前的自己正欲言又止地表白,讓觀看者也感染上緊張的情緒。李子碩正襟危坐直視螢幕,他還記得面對鏡頭的自己,底下的雙手如何緊絞下擺,如何反覆握住另一隻手腕又鬆開。他此時似乎重新經歷了這一切,渾身僵硬,不敢朝坐在斜前方的周若青瞥去一眼。

究竟十年前為什麼會不顧一切錄下這些話?說是一時衝動吧,當時確實在那個漩渦裡打轉,不致沉沒卻也浮不上來,腦子裡盡是那些事,自然錄下的也是最真實的心情。說實話,錄完的當天...

1051127面壁

最近忍住羞恥點開過去的黑歷史,有些的確挺雷的。
我還記得當時是如何「有自覺地寫OOC」,也就是我自知寫的是OOC(當時甚至還不知這個名詞),或是有意創作某些「特殊題材」。
但我寫得很開心啊。
我又不是為了宣傳善良風俗、傳達自我價值觀,或是為了推原作坑才寫同人的。:)
1 2 3 4 5
© FREE WILL | Powered by LOFTER